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红包来袭,忠犬萌夫重生妻 > 第300章 败局早已注定

第300章 败局早已注定

    观众们激情嚎叫,那些见不得君佑瑶继续胜利的人嚷着各种针对君佑瑶的话,将之前他们对她的夸赞与佩服彻?#30528;?#20043;脑后。

    这才是叶舟府,一个丧失人性的人间地狱。

    君佑瑶抹去唇角的血渍,面色依旧如常,观众们的侮辱起哄直接被她的耳朵过滤,别说放进心里,连大脑皮层都进不去。

    “小姑娘,留神了!”可汗轻声笑道,眼底风暴凝聚,一步踏出,竟犹如陨石砸落地面?#35805;悖?#23558;擂台?#39029;?#20102;一个坑。

    君佑瑶?#34892;?#39559;然,要知道这擂台底下可是精钢,他居然一脚就能?#39029;?#20010;坑来,这力量也太惊人了,要是被他一脚踩在身上,结果绝对是?#24187;?#21596;呼。

    她漆黑的眼里?#20102;?#30528;点点星芒,收回攻击改变姿势,做出了太极拳的起手势,而她整个?#35828;?#27668;质也在这时改变了,柔和,平静,仿佛融于天地?#35805;恪?br />
    太极拳,华国武术中以柔?#28865;?#30340;至强拳法,她上辈子读大学时早晨打卡时跟着学校里一个老教授学过,这辈子她的老师池禀凌池老平常也有打太极的爱好,所以太极拳,她是?#34892;?#29087;的。

    虽然?#34892;?#24778;诧于她的变化,可汗却并未改变自己的攻势,举起重拳再次砸向君佑瑶的面门。

    但拳头刚要接近她的脸侧,就被她的?#30452;?#28789;巧的抵住了,他想用强力攻破她的阻挡,却感觉她的手像滑溜的泥鳅,一翻一转,转挡为抓,扣着他的手腕轻轻一带,他整个人竟不受控制地被拽了出去。

    “这就是太极的以力借力。”

    君佑瑶并没有乘胜追击,在可汗的身体飞出去的瞬间,她的姿势又恢复了之前的防守姿态,在可汗迅速站稳反身踢腿而来时,左手微勾,右手成拳,以小擒?#38376;?#21512;出拳,打在了可汗的左侧腰腹上。

    他倒是没感觉到特别的疼痛,只是感觉?#34892;?#24494;的麻痒。

    “看来你打了一晚上果然还是累了,这拳头可有点轻了。”可汗一边出拳一边淡笑,语气里满满都是在嘲笑君佑瑶的攻击。

    对他来说君佑瑶的这道攻击只是在给他挠痒痒而已。

    君佑瑶只是冷冷的挑起眼皮,回了句:“前辈觉?#20204;?#20102;,我却觉得重了。”

    “哈哈哈。”可汗大笑:“你不愧是邵请来的人,和他一样,说话玄乎。”

    君佑瑶不置可否,专心应对着他的攻击,接下来两?#35828;?#25112;斗呈现出白?#28982;?#30340;趋势,双方各有优势,可汗的力量和速度给君佑瑶造成了不小的压力,而君佑瑶的太极之柔也给可汗不少的打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场战斗已经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观众们呐喊的喉咙都干了,嗓子都哑了。

    而场上的君佑瑶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最严重的?#20146;?#25163;尺骨断裂,已经抬不起来了,她的身体状态已趋于崩溃边缘,完全是她强悍的意志力在强撑着才没有倒下,而可汗外表倒?#24378;?#19981;出?#35009;?#26126;显的伤痕。

    “小姑娘,你都这样了何必还要强撑呢我很欣赏你这个年轻人,其实并不想杀你,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认输吧。”可汗缓下攻势,对着君佑瑶说道。

    君佑瑶却依?#24187;?#26080;表情,她的身影犹如鬼魅般,化作一道黑影,快如闪电,势如破竹的在可汗的背部连砸了三拳,最后在他的右腋窝下举重若轻地捶了一下,才翻身跃起,跳到了擂台边缘。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爆发出了她之前速度的三倍有余,仿佛在用仅剩的体力做着最后一搏?#35805;恪?br />
    “前辈,这话应该是我?#38405;?#35828;的。?#26412;?#20305;瑶站在台边,朝着可汗露齿一笑,明明伤痕累累却依然风华万千。

    “小姑娘你这话?#35009;?#24847;思难道你以为刚才那轻飘飘的三拳能对我造成伤害哈哈哈……小姑娘,这里是叶舟府黑拳场,不是你的武术老师在给你做?#20613;?#32451;习,没人会让着你的。”可汗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她一脸调笑不屑。

    “就?#21069;。?#23601;那轻飘飘的拳头还想伤人恐怕连咱?#24378;?#27735;大?#35828;拿?#37117;伤不了,还敢口出狂言!”

    “君顾去?#28291;?#21487;汗大人揍死她!”

    观众们群起而叫,仿佛她曾经掀了他们家的祖坟。

    “贱人,赶紧去死吧!”

