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三十三章不死神药,老不正经,戏精证道

第三十三章不死神药,老不正经,戏精证道

    神山仙土的边缘,梵无劫悄悄潜行,摸到了一处黑色的山崖下,黑色的山崖如剃刀一般屹立,阴沉沉的山崖上,几株枯木崖柏也都死气沉沉的,虬结的枝?#19978;?#26159;张牙舞爪的巨蟒,透着邪异,和神山仙土深处那片神圣的黄金净土截然不同。

    一只充满死亡气机的白乌鸦在黑色的山崖外探出的一株枯死的枯柏上拍翅,发出渗?#35828;?#21050;耳叫声,充满了凄怆。

    但梵无劫却宁可盘踞在这诡异的黑山附近,也不愿意踏入那片黄金净土一步。

    他狐疑的打量了四周许久,似乎在寻觅着某?#35828;?#30165;迹,梵无劫透过宙光真水,锁定了这里无数年?#21561;?#27668;息,寻找自己想要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

    很快梵无劫的眼神就锁定了时光痕迹中,一只不久前在天?#24352;?#26059;的白乌鸦,那只白乌鸦收起翅膀,落在黑山边缘的一株崖柏上。

    梵无劫顺着白乌鸦飞行的轨迹,目光落在了崖柏上,一只白乌鸦跟他对视在一起,满脸都是无辜之色。

    梵无劫冷冷一笑:“好一只肥嫩的乌鸦,让本座食指大动,正好伐了你坐下的崖柏,当成柴火,做一道崖柏烤乌鸦!”

    说罢就作势要洒出宙光真水。

    树?#31995;?#30333;乌鸦连忙大叫道:“梵小子,你怎么连白乌鸦也敢下手,不知道神山仙土深处的白化生物非常诡异,惹不得吗?”它口中传出的正是元育老道的声音,紧接着白乌?#22351;?#36523;体羽毛膨胀,随着一阵骨骼和肌肉的变形,羽毛渐渐褪去,化为元育老道那熟悉的猥琐摸样。

    元育老道小眉小眼的冲着梵无劫挤眉弄眼,笑道:“梵小子,我们果然有缘,上一次在归墟边缘,我左藏右躲,还是和你碰巧遇上了!这一次老道变化万方,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说到这里,梵无劫?#34892;?#26263;暗?#30007;椋?#24517;经当初他就是引四海龙族的追兵去找元育老道,借机逼他进入归墟深处,这事情说起来还是他不地道,元育老道这是在拿这件事刺他呢!但梵无劫的脸皮早就?#22303;?#20986;来了。

    他面不红,心不跳的喝道:“别岔开话题……东西呢?”

    “什么东西啊!”元育老道准备装傻。

    梵无劫二话不说祭起宙光真水和韶华红尘?#24120;?#20004;种先天世间灵物打出一道无形无色的神光,元育连忙叫停道:“停停停……东西我都收着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呢?”梵无劫气的破口大骂:“你这叫开玩笑吗?你这是要黑我东西……”

    “?#24187;?#19981;死树的果实,分不成两半啊!”元育老道苦口婆心道:“想来你也不肯把不死神药一剖两半吧!这是糟蹋东西……洪荒破碎后,不死药?#32479;?#20102;旷世奇珍。?#24187;?#23436;整的不死药?#25293;?#20855;有让人不老不死的特性。”

    “这世间的不死药,瑶池?#21050;?#22312;天庭覆灭后不知所踪,人参果树随着镇元大仙入世行踪茫茫,界海难觅,巫山帝药难寻,昆仑悬圃无迹,蓬莱三岛高远……沉入归墟中的岱舆、员峤两座神山,或许就是世间唯一能出产不死药的仙土了!”

    “当年洪荒有海内十洲,其中蓬?#24120;?#26041;壶,瀛洲三仙岛神山,为祖洲、元洲、瀛洲。但除此之外,还有聚窟、凤鳞、炎、长、流、生、玄七洲,以及沧海、扶桑、方丈三?#28023;?#27492;为三岛十洲……洪荒破碎后再难寻得,或许早已破灭!”

    “如今落入归墟的神山仙土,其内可能藏有惊天的秘密和凶险,而那些误入血海绝地的老怪物苦苦?#21364;?#37027;么多年,也没有等到?#24187;?#19981;死药从仙土中被吹出来,所以我们手中的这枚不死药,可能已经是诸天万界唯一一株了!”

