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方景隆听着杨管事的话,不知觉的皱起了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且,学生在外头……”杨管事踟蹰着,继续道?#39608;?#21548;说此事在士林里已传开了,不少读书人都对此大为愤慨,所以……”

    “嗯……”方景隆颔首点头?#39608;?#35835;书人确实惹不起,惹?#30473;?#20102;,会闹事的。”

    杨管事眼睛一亮,忙道?#39608;?#37027;么……伯爷是?#30343;?#21435;找少爷说说?”

    “不找。”方景隆的回答很干脆。

    杨管事一呆?#39608;?#20271;爷,这……”

    方景隆眯着眼,接着语重心长的道?#39608;?#26472;管事啊,你跟了老夫这么多年,也知道老夫做人堂堂正正,这辈子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吧?”

    “你不明白啊,老夫不管,也是为国为民啊。”

    为国……为民……

    杨管事恶寒?#39608;?#36824;请伯爷赐教?”

    方景隆瞪大眼睛?#39608;?#20320;呀,真是糊涂,老夫晓得你是同情那三个读书人,可老夫自己的儿子,难道自己不知道吗?我儿子自生下来,就是害人精!你想想,现在?#30343;?#25402;好的,每日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坑三个秀才,虽说这样不好,可总比让他成日游手好闲,出了门去祸害更多的人好啊。在家里,要害,也只害三人,可出了门,到底要害死多少人,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21834;?#26472;管事已是瞠目结舌了。

    方景隆叹了口气,继续道?#39608;?#20320;们读书人?#30343;?#26377;一句话,叫一家哭何如一路哭,与其只祸害三个秀才,却拯救了万千百姓于水火之中,这笔账,难道你算不清楚?所?#38405;模?#27492;事老夫不管,三个秀才,确实是?#19978;?#20102;,却是牺牲了他们三个,利国利民,岂?#30343;?#22909;?看问题,不可计较一人一地的得失,要纵览全局,要高瞻远瞩。”

    杨管事居然觉得自己很犯贱,竟觉得伯爷这番话有一丝丝的道理,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这就对了嘛。”方景隆吁了口气?#39608;?#29616;在的生活,老夫已经很欣慰了,你看,咱们方家的田产、铺子又回来了,不只如此,还比从前翻了数倍;这库房里的银子,更是堆积如山;儿子也不知走了什么运,竟还获赐了金腰带,到时,少不得宫中要征辟他入宫?#36744;睿却?#19968;个亲军武职做起,不犯糊涂的话,接老夫的班也是有可能的。”

    说到此处,方景隆感觉幸福得想要流眼泪,通红的眼眶里泪水磅礴,忍不住举起袖子擦拭?#39608;?#36825;是祖宗有德,祖坟冒了青烟,烧高香了啊。”

    “所以……”方景隆绷着脸?#39608;?#19977;个秀才固然?#19978;В?#21487;为了京师更多?#35828;?#31119;祉,只好委屈他们。”

    ?#21834;?#26472;管事自觉得?#33267;?#20010;没趣,明明是不好的事,现在怎么?#32479;?#20102;普天同庆了,可他又觉得有几分道理,连连点头,只在心里为那三个秀才默哀了。

    欧阳志三?#35828;?#20843;股文,已连续作了七八篇,现在只一看‘?#36824;?#19981;能’、‘必也使无讼乎’和‘当今之时仁政’这三道题,便?#26412;?#24471;犯恶心。

    可方继藩只一味说他们的文章不好,让他们继续答题。

    他们只能搜肠?#21619;牽?#19968;次次想着更好的破题之法,又一次次的提笔,他?#19988;?#20174;开始的内心挣扎,接着心生出了绝望,最后……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折腾就折腾吧,反正今科肯定?#19988;?#21517;落孙山了,只能陪恩师这般玩闹下去了。

    倒是这消息传偏了京师,读书人们沸沸汤汤起来,不少?#23435;?#27431;阳志三人惋惜,更对方继藩这等以折腾读书?#23435;?#20048;的事而为之愤慨。

    转眼半月过去,立秋时节,天气渐渐转凉,乡试开始了。

    一大清早,陛下便摆驾至暖阁,乡试虽不比会试,却因为这是选拔举?#35828;?#36884;径,对于励精图治、选贤用能的弘治皇帝而言,自是尤为看重,他心里颇有期待,很想知道这一科北?#32503;?#33021;出多少英才。

