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娇雀儿 > 第57章 心存善念

第57章 心存善念

    “承了四姐姐的恩情,事后却要反咬一口……”岑黛抿着嘴笑,眸中暗光流转,娇声反问一句:“四姐姐就这么不相信大哥哥么?”

    岑袖蹙眉,音色已经放缓了些:“我如何信他?”

    听得这话,岑黛暗暗松了口气,理了理裙摆:“信或不信,似乎摆在四姐姐面前的,只剩下同大哥哥?#32531;?#36825;么一条阳关道了。至于另外的一条独木桥么……方才宓阳已经说了相关的利弊,想来四姐姐已经听进心里去了。”

    “如何考量,四姐姐自己心里有数便好。”

    她不打算多说了,笑着朝岑袖微微福了一身,径直出了长廊,往院中上首豫安的方向去了。

    直至重新踏进阳光底下,岑黛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到最后时,她听出岑袖已经松了话头,猜测她已经?#34892;?#24847;动,于是便不打算多说。

    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岑袖是个心思缜密的,万一给她瞧出了几分不妥当,恐怕岑骆舟今日就要遇上大劫。

    岑黛闭了闭眼。同岑袖这般的人物打交道的的确确是麻烦得很,必须?#20040;?#22788;小心,想要骗得过她,必须得先骗得过自己。

    幸而方才她已经松了话口,且到现在也未曾追出来,应当是不会有问题了。

    岑黛沉沉地吐出一口浊气,察觉到了身后有一?#26469;?#37327;目光始终跟着自己,立刻挺直了脊背抬高了下巴,不敢转头往后看,生怕被岑袖看出了自己的色厉内荏。

    直到在豫安身边坐下,身后那道目光才隐去。

    豫安瞧着面色怡然的小姑娘,牵住她的手:“大热天的,怎么手这样冷?”

    岑黛抿着嘴笑:“今儿个早晨没吃多少东西,加之却才想事情太多,现在饿了。”

    说着便拈了桌案上的点心送进嘴里。

    豫安笑吟吟地给她擦了嘴?#29301;骸?#24819;事情太多?想?#35009;?#21602;?”

    岑黛只笑:“在想大哥哥那边的情?#25991;兀?#20063;不晓得前厅的情况如何了。”

    自个儿的亲生姑娘是个?#35009;?#24615;子,做母亲的自然是知晓一些的。

    此时豫安静静盯了她一瞬,下一刻已经收回目光,温声道:“宓阳放心罢,有?#35009;?#20107;,前厅那边都会传消息过?#21561;摹!?br />
    如是说着,她默默偏转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远处还坐在长廊阴?#26263;?#19979;的岑袖一眼。

    同岑袖讨论岑骆舟的好事?小妮子骗鬼呢?

    豫安心里又气又笑,却是不打算深究了。岑黛大了,真?#34892;?#31192;密也是应当的。而既然是秘密,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有心培养岑黛的能耐,也就不打算将事情问明?#20303;?br />
    正思索着,方才去前厅的一群人这时候终于沿着去时的路回来了。

    岑老太君捏紧了手中拐杖:“那位荀家夫人回去了?”

    许氏的脸色并不大好看,强笑道:“已经礼送出府了。”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行至上首,荣国公夫妻坐回了早前的位置。

    老太君握住荣国公的手,皱眉紧张问:“那荀家夫人是过来做?#35009;吹模?#36825;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荣国公眉头皱紧,拍了拍老太君的?#30452;常骸?#27597;亲放心,不是?#35009;?#22351;事。”

    他?#20284;?#33590;盏,小抿一口茶水,继续道:“荀家二夫人是过来瞧瞧骆舟的,说是想替两家牵个线。”

    真是来说媒的?

    岑黛立时瞪眼,诧异地瞥向岑骆舟。

    却见神色冷漠的岑骆舟此时也是眉宇紧锁,他也丝毫不知情?#30475;?#20107;难道与荀钰无关?

    岑老太君表情一变,当即大叫出声:“这叫不是坏事?!”

    她一敲手中拐杖,皱眉道:“老二你知道的,那荀家同庄家可几乎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咱们家是打算将三?#23601;?#36865;入庄家的,眼看着事情就要成了,荀家却在这时候冒了头,这不是要坏事么!”

    荣国公捏了捏眉心。

    他心下其实也不愿意同那荀家搭?#20808;?#20309;关系。

    俗话说?#26263;?#19981;同不相为谋?#20445;?#33600;家人是个心里自有想法的,就算成了岑家的姻亲,眼高于顶?#22312;?#28165;高的荀家人也不一定会同岑家人亲近。更别说,那荀家家主荀阁老是再明确不过的拥护杨家政权的立场……

    荣国公抿了抿唇,眼中神色一时复杂难名。

    许氏瞧着岑老太君面上的焦急,忙宽慰道:“母亲放心罢,国公爷方才礼送荀家二夫人出府,并不曾应承下荀家的意思。那位荀家二夫人也只是说了些几句模棱?#23047;?#30340;话,瞧了大哥儿几眼便走了。”

    老太君这才放下心来,同荣国公感叹:“外头说荀家人各个都是老谋深算的狐狸,咱?#24378;?#24471;小心些。”

    荣国公沉了沉眼:“儿子晓得的。”

    他瞥向一旁的岑骆舟,问道:“骆舟是如何想的?”