    梵无劫冷哼道:“所?#38405;?#26159;在劝我早点出手抢吗?”

    “我是说这枚不死药的珍贵,诸天万界之中,不知有多少老怪物为了它可以不惜一切,但比起成就大罗的机会来,?#20174;?#19981;算什么了!大罗神仙,与天同寿,无灾无劫,不老不死。一旦成为大罗,不死药就没有任?#25105;?#20041;了!”

    “所以洪荒破碎前,不死药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东西,大罗口中的小食罢了!”

    “当年天帝治世,常常以不死药赏赐群?#36857;?#21487;见在大罗眼中这并非什么珍贵的东西。也就是洪荒破碎后,大罗踪迹沓沓冥冥,世间道君在无路可走,才苦苦寻找不死药这种逆天的存在,?#38750;?#23551;元无尽,不老不死!”

    “梵小子,你不惜陷害我,深入归墟,应该不是活腻了那么简单吧!”元育抬头凝视梵无劫。

    梵无劫沉默以对,元育却自顾自的道:“一万年前,我亲眼见到你破开那枚混沌原石,解出混沌神魔遗留的那枚神秘金色碎片。也只有我知道你在时光之道上,当世的道君之中,或许无人能?#23567;?#35832;天万界之中,还有什么值得你再回来归墟一趟?”

    “只有大罗之道,老道我这一生没什么成就,唯有对归墟有一些?#31169;猓?#25152;以我也知道一个传说……大罗天的传说!”

    梵无劫淡淡开口道:“老道士你谦虚了!若是道君还算不得什么,这世间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了!”

    “道君算什么大成就!”元育斩钉截铁道,他态度坚定的让梵无劫都?#34892;┬木?#26805;无劫开始认真打量这个猥琐的老道士,好像才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元育还?#24708;?#21103;贼眉鼠眼的样子,或许是猥琐久了,他的背?#34892;?#24494;微的弯曲,就像一个小老头一样。

    但这一?#36427;?#20803;育的腰板挺得?#25163;保?#27985;身散发着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凛然气息。

    梵无劫能感觉到他心中的坚定和百折不挠,梵无劫忽然感觉自己可能一直小看了这位其貌不扬的老道士。

    他一?#27604;?#20026;元育藏得很深,但却并不认为元育有一颗百折不挠,斩破一切的求道之心。

    如今看来……他?#34892;?#30475;错人了(并没有)!

    “大罗之下……”元育语气中混杂了不?#24066;模?#33510;苦?#38750;?#30340;希翼,无数栽苦苦追寻而不得的黯然,这一?#36427;?#20803;育不是一个人,他投入了证道大罗前那种黑暗中摸寻,寻觅一?#31185;?#36857;的微妙感情,生动的演绎了一个也曾意气风发,却在时光的磨砺中,渐渐磨平意气,也曾有梦想和希望,却在迷茫的挣扎中变得?#39038;?#19990;故,一个被时光泡透?#35828;?#32769;油条。

    一个数千万年来,嬉笑怒骂,老不正经,但在暮年面对最后一?#32943;?#26395;之时,燃烧了自己的一切,甚至连长生不死也能割舍,只为朝闻道的求道者。

    这一?#36427;?#20182;?#36335;?#30495;的投入了自己扮演的这个角色当中,甚至隐隐约?#20960;?#35273;到,自己证道大罗前的人生和岁月,居然还比不上无数时光沉淀的那一份人生更真挚。元育这才?#31169;?#21040;,为什?#20174;行?#22823;罗已经证道无劫,却每?#24656;?#26032;?#21482;?#20307;验过去成道的经历,甚至不惜狠狠折磨自己,打磨过去的那一份真挚情?#23567;?br />
    就算是一个玩家,在一个游戏中投入足够真挚的感情,付出了自己漫长的人生,这个游戏对他也不仅仅是一个游戏那么简单了!

    这会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

    “终为蝼?#24076; ?br />
    梵无劫也?#37027;?#22797;杂,他轻声念出这句话。

    “我这是入戏太深了啊!”元育悄悄用袖子擦掉眼角盈盈的湿润,心里吐槽道:“我这数百个元会下来,什么时候苦苦寻求过大罗之道?我本身就是啊!擦……入戏太深都忘记自己是一个大罗了!”

    元育嬉笑怒骂,老不正经,混不吝……这和他无数个岁月沉落绝望,磨去了意气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他的本性啊!

