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燈 > 伏天氏 > 第1300章 戰書

第1300章 戰書

    這一天,千葉城城主府,一行強者降臨而至。

    沈天戰親自到來迎接,這些降臨而來的人氣息強橫,披著赤紅色的火焰長袍,這是界王宮的長袍。

    為首之人,竟是一位涅槃級的頂尖人物。

    “諸位有何指教?”沈天戰拱手問道。

    “我們來找葉城主。”為首之人回應一聲。

    “葉城主正在閉關修行,上次之戰想必諸位也了解,葉城主需要一些時間。”沈天戰道:“如若方便的話,我可以代為轉告。”

    “嗯。”來人微微點頭:“界王宮邀請葉伏天以及夏青鳶入界王宮中修行,隨時可渡赤河前往。”

    千葉城城主府許多人抬頭看向來人,內心微顫動了下,雖然猜到可能會有這一幕,但真正到來,依舊難免心驚。

    界王宮,又一次破例。

    在赤龍界,一些錯過了赤河之戰選拔之人,并不意外著完全沒有機會入界王宮修行,若是有足夠出眾的表現,依舊還有機會。

    葉伏天和夏青鳶,顯然都得到了界王宮的認可,他們在桃花宴上的表現足夠出眾。

    葉伏天自然無需多言,夏青鳶她敗舒紫,同樣也證明過自己的天賦。

    因而,界王宮也邀請她不足為奇。

    “好,我一定轉告葉城主。”沈天戰點頭道,若是尋常人得到這樣的消息必然欣喜若狂,但真正有資格入界王宮的人,卻反而不會那么激動,因為他們本身就是絕頂人物,驕傲而自信。

    而如葉伏天這種有資格入界王榜,讓界王宮破例的存在,有資格入界王宮修行,本身也就是正常之事。

    沈天戰并不感到驚喜或者意外,之前葉伏天所做到的一切,比起入界王宮,都要難太多。

    不過讓他欣喜的是,界王宮的邀請,至少相當于一道保護符,只要葉伏天答應,入界王宮中修行。

    九奴便無法對付葉伏天。

    九奴雖然上次面對界王宮洞主都毫不示弱,不可一世,但那是他個人的底氣,但真正要說力量強弱,古皇城當然不可能和界王宮相比。

    更何況,界王宮的背后是赤龍皇。

    “好。”界王宮的人點頭,隨后便御空離去,仿佛只是前來通知一聲。

    至于葉伏天如何選擇,便是葉伏天自己的事情了。

    城主府不少人心中微有波瀾,沈天戰轉過身,準備將消息告知夏青鳶,再由葉伏天和夏青鳶來決定。

    很快,千葉城城主府中傳出消息,葉伏天答應界王宮的邀請,將入界王宮修行。

    這消息傳出,讓那緊繃的氣氛似乎也為之松弛下來。

    這是否意味著大戰無法掀起?

    葉伏天,想要先行避開九奴,暫是努力修行,從而提升自我實力。

    不過,當諸人想到葉伏天和刑開將要同時在界王宮修行,許多人又露出古怪的神色。

    這樣一來,他們在界王宮相遇的話會發生什么?

    是否會爆發戰斗。

    古皇城,一座宮闕之中,刑開正在安靜修行。

    璀璨的光輝閃耀,他身體周圍刑天戰意流動著,充滿了霸道不可一世之氣概。

    然而,修行中的刑開臉色卻始終緊繃著,像是有著很沉重的心事。

    赤龍城中一戰,對他打擊很大。

    他刑開,竟然需要九奴出手,才能夠活命下來。

    這對于他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

    這時,有腳步聲傳來,刑開睜開眼睛看向九奴,他眼瞳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樣純粹堅決,而是有了雜念。

    九奴看著他的眼睛,從刑開的眼瞳之中他能夠感知到刑開的狀態,因為葉伏天,他似乎有了魔障。

    “修行路上無論你遇到什么樣的困難,都需要自己克服,這次你遇到的對手,可能比以往你所見過的人都更優秀,你若是走不出來,便將永遠在他的陰影之下。”九奴開口說道。

    “我相信你能做到。”

    刑開沉默著。

    “不久前傳出消息,他已經得到了界王宮的認可,將入界王宮中修行,以后,你們可能還會見。”九奴繼續說道,刑開眼瞳瞬間冷了下來。

    葉伏天,竟然也要入界王宮么。

    刑開起身,一步步走出宮闕,他來到階梯前,目光眺望著遠方。

    “先生對我失望嗎?”刑開望向遠處道。

    九奴看著他的背影,沉默著。

    “我想聽實話。”刑開道。

    “失望是因為期望過高,少主你知道我在您身上寄予的希望,但從修行上來看,終究會遇到這么一天的,因此如今我希望少主首先能夠戰勝自我。”九奴微微躬身開口說道,仿佛態度都為之變了。

    “戰勝自我,是因為難以戰勝他們嗎。”刑開嘆息,這豈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那一戰,需要借助九奴,才能活命。

    他有何面目見人?

