3d中彩网
鬼吹灯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陈小天,回来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陈小天,回来了

    朱忆琛久不出山,这一次,他亲自率大军来到老城区,可见他对此次行动的势在必得,要让他就这么无功而返了,他地下皇帝的威严岂不是彻底扫地了?

    所以,至少,朱忆琛要把陈河生这个罪魁祸首给解决了,他绝不会空手而归。

    袁培树也感受到了朱忆琛恐怖的气势,不过,袁培树并不怕朱忆琛,他?#24598;?#19979;了脸,对朱忆琛沉声道:“你应该清楚我们蓝天的规矩,你确定要破坏它吗?”

    朱忆琛十分郑重地说道:“我说了,我只要陈河生,你们现在把他交出来,我可以退兵!”

    袁培树坚决道:“不可能!”

    朱忆琛闻言,脸部肌肉都抖了一抖,他狠狠盯着袁培树,阴?#33080;?#22320;说道:“哼,袁培树,不要仗?#25490;?#38451;校长给你撑腰,你就肆无忌惮了,欧阳校长可不会管地?#29575;?#30028;的事,你擅自收留兄弟会的人,欧阳校长可知道?”

    袁培树正色道:“如果我说,这就是欧阳校长的主意呢?”

    一听这,朱忆琛的脸色都变了,他难以置信,对袁培树?#27425;?#36947;:“欧阳校长特意让你收容他们?”朱忆琛身为南江地下皇帝,他的地?#30343;?#36229;然的,他在地下界就是独一无二的王,他在整个南江市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南江几乎没几人值得他在意,但,欧阳校长却是个例外。

    袁培树凌然道:“当然,不然我哪来那么大的权利,让这么多人进入学校。”

    顿时,朱忆琛的心都冷了,他现在面色要多难?#20174;?#22810;难看,他没有想到,陈河生竟然和欧阳校长扯上了关系,朱忆琛势必要杀陈河生,可如果他就这样打入蓝天职校,那就等于?#24378;?#32618;了欧阳校长,因为一个陈河生而得罪欧阳校长,这当?#30343;?#24471;不偿失的事。

    只不过,要朱忆琛就这样退兵,朱忆琛也做不到,他不能置他地下皇帝的颜面于不顾。

    这一刻,朱忆琛陷入了两难当?#23567;?br />
    纠结良久,终于,朱忆琛开口了,他对着袁培树咬牙道:“我今天就给欧阳校长一个面子,不进去抓人,但,只要他们出来,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就不信,你们学校能一直收留他们。”

    撂下这话,朱忆琛便开始吩咐新城区各个区的老大,让他们分别派出百余人,他自己也派出了上百人,围在蓝天职校的四周,?#33267;?#30475;守,一旦有?#35009;?#39118;吹草动,立刻就上报他。

    安排好,朱忆琛就下令撤军了。

    很快,蓝天职校前面拥挤的大马路,就变得空荡了许多,大军大部分人已经撤离,只余数百人镇守在这。

    显然,朱忆琛人虽离开了,但他对陈河生的报复,远没有结束,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陈河生以及他的兄弟会,除非,陈河生一群人,永远待在蓝天职校不出来。

    一夜之间,南江市?#30452;?#20986;了一个大新闻,这新闻当然就是,地下皇帝朱忆琛,大动?#20301;穡?#20146;自出山,率领大军,进攻老城区,把陈河生一干?#35828;齲?#25171;得缩进了蓝天职校不敢出门。

    这事,轰动了整个南江,几乎传得人尽皆知,家喻户晓。

    次日清早,陈河生等人起床后,就开?#24524;?#35752;对策,虽然,待在蓝天,吃住都不是问题,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兄弟会既然成立了,它就必须要有存在的意义,如果所有成员都?#30343;?#24453;在学校当缩头乌龟,那兄弟会基本就是名存实亡了,大家也不愿一直过这样憋屈的生活。

    另外,老城区三个区的场子,都需要有人打理,要是大家全部躲在蓝天不出去,那场子的损失就巨大了,在这里多待一天,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

    最主要的是,没谁会想着一辈子缩在蓝天,他们毕竟都是热血男儿,与其这样没有灵魂的活着,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但,兄弟会真要和朱忆琛干起仗,后果很可能就是全军?#35009;唬?#22823;家虽然不怕死,可?#35009;?#24517;要特意去?#36864;潰?#21738;怕这场仗有一丝胜的希望,他们也可以去打一打。但问题是,这仗是一丝一毫胜利的希望都没?#26657;?#25152;以,出去迎接朱忆琛的怒火,这也不是明智之举。

