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大功劳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大功劳

    欧阳志的奏疏开始奉上,弘治皇帝将其摆在了御案上。

    他低声沉吟着,认真的看着一个个名字。

    其实里头的名字……都很普通,闻所未闻。

    定兴县刑房司吏张俭,定兴县刑房快吏王勇……定兴县礼房司吏王永……自然,还有户房司吏田镜……

    这一个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

    在弘治皇帝眼里,实是尘埃一般的?#23435;鎩?br />
    对于这满朝诸公而言,更是不值一提。

    哪怕是随便什么人,哪里的一个看门人,走在外头都比这些人腰杆子挺的更直。

    ?#19978;?#22312;……就一群这么不起眼的人,却出现在弘治皇帝的眼帘。

    每一个人后头,都记录了他们的功绩。

    有的是捕快有功,曾捉拿大盗,有的是计算钱粮,三天三夜不曾合眼。

    有的是下暴雨时为了保证在建的工棚不会有失,批了蓑衣,在暴雨之中冒着疾风骤雨巡守。

    有的是弄出了新的核算钱粮之法,大大的提高了效率。

    还有的为了蹲守盗窃库房的盗贼,连续在库房外蹲守了数天数夜。

    这些,有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的倒是立下了功劳,?#30343;?#36825;些小吏,能有多少功劳呢?

    可这一个个罗列出?#21561;?#21151;劳,现在?#31383;?#22312;了天子的面?#22467;?#35828;来……实是?#34892;?#28369;稽。

    弘治皇帝双目却很清澈,他没有?#35748;?#35270;之。

    弘治皇帝非常清楚,这一点点的‘小事’,恰恰是积少成多,才凝聚起了沙丘。

    每一个名字,弘治皇帝都细细的记下了。

    细细看过后,他抬头道:“田卿家……”

    “在……在……”田镜连忙应声,他没想到弘治皇帝?#20540;?#21040;他的名字,他依旧很?#24597;摇?br />
    弘治皇帝道:“户房漏水,一场大暴雨,差点让户房的公文统统销毁。你带着户房的人在这暴雨之下爬上?#23435;?#39030;,想要补漏,你还因为一失手,竟是自房顶上摔了下来,卧床了小半月才能起身,是吗?”

    “啊……”田镜呆住了,随即他才明白弘治皇帝为何如?#23435;省?br />
    弘治皇帝如?#23435;剩?#24517;是奏疏上写上了。

    他没想到这件事,欧阳使君竟还记得,不但记得,竟还将这个……报到了天子这里。

    这件事,其实甚至连他自己都差点忘了。

    当时?#30343;?#19968;心想要保住户房的黄册和簿册,也没有想这么多,?#19978;?#22312;……

    他下意识的看了欧阳志一眼。

    欧阳志依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24120;?#20381;旧还是如?#35828;?#39640;深莫测。

    可是……

    田镜此时,眼泪模糊了,心里只?#26032;?#24576;的感激。

    田镜自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区区小吏,算什么东西呢?别看在百姓面前很是了不起,可在官面?#22467;?#21364;是狗都不如,谁会将你的生死放在心上,让你办事,办不好,就是打板子,打的你皮开肉绽不可。

    可欧阳使君他……

    “是……是……”田镜激动的点着头。

    弘治皇帝背着手,一脸期许的看着田镜,而后徐徐道:“还有,征税的时候,你带着人四处清丈土地,核实每一个账目,连续一月的时间,你每日只能将将睡三个时辰,是吗?”

    “这……言……言过了。”田镜忙道:“有时,还是可以趁着间隙休憩的。”

    弘治皇帝心里想,论起来,朕好像也只睡这么几个时辰,?#19978;А?#27809;人给朕报功啊。

    ?#36824;?#24344;治皇帝还是对这田镜?#25991;?#30456;看。

    “不错,凡事最怕的,就是认真,凭这认真二字,就堪称是能吏了。这定兴县能有此成绩,和你们的勤恳不无关系啊……”

    “陛下……”

    听到了陛下的夸?#20445;?#21738;怕?#30343;?#19968;句勤恳二字,足以让田镜彻底的崩溃了。

    卧槽……陛下夸我勤恳,天子夸我是能吏!

    田?#20302;?#28982;觉得,自己已走上了人生的巅峰,就算死也是毫无遗?#35835;恕?#23558;来要死了,还得在自己的墓碑上记录这件事,自己可以吹十八辈子。

    他激动得泪水泛滥而出,忍不住锤着胸口,滔滔大哭道:“陛下,陛下啊……这都是欧阳使君厚爱,小人办的这些事,算的了什么,欧阳使君……他……他是个好县令啊,若?#30343;?#20182;督促,?#30343;?#20182;带着小人们,小人们……算什么,什么都?#30343;恰?br />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着田镜,这个区区小吏,他在御前的表现,只能用滑稽可笑来形容。

    可此时,谁都笑不出来了,因为……

    他们看向欧阳志,见欧阳志木讷的样子,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大吃一惊。

    难怪定兴县上下能将新政办成,谁都知道,要改革,谈何容易,可定兴县能如此?#22353;?#25104;效,自是和这定兴县上下勠力同心不无关系。

    想来,这定兴县上下的差役,多半都是拼了命的时候为这欧阳志办事吧,谁不知道欧阳志乃是个谦谦君子,只要埋头跟着他干,他能把心窝子都掏给你。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欧阳志一眼,心里竟是肃然起敬。

    有的?#21496;?#26159;如此,可能他的地位并不高,可能……他还年轻……可这个人上上下下都散发着一股让?#21496;?#20329;的气息。

    而欧阳志,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他的恩师……方继藩,也可能是!