    正因为对今岁乡试的重视,所以这一次的主考官,乃是吏?#21487;?#20070;王鳌。

    王鳌这个人,以清正廉洁而著称,还曾做过弘治皇帝的老师,弘治皇帝对他极为看重,而今他身居高位,何况这吏部,非同小可,吏部的尚书号称是天官,意思?#19988;?#20026;掌握着天下官员的功?#23478;?#21450;任免,所?#38405;?#26159;最中枢的部门,作为吏?#21487;?#20070;,也可见弘治皇帝对他的信任。

    不只如此,王鳌的官声极好,素来为朝野所敬重,在弘治皇帝心里,由他来主?#30452;敝绷?#20065;试,显出宫中对北?#32503;?#20065;试的重视。

    今日便是开考的日子,弘治皇帝一到暖阁,内阁几个学士就已到了。

    这几个大学士都是弘治皇帝的肱骨之臣,从刘健到李东阳,再到谢迁,无一?#30343;?#24403;代的名臣。

    不等三位老臣行礼,弘治皇帝已微微一笑?#39608;?#19981;必多礼,今日是朝廷的抡才大典,朕倒是希望,今科各省多中一些举人,将?#27492;?#20204;能如诸公一般,为朕效力,为朝廷分忧。”

    刘健捋须,显得很是感慨,颔首点头道?#39608;?#38491;下说的是,自陛下登基以来,优待士人,选贤用能,天下的读书人,无?#30343;?#24076;望能通过科举而入?#23435;?#23448;,为陛下效力。”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一笑,似乎因为刘健说自己宽待读书人,顿觉得这几日的烦恼俱都抛在了脑后。

    可这时,却出?#33267;?#19981;谐之音?#39608;?#38491;下,臣昨日接到了一封御史的弹劾奏疏,这不看还好,看过之后,真是忧虑的一宿不曾睡。”

    弘治皇帝循着声音看去,却是内阁大学士谢迁。

    谢迁这个人和刘健、李东阳都不同,刘健稳重,李东阳多智,而谢迁呢,却是善辩,不只如此,他还是个?#20992;?#22914;仇的急性子。

    弘治皇帝便笑着道?#39608;?#35874;卿又来告御状了,你说说,又有什么烦心事令你操心了?”

    谢迁义愤填膺地道?#39608;?#37117;察院北?#32503;?#31185;道御史林翰奏称,南和伯子方继藩,平时便放浪形骸,欺负良善百姓;军民百姓,敢怒不?#24050;裕?#29616;在他更加过份,居然?#21623;?#35835;书人,让三个秀才拜他为师,还命他们到南和伯府,自称要亲自教授他们的学问。陛下啊,可怜这三个读书人,寒窗苦读了半辈子,眼看乡试在即,却因这方继藩一时的胡闹,而荒废学业,与功名失之交臂。陛下,此事已引发了士林的不满,不少的读书人,都为这三个读书人叫屈,臣恳请陛下,定要?#20384;?#30003;饬方继藩,拯救这三员秀才于水火之?#23567;!?br />
    弘治皇帝不禁皱眉,又是方继藩。

    这家伙还真是上房揭瓦,无恶不作啊。

    说实话,弘治皇帝早就想收拾这个口称金腰带竟是铜的家伙了。

    ?#30343;恰?br />
    谢迁代奏的,乃是御史的弹劾奏疏,私下里教训一顿,倒是无妨,而一旦因为这弹劾奏疏,在官面上做出回应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不等于是直接让南和伯府难堪,何况这家伙刚刚得赐了金腰带,褒奖了他一番,现在若是直接申饬,岂不证明自己没有识人之明?

    ……

    风湿痛,可在这漫漫长夜,老虎忍受着寂寞和剧痛,辛勤码字,所想的,是播下一颗种子,这种子会生根,会发芽,生出推荐票、打赏、收藏等诸多果实,可这不过是希望罢了,毕竟老虎自知,作者的煞费苦心,到了读者眼里,也不过短短数千言,几?#31181;?#27983;览即?#24076;?#26377;的?#30343;?#20026;何更新不快的抱怨,支持,这是休想的!

    念及此,老虎……哭了!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1776.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