    商量了许久,最后大?#19968;?#26159;无计可施,出去不行,留在这也不是办法,大伙儿都不知道该怎?#31383;臁?br />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陈河生的手机,突?#30343;?#21040;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以陈小天的身份,去找高成帮忙。

    这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24597;?#21457;过来的,陈河生?#21561;?#30701;信内容的瞬间,心明显震动了一下,有人,给他指了条明路?而且这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陈河生就是陈小天,这事没几个人知道,可发短信的人,?#27492;?#20046;对陈河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

    愣了片刻,陈河生连忙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提示却是关机,看来这个?#24597;?#32473;自己发了短信后就马上关机了。

    没办法,陈河生只能找林晨和吴先生,秘密商量这事。

    陈河生第一?#20174;Γ?#24863;觉发短信的人可能是十三爷,但,林晨和吴先生,都否决了这个可能性,因为他们比较了解十三爷,十三爷这次就是要考验他们,不会出手帮忙,更不会用一个陌生的?#24597;?#26469;提示陈河生。

    排除了十三爷,还会有谁?

    三个人合计来合计去,最后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七号公馆的老管家。

    毕竟,目前来说,不算十三爷,林晨和吴先生的话,也就只有老管家,知道陈河生的真实身份,再者,老管家本身就是受人之?#26657;?#24110;助陈河生的,所以老管家发这样一条短信,是很有可能的。

    但要让陈河生去找高成,这似乎有点难办,要知道,高成可是杀害陈河生父亲的最大嫌疑人,陈河生怎么开口找高成帮忙?

    林晨也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他无比正色地说了句:“高成应该有能力和朱忆琛抗衡,但我们现在还不清楚高成到底是敌是友,所以不好贸然去找他。”

    陈河生听到这,不禁疑惑地问道:“高成到底是?#35009;?#26469;头啊,他一个人,实力就算再高,?#35009;?#21487;能和朱忆琛抗衡啊?”朱忆琛是南江地下皇帝,势力庞大,高成一人,再怎么也对抗不了朱忆琛那么大的势力。

    吴先生插话道:“高成他不仅是武功厉害,他也?#20982;?#24049;的势力,你知道我为?#35009;?#21482;统治了,东区,西区,南区这三个区吗?”

    这一点,也确实是陈河生一直不解的一点,十几年前,吴先生都能统治整个老城区,但如今,吴先生却?#30343;?#26381;了东区西区南区三个区,剩下一个北区,到现在?#19981;?#26159;不归他们所?#26657;?#36825;真的是很奇怪。

    陈河生没犹豫,马上问道:“为?#35009;矗俊?br />
    吴先生一本正经地回道:“现在北区的老大,?#20982;?#33487;墨尘,这是一个能力非常出众的年轻人,他的实力特别高深,但他也隐藏得很深,可以说是深藏不露。他有个妹妹,叫苏墨染,苏墨染是蓝天的女魔王,以前天天来网吧缠着林晨,后来苏墨尘知道了这事,就把苏墨染给带走了,他还亲自来警告了林晨,甚至两人都交上了手。苏墨尘的实力,一点不亚于林晨,这让我非常吃惊,所以我专门就去打听了这个人,后面才知道,原来,苏墨尘是高成的徒弟,可想而知,高成是有多么的逆天。”

    听完吴先生这些话,陈河生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气,这个?#29575;擔?#22826;让他震惊了,一个有能力和林晨抗衡的人,却仅仅是高成的徒弟,那么,高成本人,得有多厉害啊?

    震惊了一会儿,陈河生便再次开口道:“如果高成只有北区的势力,我们还是无法跟朱忆琛的大势力抗衡啊?”朱忆琛?#37034;?#39532;村的强大力量,还有新城区六个区的势力,陈河生即便联?#20384;?#22478;区四个区的势力,但跟朱忆琛的势力还是相差甚远啊!

    吴先生深深回了句:“我们所知道的,?#30343;?#34920;面的,高成的能耐,肯定不止于此,否则的话,十三爷也不会让我和林晨别招惹他。”

    听吴先生这么说,陈河生心里也有了个底,高成,他肯定是一个站在巅峰的能人,这样的人,手腕必然通天,而且,发短信的人都让自己去找高成,可想而知,高成已然具备了和朱忆琛抗衡的能力。

    沉吟了片刻,陈河生突然开口道:“那我就去找高成试一试!”

    林晨看着陈河生,凝重道:“你别忘了,他很可能是你的杀父仇人。”

    陈河生一脸无?#36820;?#35828;道:“我知道,所以这一次,我也是想会会他,看他到底是?#35009;?#26679;的立场。”

    对陈河生来说,高成太过神秘,陈河生完全摸不透他,他?#35009;话?#27861;确定,高成到底是不?#20146;?#24049;的杀父仇人,正好这次,他亲自去见见高成,顺便探探高成的?#20303;?br />
    听到这里,吴先生又开口插了句:“现在?#35009;?#21035;的办法了,找高成试一试也不是不行,关键是,蓝天都被朱忆琛的人包围了,你怎么出去?”

