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送礼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送礼

    朱厚照和方继藩下了马车。

    朱厚照手里抱着一个用沉香木所做的匣子,他一脸不乐意的模样,唧唧哼哼:“真能换银子?本宫觉得,理当换不?#31383;傘!?br />
    方继藩安慰他道:“殿下放?#27169;?#37027;鄞州侯若是不拿银子换回他的东西来,身体就不完整了,殿下难道忘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忘了他还想着完完整整的进棺?#27169;俊?br />
    朱厚照便将这匣子抱着更紧。

    只见方继藩继续道:“所以我看,怎么也得三万两银子吧,三万两银子换一个完整,这对于鄞州侯而言,不算什么大事,他们周家跟着太皇太后?#36824;?#20102;数十年,三万两还出不起?”

    朱厚照听了这些话,方才觉得安心一些,却又道:“既是大家将这三万两银子平分,为何是本宫抱着这老东西的东西。”

    方继藩的唇边飞快的抽了一下,一想到匣子里藏着的东西,就觉得心里?#30343;?#26381;,正午吃?#35828;?#29275;肉片儿,还有羊羔卷儿,以及脆皮小乳猪,便忍不住想要呕吐出来。

    他笑呵呵的道:“因为臣?#24515;?#30142;,怕一个不慎摔了。摔坏了,银子就没了,这可是鄞州侯的宝?#31383;。?#21315;金不换的。”

    朱厚照哼了一声,却也没再有异议。

    二人徐徐入宫。

    每一次到了奉天殿外头,朱厚照都有点心虚的感觉,想了想,回?#26041;?#21283;子丢给了身后的张永。

    等宦官通报,随即二人入殿。

    照旧还是行了礼。

    却见弘治皇帝低着头,他的御案上一沓求索期刊。

    这一两年来,求索期刊已刊载了数十期,此时,弘治皇帝决定重新审视一下。

    方继藩开口道:“儿臣见过陛下,陛下……”

    “方卿家……”弘治皇帝抬眸,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这里有一篇文章,证实了天下乃是一个球,也就是说………我大明的船队,若是下西洋,要是一路西行,当真可以回到大明。”

    “理论上是如此。”方继藩对于任何这个世上还没有证实的事,都抱着谨慎,绝不会一口咬死的。

    倘若直接咬死了答案,?#21482;?#26377;谁愿意去证?#30340;?

    科学的本质,不在于标?#21363;?#26696;是什么。

    而在于……探索!

    只有自己进行探索,寻求到的答案,才能培养一批热衷于探索真知的人。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目光盯着论文一动不动,良久才道:“朕应该组建一支船队,自大明出发,让他们一路西行,倒要看看,是否果真如此。”

    随即,他抬头,微笑道:“不只如此,朕还需派出船队向东进发,这里……是一片汪洋,?#36865;?#27915;真是广大啊,朕看过三宝太监留下?#21561;?#33286;图,若能穿越这一片汪洋,那么,我大明向东,亦可抵达?#24179;?#27954;!”

    他振奋精神,眼里似乎放出了光芒,而后又道:“这里头的文章,涉及到了天文地理,更涉及到了农学、工学、医学,每一样学问,都令人耳目一新啊。”

    弘治皇帝侃侃而谈,他的心情显得极好。

    他眼前的世界,?#36335;?#19981;一样了,就像一种懵懵懂懂的人,突然张开了眼,?#21561;?#20102;一个多姿?#27704;?#30340;世界。

    此刻的他,显得踌躇满志。

    这些年来,按着四书五经的方法治理天下,?#23665;?#26524;如何,结果却依旧还是弊病重重,每一次,自己想要使出万分的气力,可回报……却是寥寥。

    而现在……他突然发现,某种程度而言,国朝的许多积弊,其实是可以通过…嗯……发展来解决的。

    比如粮?#36710;乃鷙模?#23448;府向京师押送粮食,十斤粮食,送到了京里?#21561;模皇?#19979;六七斤,剩余的两三斤哪里去了?有的,是在运输的过程中,被运送的人马吃掉了,还有的……只怕也有人打着这个名义,直接贪墨掉了。

    可要彻查,何其的不易呢。

    而现在,蒸汽火车一出,损耗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因为……哪怕是十万斤粮,根本不再需要征用数百上千的民夫来运送,只需蒸汽火车里十几个人,就可以解决长途运输的问题。

    还?#23567;?#26397;廷为了赈灾,花费无数的钱粮,自己殚精竭力,每日过问,这么多的官吏参与其中,?#23665;?#26524;呢,钱?#23500;?#20986;去了,又能?#28982;?#20960;个人?

    可一个引血术,竟可以拯救这么多的生命……

    这是何其伟大的事。

    天下大治才是目的,至于如何实现,是通过四书五经,还是通过其他方法,很重要吗?

    弘治皇帝面带笑容,抬头,正?#27599;吹?#36825;奉天殿的落地窗之外,太子身边的伴伴张永手里抱着一个大匣子。

    弘治皇帝不禁微笑道:“怎么,你们还给朕带礼物来了?”