    他去做龟公,难道是因为无法找到大罗的道路,不得已沉沦的吗?是因为他乐在其?#37034;。?#22823;罗无灾无劫,时间又那么漫长,谁没有几个爱好啊?就算变态了!也很正常……对吧!

    为什么打造姹女宗宗主这个马甲,整天在年轻道君中厮混,骗刚刚?#21561;?#24402;墟的新人?难道是为了更好的?#32536;祝?#20026;了更敬业吗?当然是因为爱好和乐趣啊!

    元育调整了一下心理建设,稍微出戏,不再是之前人戏合一的戏精?#21050;?#32780;?#24708;?#24515;超脱其外,明白自己元育天尊,大罗身份,但又始终保持着一份全情投入,看上去感情越发真挚,但理智又超脱其外……他的演?#36857;?#39039;悟了!

    他超脱了人戏合一的境界,达到了心在戏外,人在戏中?#30007;?#30456;分离的境界。

    老戏骨终于熬出了?#20572;?#27491;式晋级洪荒影帝!

    他背对梵无劫负手道:“只要你立下?#38590;裕?#31572;应在寻找大罗之地,以及我未来借大罗天证道之时全力助我,这枚不死药就?#24708;?#30340;了!”

    梵无劫摇头道:“我可以全力助你找到大罗之地,但找到大罗之地后,我也有证道大罗的机会,不可能全力助你,不死药虽好,但却不能与证道大罗之机相比。”

    “尽你最大的努力就好,我又不需要你舍弃自己的大罗道?#36947;?#21161;我!”元育淡淡道:“而且不死药?#38405;?#26469;说,是另一份把握更大的大罗之基,你走的道种法,先天宙光道种本来就有合道的机会,只是需要的时间无比漫长!”

    “但有了不死药……你等得起!”

    梵无劫面露纠结之色,这时候元育灌下去了一幅猛药道:“你?#25346;?#20026;自己所图无人知晓吗?我实话实说吧!我就?#24708;?#38376;姹女宗当代宗主,你陷我于归墟之地,却不知我也是故意为之,?#22303;?#38519;入血海绝地,也是我故意的!”

    “梵家的老三早?#32479;?#21334;了你!现在整个魔门都跟在你后面,准备等你找到了归墟冥地,大罗之天再冲上去捡便宜!”

    梵无劫沉默了,他低声道:“我知道!”

    梵无劫冷面道:“当年我解石解出混沌时代的金色碎片,一群人跳出来抢劫我,一个个都?#24708;?#38376;大佬,就算?#20869;?#30862;片强者如云,哪有那么快的。他们虽然隐藏了身份,但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我,我在他们身?#31995;?#23449;光痕迹?#25103;?#26126;?#21561;剑?#22312;我赌石的时候,一个个都在旁边叫好挑拨。”

    “那个打我闷棍的老魔头,就?#24708;?#22825;口口声声说我是梵家的年轻道君……?#25163;?#36870;天,不逊于先天生灵的后代的那人。”

    “还有说自己老?#35828;?#37027;个老怪物,打我的时候不知道有多生龙活虎!”

    “一脸震惊,喊出南?#39612;?#28779;的那位,后?#20174;?#20061;?#20869;?#28779;劈头盖脸的,差点把?#19968;?#23481;,烧得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我都记着呢!”梵无劫表情狰狞扭曲道。

    “那时候我?#36879;?#35273;?#34892;?#19981;对劲,但我不知道你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直到我那三位老祖诓我去寻找大罗之地,一边口口声声劝我不要,一边把大罗之地的线索往我手里送……当我是傻瓜吗?虽然他们手脚很干净,借助的都是巧?#24076;?#36824;动手灭了许多口,让人无从查起。”

    “但世间最难抹去的痕迹……是时光!”

    梵无劫低声道:“你这就暴?#35835;?#33258;己最大的秘密……还如何取信于我?我如?#25991;?#30456;信一个算计自己的人?”

    “最大的秘密!呵呵!”元育心里不但不紧张,甚至还想笑:“小伙子,你以为你看穿了一切?#31185;涫的?#36830;边都没有摸到。你知道魔教在算计你,知道你三个祖宗在搞鬼,了不起知道法净那一批人,但你绝无可能知道紫阳真人。在道君的境界里,你都无法?#21561;?#20840;貌,何况其后隐隐的大罗黑手的痕迹。”

    “我已经发现了几个大罗鬼鬼祟祟的……这一局的水……深啊!”