    有人还朝着擂台上的她扔水瓶,要不是她躲得快,后脑勺估计得开花,

    见到有人扔君佑瑶,丹尼尔终于忍不住冲过去扑向了观众席上的?#24187;?#35266;众,那名观众毫无防备,?#21584;?#26377;防备也不可能是丹尼尔的对手,直接被他的利爪划破了?#20493;?#33033;,鲜血像喷泉?#35805;?#21943;射而出,溅了他前排的人满头满脸……

    “啊!死人了。”

    观众们都慌了,特别是丹尼尔所在的区域,疯狂地逃窜开去,就怕慢?#24187;?#20250;像那男人一样成为丹尼尔利爪下的牺牲品。

    “丹尼尔,回来。”?#21561;?#36825;一幕君佑瑶只能扶额长叹了,她倒不是在可怜那个因为嘴太贱被割喉的男人,而是在忧愁丹尼尔的教育问题。

    他要是一直这样动不动就出手伤人甚至杀人,在华国是绝对不可能待下去的,她也不可能包庇一个罪犯,?#21584;?#20182;本身并不知道自己在犯法。

    好在丹尼尔似乎很听她的话,听到她的声音连忙跑了回来,轻松跳到台边,低低嗷呜了两声,隔着边绳一脸期待的望着她,像个期待表扬的小奶狗。

    但是这件事显然并不值得表扬,无论那个人有没有错,杀人总归是不对的,所以她觉不会惯着他。

    “丹尼尔,你不乖,姐姐现在很生气。生气,懂不懂?#26412;?#20305;瑶虎下?#24120;?#38706;出十分愤怒的表情。

    丹尼尔无辜的眨了眨眼,半晌才可怜兮兮的蹲下身,抱住了她的腿,低低呜呜的瞎叫唤着,也不知道是在表达?#35009;?#24847;思。

    君佑瑶无奈,孩子太难教了,她很头疼啊。

    “小姐对不起,我没看好他。”爱丽丝这时也走到了他们这边,?#34892;?#27465;疚的看着君佑瑶,虽然她心底觉得丹尼尔干得妙杀得好,谁让那人侮辱小姐还用水瓶扔小姐的,但这话可不能当众表露出来。

    君佑瑶摇了摇头:“没事,不是你的错。”

    丹尼尔要是这么容易管束,之前就不会被人用铁链锁着了。

    “君小姐,你这打到半途开小差的习惯可不好我要是想,你这会儿恐怕已经死了好几百回了。”可汗依旧不动如山般站在台中央,对着君佑瑶不满的皱眉。

    他可不在乎台下观众的死活,在这里死一两个人就和死只苍蝇蚊子一样,没人会去关系。

    君佑瑶拍了拍丹尼尔的脑袋,转过身面向可汗,神情中没?#37034;?#20998;紧张,“前辈不妨试试,你要是能顺利走到我面前来,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认输。”

    “你这话是?#35009;?#24847;思你是说我连走路都做不到吗”可汗闻言眉头紧皱,仿佛她在说?#35009;?#22825;大的笑话。

    君佑瑶却掷地有声的回道:“是这个意思。”

    “狂妄!”

    可汗大怒,他虽然确实感觉到身体有异样的微麻,但并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说着就已经迈开一步,要朝她走去。

    但他的身体刚动了一下,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就迅速席卷了全身,仿佛身体每一处都在抽搐?#35805;悖?#33181;盖一软支撑不住自己身体倒了下去。

    “嘭。?#32972;?#37325;的身躯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大响,压下了观众席因为丹尼尔暴起杀人而起的混?#25671;?br />
    “这是怎么回事”

    “可汗大人怎么无缘无故就倒了”

    “难道是君顾做了?#35009;礎?br />
    “她是不是对可汗大人下了毒”

    众人?#36861;?#29468;测,各?#24544;?#35851;论层出,毕竟之前可汗看?#20808;?#23436;好无损,好好的突然就倒下了,明显不正常。

    倒在地上的可汗也觉得自?#22158;?#33021;着了君佑瑶的道,他灰败着脸质问道:“你……你对我下毒”

    君佑瑶却无声笑了一下,“可汗前辈,我们华国有个词叫物极必反,意思是事物发展到极端,会向相反方向转化。”

    “比如你,将自己的身体锻炼到了极致,使的它变得无坚不摧充满了力量,但你却不知道你的身体早就在这种极限锻炼下开始崩坏了。过度的训练带来的伤痛是不可修?#21561;模?#20154;类的?#36235;?#21644;肌肉虽然十分柔韧,但内伤要比外?#28865;?#21152;严重。”

    “虽然外表看?#20808;?#20320;无所不能,强大又健康,看不出丝毫的异常,但其?#30340;?#30340;身体年龄却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地步,不出几年,你体内隐藏的各种病痛就会彻底爆发,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

    “而我做的,只不过是让它们提早爆发而已,我的拳看似不轻不重软绵无力,但其?#24471;?#19968;道都是重击在你的关键穴?#32531;推?#23448;上,它们牵一发而动全身。”

    她?#34892;?#33073;力的将身体靠在边绳上,轻喘了一口气,仰头笑看向天花板上明亮的吊灯,笑得自信从容,只听她说:“前辈,你的败局在你轻?#28216;?#25331;头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你——输了!”

    (教育123文学网)

    

    http://www.uaunwj.tw/hongbaolaixizhongquanmengfuzhongshengqi/5667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中国股票推荐网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新闻 股票行情查询今天 成都股票配资 中国重工股票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意思 二六三股票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2007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