    “啊……”

    朱厚照和方继藩面面相觑,下意识的回过头,顺着弘治皇帝的目光,?#21561;攪说?#22806;的张永。

    方继藩顿时感觉心里被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个张永,是脑子有问题吗,分明知道这是落地窗,外头的动静都?#21561;?#21040;的,他还提着匣子在那明目张胆的来回走动。

    这玩意,不能送给陛下啊,难道让陛下炒腰花吃?

    避免引起误会,于是方继藩忙道:“陛下,这?#30343;?#36865;给陛下的,是送给鄞州侯的,听说鄞州侯进了宫,太子殿下?#32479;?#29305;意将他身体中最宝贵的一部分,先用最上等的神水浸泡,使其不腐,盛装它的,乃是晶莹剔透,经过了三十六道工序打磨而成的水晶瓶,这匣子,就更有来历了,此木生于西山书?#27721;?#22253;,数年来,都是伴着郎朗的读书声生长而成,而后寻最好的匠人,将其砍伐,在砍伐的过程中,还请了普渡寺的高僧超度,为它诵经七七四十九日,便是要令它在被砍伐的过程中,不生怨念,若其有灵,唯爱而已。臣再请能工?#23665;常?#23558;此木进行加工、打磨,上漆,这又是十三道工序,最终,方才落成。鄞州侯贵不可言,他身上的一部分,非此木,此瓶,此神水,不得盛?#21834;!?br />
    弘治皇帝听了半天,呃,听不太明?#20303;?br />
    好吧,细细想来,不就是防腐药水、玻璃瓶子,还有一块烂木头做的匣子吗?

    朱厚照的眼睛则是发着光,整个人激动的不得了,脱口而出道:“父皇,你猜我们为了保存这珍贵的器官,花费了多少银子?”他伸出了两根?#31181;福?#21448;觉得少了,接着又伸出一根,再伸出一根,郑重其事的道:?#30333;?#36275;四万两,四万两……”

    弘治皇帝:?#21834;?br />
    现在的弘治皇帝却?#30343;?#37027;么好哄骗了。

    看这两个?#19968;錚?#32418;光满面的样子,十之八?#29275;?#20934;没有什么好事。

    不过……

    弘治皇帝便道:“说正经事。”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他不?#19981;?#35848;钱,太恶俗了,可朱厚照这?#19968;錚?#38750;要把价钱说出来,反而令他担心。

    现在陛下似乎没有继续追究,这就好极了。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道:“陛下,鄞州侯来?#27426;?#20102;。”

    原来那周正从仁寿宫告辞出来,看天色还早,满心想着陛下拉着?#36710;?#26679;子,细细琢磨,还是来给陛下?#27426;?#25165;好,自己……?#21482;?#20102;,将来还要仰仗着皇帝呢。

    他忐忑不安的进殿,忙向弘治皇帝行礼道:“臣见过陛下,朕患重症,?#20381;当?#19979;相救,?#35753;?#20043;恩,老臣感激涕零,陛下甘霖雨露,老臣……”

    朱厚照和方继藩一听,站在一旁,心里冷笑。

    这老东西,果然?#30343;?#19996;西啊。

    开口就是谢陛下?#26408;让?#20043;恩,真是陛下所救的吗?为了抱陛下的大腿,脸呢?

    方继藩最讨厌?#26408;?#26159;这等臭不要脸,溜须拍马,没有风骨之人。

    弘治皇帝却是笑吟吟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周卿家?#21561;?#27491;好,厚照和继藩给你送来了好东西来。”

    “啊……”周正这才注意到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站在一旁,此刻,正笑脸迎?#35828;?#30475;着他。

    于是周正忙道:“太子殿下,方都尉,你们好呀,我……我……多谢你们?#26408;让?#20043;恩。”

    “无妨,无妨。”方继藩笑的?#27704;茫?#30495;挚的道:“助?#23435;?#24555;?#31181;?#26412;,能见到老侯爷能够龙精虎猛,我这晚生后?#29627;?#20415;知足了。噢,我们给你带了东西来。”

    接着,方继藩往殿外道:“来,将东西取来。”

    那张永便连忙提着匣子来。

    朱厚照?#33267;耍?#30524;里放光,又?#20302;?#30340;瞄了父皇一眼,见父皇没有动气的样子,这才大?#35828;?#23376;,对周正道:“你猜猜,这里头是什么?”

    周正看着匣子,不明白,便摇了摇头。

    “你的腰子!”朱厚照认真的道:?#25353;?#20320;身上割下?#21561;?#37027;个,?#19981;?#21527;?”

    一听到自己身上割下?#21561;?#19996;西,周正的眼睛顿时一动不动起来,他拼命的盯着那匣子,忍不住想要捶胸跌足,眼泪哗?#24598;?#30340;出来了。

    宝?#31383;。?#36825;是自己身上掉下?#21561;?#23453;?#31383; ?br />
    他激动万分的道:“殿下,这……这……真是多谢殿下,多谢殿下,臣想死它了……”

    他起身,要将匣子抱住。

    朱厚照却忙道:“且慢!”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1802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