    “再加上算计着什?#21561;内?#27827;老祖,背后隐隐落子的灵宝大天尊,被利用的罗睺老祖,以及更后面那些对此?#34892;?#22909;奇的大神通者。”

    “所?#38405;憧吹?#20102;道君的层次,却看不到背后的大罗,我?#21561;?#20102;背后的大罗黑手,却猜不透大神通者的落子……冥河老祖?#28900;乖?#24819;什么?与罗睺和诛仙四剑有关吗?灵宝老师在这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我又是以什么身份卷入其中的?”

    “归墟……里面?#28900;?#36824;藏着什么秘密?”

    元育表面上却好像很有诚意的回答道:“不死药就是最大的诚意……你或许知道了一些东西,但还是不?#31169;?#36825;背后的可怕。我?#24708;?#38376;只是其中一方,玄门和佛门都有插手……法净大师恐怕已经进入血海劫眼中来了。他手中有一尊先天灵宝……而玄门的人还藏得很深,就算我?#21069;?#31639;了佛门和魔门,?#21561;?#22823;罗之地的时候,他们突然跳出来摘桃子都不奇怪!”

    “而魔门的人,有我这个反间反而好?#24895;叮 ?br />
    “所以在?#21561;?#19981;死药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是我们和解,相互取得对?#21483;?#20219;的唯一机会,只有我们联手,才可能有机会在大罗天证道!”

    梵无劫平静道:“所?#38405;?#26524;?#20185;?#24323;?#24187;?#21487;以长生不老的不死药来取信于我,同时挑破身份,让我们之间不再有那根隐隐作?#21561;?#21050;。同时也在向我证明……你寻求的利益,一定比不死药更高……那就只有大罗,你在证明自己只求大罗。”

    “这时候,我们才有共同利益的基础。因为你证明了自己不再代表魔门,你只代表你自己。”

    “这样,我们两个孤家寡人,就有了联?#31995;?#21487;能!”

    梵无劫虽然猜出了元育的想法(并没有),但还是为他的绝然和果断感到?#26408;?#33021;舍弃长生不死的希望,就为了争取证道大罗最大的机会,表面猥琐的老道士,内里居然道心如铁……梵无劫这时却回想起姹女宗那位千娇百媚的天人,回想起那一句:“把他带回来!”

    梵无劫心?#37034;?#26263;感慨,不知道这位天女是否看穿了这位情郎混不吝表象下的坚定和无情?

    “好……我答应你!”梵无劫伸出手道:“我们结盟!”

    元育老道士与他一击掌,露出熟悉的猥琐笑容,梵无劫擦了擦手道:“不死药呢?”元育笑出了一口黄牙,然后在梵无劫冒火的眼光中,扣了扣喉咙……

    “呕!”

    看着老道士用?#20054;?#30340;衣袖擦了擦表面上亮晶晶的,满是蜜汁液体的玉珠,梵无劫真?#26032;砩戏?#33080;的冲动,起码他很想在那张猥琐的老?#25104;?#30041;下他四十九码?#30007;?#24213;子印,但考虑到老道士高深莫测的变化神通?#22303;?#25163;的大局,他强忍住了这股冲动。

    “我信了你个鬼!”

    梵无劫无语望苍天,狠狠心学着老道士把玉珠吞了下去。

    元育老道士在一旁道:“这才对了嘛!我?#31169;?#36807;不死药很难炼化,吞下?#20146;又?#20063;不会轻?#32043;?#21270;,反而能最好的保护起来。任何人想要抢到不死药,在你不是自?#38468;?#20986;的情况下,除非杀人取药,否则根本不可能!”

    “闭嘴!”梵无劫抬起头闷声喝骂道。

    ?#21834;?br />
    梵无劫和元育老道并肩站在一起,他低声问道:“既然你是故意拉我下血海的,我们又和那些老怪物翻脸了。现在没有了干尸他引路,那么如何逃出这里你应该知道吧!”

    ?#21834;?br />
    “说话啊!”

    “不?#24708;?#21483;我闭嘴的吗?”元育委屈道。

    “说人话!”

    ?#25226;?#28023;海眼底部有一条通往归墟冥地的近道,我们可以从那里逃出去!”

    

    http://www.uaunwj.tw/huanxiangshijiedachuanyue/3968775.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 短线股票推荐软件 阿里股票 股票融资技巧 股票融资咨询 南昌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 08年最牛的股票分析师 上证指数的点位 今日股票推荐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