    陈河生不假思索地回道:“那我就只能恢复陈小天的身份了。”

    现在的陈河生,已经不想再保留陈河生的身份了,他想恢复自己原先的身份,本来高成也只和陈小天有师生关系,和陈河生并无任何关系,再加上,刚才的那条短信也说了,要以陈小天的身份去找高成,因此,陈河生决定,做回陈小天。

    吴先生闻言,立马道:“可你陈小天的身份也不安全啊!”

    陈河生很严肃地回道:“那没办法了,如果有人冲着我的麒麟玉来,那就让他来,反正现在对我来说,?#30343;裁次?#26426;比朱忆琛更大了。”

    当初林晨和吴先生不赞同陈河生暴露他陈小天的身份,就是怕他的麒麟玉给他带来危机,也就是说,恢复陈小天的身份,容易让觊觎麒麟玉或者说在意麒麟玉主人身份的人,盯上陈小天。

    可是,陈河生这个身份,如今比起陈小天更危险了,因为朱忆琛誓要置陈河生于死地,且这危机迫在眉睫,所以,陈河生这假身份,是该抛弃了。

    林晨听了陈河生的话,不禁道了声:“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换回陈小天身份以后,一定要小心点。”

    陈河生点?#36820;潰骸?#25105;知道。”

    做好了这个决定,林晨立即就找上了袁培树帮忙,让袁培树帮?#24597;?#19968;套?#36335;?#21644;一种专?#25490;?#23376;的?#21561;?#33647;水。

    陈河生和陈小天样貌大相径庭,并不是因为他整容了,而是他做了易容,也可以说,他做了一种极度的伪装,这是十三爷用特殊的材?#24076;?#24110;陈河生制作而成的,其实说白了,就是陈河生化了一种常人压根无法辨别出本人的妆容,这样的妆容,用清水是洗不掉的,必须得用专门的?#21561;?#33647;水。

    上午十一点,袁培树把林晨要求的东西,带过来了。

    陈河生换上了新买的?#36335;?#24182;用那专门的药水,将脸上的妆容?#21561;?#20102;,他终于去除了这么久以来的伪装,恢复成了陈小天本来的样貌,?#19981;?#22797;了陈小天的气?#21097;?#29616;在的他,看?#20808;?#23601;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满脸稚嫩。

    这个长相稚嫩的少年,自然就是陈小天。

    陈小天,彻底的回来了。

    站在?#24213;?#21069;,陈小天久久凝视着自己这一副面貌,慢慢的,他心里融入了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他,以后就是陈小天了。

    中午时分,学校下?#21361;?#34013;天里大批的学生,往校外慢慢涌出。

    陈小天也在人群之?#26657;?#20182;跟随着众多学生一起,悠悠地走出蓝天职校。

    蓝天职校的校门口,守了一大帮人,他们就跟安检人员一样,一个个目光凌厉地扫视着出入的人群。

    这一大帮人,已?#30343;?#30693;了兄弟会中重要人员的全部信息,他们守在校门口排查,就是为了不让兄弟会的高层人员浑水摸鱼离开。

    陈小天恢复了自己的容貌,自?#24187;蝗四?#35748;出他,而且,他长相气质都和学生很相似,他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受到那帮‘安检人员’的关注,所以,他畅通无阻地过关了。

    蓝天职校门口这一大帮人,包含了白马军团,白马军团?#26657;?#26377;一个人,叫黄亮。黄亮主动积极镇守在这里,就因为他太想报仇,太想?#21561;?#38472;河生林晨他们死了,他相信自己迟早能等到陈河生和林晨他们出来。

    当陈小天从黄亮一群人眼前走过去以后,黄亮突然发?#37073;?#36825;人非常眼熟。

    于是,他立马追了?#20808;ィ?#23545;着陈小天的背影喊道:“站住!”

    陈小天身形一顿,回头看向了黄亮。

    黄亮这?#29575;?#28165;清楚楚?#21561;?#20102;陈小天的模样,立刻,他就认了出来,这是他的老仇人,陈小天。

    黄亮没?#25512;?#39532;上快步跑到陈小天面前,一把揪住了陈小天的衣领,并大吼道:“妈的,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http://www.uaunwj.tw/conglajiduizouchudeqiangzhe/10024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福利彩双色球复式 南京苏果便利店赚钱 幸运农场走势图 湖北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七星彩规律表图纸最新 围棋传奇 单机捕鱼达人在线玩 直播答题商家怎么赚钱 浙江6十1开奖结果今天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