    有何面目自稱戰皇之后。

    他自己,對自己很失望。

    “少主若是想,我現在便去千葉城,將他們人頭斬下,帶來古皇城,這樣一來,少主便無需考慮對手了。”九奴看著刑開的背影道。

    刑開沒有懷疑九奴的話,若是他真的想要做什么,只要告訴九奴,九奴便一定會為他做到。

    只是,擊敗自己的人,讓九奴去殺么?

    “城主。”

    就在這時,遠處,階梯下方,一道聲音傳來,有人在那躬身拜見。

    “何事?”九奴轉過身看向說話之人,他眼神像是穿透了空間,鋒利至極。

    這時候,竟然有人打攪到他,也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那人雙手往前送出,捧著一封書信類的物體,像是一封‘帖’。

    九奴手掌隔空一抓,頓時那書信直接飛向他掌心,被他扣下。

    九奴將書信翻開,上面刻著一行字跡,他看著那一行字跡,手始終沒有放下,雖然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但內心中卻有一縷波瀾。

    抬起頭,九奴目光像是穿透了虛無空間,看向千葉城方向。

    千葉城城主葉伏天。

    他還,真有魄力啊。

    “是什么?”見到九奴的反應,身旁的刑開開口問道。

    九奴目光望向刑開,卻并沒有將之遞過去。

    刑開似乎察覺到異常,他朝著九奴伸出手。

    九奴這才將書信交到刑開的手中。

    刑開接過書信看了一眼,一瞬間,他的眼瞳變得無比鋒利,一股強大的戰意仿佛不受控制的流動著,兇猛的綻放。

    葉伏天!

    他簡直,狂妄。

    這送來古皇城的,竟然是一封戰書。

    赤河之上,界王宮外,生死一戰。

    界王宮見證。

    兩人,不會在界王宮中相遇,因為,葉伏天在踏入界王宮之前,赤河之上,將有生死一戰。

    他們兩人,只有一人,能夠活著入界王宮。

    葉伏天,不愿和他并存,同在界王宮修行。

    當刑開拿到這封戰書之時,心情可想而知。

    不久前,他在赤龍城中敗給葉伏天和余生的聯手。

    如今,葉伏天只一人,向他下戰書。

    而且,是生死戰書,由界王宮來見證,唯一人能活。

    這是何等的狂妄、何等的放肆。

    他葉伏天,竟敢單獨像他發出生死決戰。

    旁邊的九奴同樣很意外,他以為葉伏天入界王宮修行,是為了避免和古皇城正面碰撞一戰。

    但他沒有想到,在答應入界王宮修行之后,一封戰書送到了他手中。

    而且,刑開本就道心受損,心境動搖。

    如今,這封戰書到來,刑開怎能不應戰?

    他若不應戰,從此刑開之名,將不再是值得驕傲的名字,而是恥辱。

    刑開,恐怕永遠邁不過心境這一關。

    然而,葉伏天他憑什么敢如此狂妄,自信認為自己能勝?

    莫非,他破境入了真我?

    “你要應戰嗎?”九奴問道。

    刑開看向他,看到他的眼神,九奴已經知道了答案。

    這封戰書,刑開根本沒有選擇,必須應戰。

    “我去去就回。”九奴開口說道。

    話音落下,他一步邁出,身體橫跨虛空消失不見。

    沒有過多久,千葉城城主府,一股滔天威壓降臨而至。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出,各大涅槃人物降臨于虛空之上,望向蒼穹之上。

    那股蒼穹之上傳來的威壓簡直恐怖。

    “轟!”大道之意壓迫往下,虛空中出現了一張巨大的面孔,赫然乃是九奴的意志所化,恐怖的意志瘋狂壓迫往下,入侵城主府內。

    城主府中,一道銀發身影騰空而起,抬頭望向虛空中的面孔,開口道:“你是不放心來看看我的境界?”

    九奴將戰神印記刻在刑開兩兄弟身上,護衛他們周圍,接到戰書,想必也不敢輕易讓刑開涉險吧,擔心他破境入真我,那樣一來,刑開死路一條。

    赤龍城那一戰,九奴很清楚,同境下,生死戰的話,刑開必死。

    所以,他不放心,親自來看看。

    一道狂暴意志威壓繼續籠罩而下,那張巨大的面孔盯著人群下方的葉伏天。

    依舊還是證道之圣的境界,那么,他究竟哪來的自信,要以一己之力挑戰刑開?

    赤龍界的那一戰,余生以及時空之戟,都是助力。

    而若是兩人間的生死之戰,可就不一樣了。

    他需要真正勝過刑開才行,否則,死的就是他!

    

    http://www.uaunwj.tw/futianshi/107507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aunwj.tw。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江西闲来麻将下载 广东麻将中马顺序 麻将机怎么调108 … 甘肃兰州快三 四川麻将换三张下载 北京快3计划 云南11选5开奖时 牛彩网3d 极速飞艇开奖app 德甲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