    岑骆舟正思索着,思及荀家二夫人那时瞥过?#21561;募傅?#28145;沉目光,脑中忽然闪过几分猜想,拱手冷声:?#29240;?#20799;?#38405;?#33600;家小姐并没有甚么印象,全听叔?#20613;?#24847;思。”

    荣国公松了一口气,伸手攀上他的肩膀,面上带了几分笑意:“好孩子,一家人总得是要站在一处的,叔父不会害你。”

    岑骆舟不动声色地松缓下绷直?#35828;?#36523;形,冷然恭声:?#29240;?#20799;明?#20303;!?br />
    岑黛皱紧眉头,这是闹哪样?

    身侧的豫安眸色深沉,暗自垂眼。

    岑家人这番态度是何?#21097;?br />
    一边是手握重权的荀家,一边是愈发式微的庄家。岑家想要在燕京城立下基础、站稳脚跟,最好的选择就是同荀家这样的百年世家大族结下关系。换作他人,怕是一定会接住荀家抛出?#21561;拈?#27012;枝。

    可瞧着今日这一群岑家?#35828;?#24577;度,为何他们更加看重与庄?#21307;缓?#30340;关系?为何避荀家人如蛇蝎?

    前不久在心底埋下的?#24378;?#24576;疑的种子,此刻似乎渐渐地发了芽。

    一场寿宴似乎就在众?#35828;?#24515;思各异中到了尽头。

    临散宴时,岑骆舟忽然唤住岑黛:“五妹妹,早前你说要特特送为兄一个贺礼,可?#22993;?#20026;兄呢。”

    岑黛身形微顿,下一刻福至心灵,朝着他笑了笑:“哎呀,宓阳忘了这茬了。”

    她笑吟吟地扯住袖袋,?#36335;鸝盏吹吹?#37324;头真有?#35009;?#19996;西似的:“这可?#28165;?#38451;的宝贝,宓阳去大哥哥院里给哥哥罢?”

    岑骆舟弯了弯唇?#29301;骸?#22909;。”

    荣国公皱了皱眉,还未开口出声,却听一旁的岑袖忽然开了口:“难不成是那件东西?”

    荣国公皱眉,偏转目光看向自家女儿。

    岑袖拿?#25490;?#23376;掩嘴笑:“说好了要替五妹妹保密的,我不说出来就是了。”

    岑黛笑吟吟点头:“四姐姐最好了。”

    荣国公这才缓缓松了眉宇,他总归是分外相信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亲生女儿的。于是偏过头来,温声对岑骆舟道:?#26263;?#20320;与五?#23601;?#35828;完话了,记得往书房来一趟。”

    岑骆舟垂头:“是。”

    岑袖面带?#25215;Γ?#24515;里却止不住地惊慌。

    她眸色复杂的看向岑黛,?#36335;?#19979;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她总归……是要为了自己的将来做打算的。

    豫安似是随意地瞥了三个小辈一眼,揉了揉闺女的小脑袋,温声道:“记得早些回家。”

    岑黛乖巧点头:“好。”

    一行人各自散去。

    岑黛跟着岑骆舟往后院走,直到身边无人,听得他问:“那岑袖……”

    岑黛摸了摸?#20146;櫻骸?#24180;初时,她同我?#40644;?#21435;东来茶楼的,大哥哥忘了?”

    岑骆舟表情一僵:“坏事了。”

    “不算太坏。”岑黛抿着嘴笑,朝着他眨了眨眼,狡黠道:“这不是有宓阳么,我给截下来了。”

    岑骆舟表情呆滞,?#22993;?#22238;过神来,木然地点?#35828;?#22836;,夸赞:“五妹妹好手段。”

    岑黛睨他一眼,低声笑道:“四姐姐是打算着要同你?#32531;茫?#31561;往后离了岑家,也能得到些许照拂。她今个儿应当是下了决心同你上一条船了,方才还特特帮着?#19981;啊!?br />
    岑骆舟垂下眼,语气嘲讽:?#26263;人?#30693;晓了我最终的目的,再说她是否下了决心也不迟。”

    “她想要得到照拂?”岑骆舟眼中冷厉神色明显:?#29240;豢上В?#25105;帮不了她。”

    “这一整座荣国公府,我只愿能?#25442;?#24471;一干二净,并不想承袭下来污了手。”

    岑黛抿了抿唇,心下?#34892;?#27785;重,调转话题问道:“话说回来,今儿个的那位荀家二夫人……”

    岑骆舟抿了抿唇,皱眉道:“目的不纯,且荀钰应当不曾参与到今日这件事中来。”

    “难不成是荀家内里的阴私事?”岑黛蹙眉。

    大家族中互相争斗的事并不少。

    虽说荀家在外头?#35828;?#26159;“家和万事兴”的架子,可里头到底如何,只有荀家人自己知晓。

    岑黛心底里虽愿意去相信荀家的家风,可到底还是不曾亲眼见过,不敢轻信。

    岑骆舟缓缓摇头:“宓阳莫要小看了荀钰的能耐,?#34892;?#20107;情,他一时不知道,事后一定能快速得到消息。至于那荀家二房到底是图谋何事,只看荀钰今晚是否会递消息过来。”

    他紧皱的眉头微微舒缓,疑惑道:?#29240;?#26159;那荀家二夫人……似乎对我心存善念。”

    

    http://www.uaunwj.tw/jiaoqueer/69265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奇趣腾讯分分彩免费计划软件 后三组六稳赚方案技巧 dnf双开搬砖稳不稳 老时时开奖360 任二直选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软件app 福彩3d两码技巧规律 360江西时时走势图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 北京pk10绝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