    弘治皇帝欣慰的不?#31995;?#22836;,道:“好了,卿家不必哭了,你是功臣,该是高兴,哭来做什么?”

    顿了一下,弘治皇帝?#20540;溃骸?#36825;功劳簿子中的人,统统誊写出来,传抄发邸报,让天下的官吏都学着。”

    一旁的萧敬听了,忙道:“奴婢遵旨。”

    那田镜心里更是激动得差点要跳起来。

    陛下这个吩咐……

    自己……要出名了……

    一个小吏,居然要名扬天下……

    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却又听弘治皇帝道:“方?#27431;?#21375;家上奏,说是这新政的试点当徐徐图之,他说的有道理,朕欲敕欧阳卿家为保定知府,令欧阳卿家推行保定府新政,如何?”

    “臣遵旨。”欧阳志应下,他?#30343;?#19968;个擅长?#26088;?#36824;价的人,陛下说什么,或者恩师说什么,他只尽力去做便是。

    弘治皇帝接着道:“那么,即令定兴县县丞张昌,接替你的县令一?#22467;?#21375;家先在京?#34892;?#24687;几日吧,到时再至保定府,上任!”

    “不可。”欧阳志难得的否定了,接着道:“陛下,县丞张昌一直都告病,这一年多来,在县衙中都极少露面,臣对张县丞没有任何成见,?#30343;恰?#26032;政关系重大,主官必须对新政之事耳熟能详,否则稍有不慎,便是前功尽弃。陛?#24405;?#20196;臣为保定知府,管辖保定府各县的新政,那么就请陛下收回成命。”

    弘治皇帝一?#19969;?br />
    这……那县丞告病……

    弘治皇帝便道:“那么县中主簿,若何?”

    欧阳志继续摇头:“陛下,王主簿也一直都旧疾复发,这一年多来,也都告病。”

    弘治皇帝沉默了。

    他陡然明白,这绝不?#30343;?#31616;单的告病。

    定是这主簿和县丞,和欧阳志关系极不和睦。

    弘治皇帝铁青着?#24120;?#20919;哼道:“那?#21561;?#21519;和?#33150;?#21602;?”

    欧阳志依旧……摇了摇头。

    殿中,已经传来了窃窃?#25509;?#30340;声音。

    定兴县中的事,有人多少是?#34892;?#32819;闻的。

    弘治皇帝脸上泛起冷意,忍不住道:“他们?#30343;?#21578;病,他们这是将国家大?#29575;?#20316;儿戏!好,他们?#30343;?#37117;病了吗?来人,命御医和西山书院的医学生一起前往定兴县,探一探他们的病情,倘若当真病了,那就给朕治好他们,可若是没有病,那便是欺君之罪!”

    众臣冷色顿变,心里一凛。

    欺君之罪,这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那田镜心里打了个哆嗦,他和几个佐官,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此时,陛下一言而断,他们的命运……只怕已经注定了,田镜竟是突然有了一种庆幸的感觉。

    想当初,若是自己?#30343;?#36319;?#25490;?#38451;使君,而是和那些佐官?#20542;?#28707;一气,只怕今日……自己要被碎尸万段了吧。

    弘治皇帝皱着眉,随?#21561;溃骸?#37027;么卿家认为,派谁来任县令合适?”

    欧阳志沉默了一下子:“户房司吏田镜,熟悉新政中每一个细节,对于治县,亦是经验丰富,?#23478;?#20026;,田镜是最合适的人选。”

    什么……

    田镜一?#19969;?#33258;己……一个户房书吏,?#21561;?#20219;县令?

    只见欧阳志接着道:“除此之外,礼房司吏王永,此人对于县中上下的事,了若指掌,又颇有担?#20445;?#21487;以任县丞。刑房司吏张俭……可以……”

    ?#23435;宋恕?br />
    奉天殿里,彻底的乱了。

    大明对于官的标准,是极为?#32454;?#30340;,功名,几乎是硬性的标准。

    只有中了进士,最次最次,也需有个举?#35828;?#36523;份,方才有机会任官。

    尤其是地方官,自太祖高皇帝以来,还不曾有过寻常的小吏授予官身的。

    何况,还是定兴县这等一年缴纳国库八十二万两银子的上县。

    疯了……简?#26412;头?#20102;。

    …………………………

    第二章送到,在饭桌上码的,佩服自己,码着码着,饿了,同学们,求月?#20445;?br />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5080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