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喜从天降

第二百一十九章:喜从天降

    第一颗番薯终于露出头来了,说是硕大,是因为它大抵有寻常孩子的小臂粗。

    这自然不可以和后世的那等巨型粗壮的番薯相比了,方继藩渐渐刨开土,犹如莲藕?#21561;?#38271;条番薯便完全暴露在眼前。

    呼……

    几个校尉睁大着眼睛。

    其实此前,他们?#30343;?#27809;有刨过。

    ?#30343;?#37027;时候,大多番薯还未成型,?#30343;?#21032;开用来记录观察其习性罢了。

    这是一颗。

    继续刨……

    在这一株蔓藤之下,与这颗番薯相连的,又一颗番薯显出了雏形。

    这个番薯……看起来更像土豆,若是将其比拟为人类,那么大抵它和第一棵长条形番薯,更像人中潘老师。

    方继藩安慰自己,潘老师也不错,毕竟浓缩就是精华。

    待第二棵完全裸露出土,接下来还?#23567;?br />
    一株苗,便是一大串,虽然不如葡萄一般,一株可以结出数十颗果子,可这一株苗,却是生生结?#23435;?#20010;番薯。

    有大有小,还有一颗,甚至比鸡蛋还小,这孩子……呃,显?#30343;?#27809;救了。

    可大的,?#20174;?#33714;藕粗,足有一寸多长。

    方继藩目光炯炯,将它们一道捧了起来,大呼一声:“秤!”

    校尉们自是早有准备,带了秤砣?#21561;模?#20110;是忙取秤砣一称。

    努力地调整着秤砣的校尉,眼里闪着光,道:“百户,有三斤。”

    三斤……

    若是后世的番薯,几个番薯下来,怕是不下五斤吧。

    可方继藩还是?#33267;耍?#36825;效果,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这一大亩地,可是足足有数百株啊。

    于是,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方继藩脑子也懵了,他从前计算能力还算不错的,可是……现在却需不断地换算单位,最重要的是,情急之下,有点激动,头脑不清呀,于是他咬咬牙道:“算!”

    “一五作五、二五作十……”

    校尉们不敢怠慢,纷纷地掰着?#31181;?#22836;,开?#35745;?#31639;起来。

    倒是在这时候,有人将自己背上的背篓取了下来,激动地道:“我带算盘了,我带算盘了。”

    从背篓里取出了算盘,噼里啪啦一阵。

    老半天,方继藩不?#22836;?#20102;:“算出来了吗?#20426;?br />
    ?#21834;?br />
    得?#38477;?#26159;,沉默……

    方继藩就差翻白眼了,体育老师教出?#21561;?#23398;生都比你们算数好啊。

    方继藩咬着牙,他脑子却依旧?#20197;?#31967;的,索性也不算了,他等。

    过了半响,终于有?#35828;潰骸?#20108;十五石……这一亩地,是二十五石。”

    “不对。”有人激动地道:“是二十六石,大抵就是二十六石。”

    他们说话的声音在颤?#19969;?br />
    这个世界疯了啊。

    这比方继藩保守的估计,竟还要多?#23435;?#20845;石,?#30343;?#26041;继藩对他们的计算能力,嗯,是颇有怀疑的,所以压抑着激动,继续等最后的结果。

    一直默然的张信也发?#20542;?#20102;,他迷茫地眺望着远处的田埂,还有那看不到尽头的蔓藤,那翠绿的薯叶,在暖暖的阳光下,格外的耀眼,像是一下子迷蒙了他的眼睛。

    “没错了,是二十六石。”

    终于有个智商在线的校尉在连续的计算过两次之后,最终确定了。

    每一亩地插了多少株苗,都是有数的,尤其是西山这儿的田,哪些苗受了虫害,哪些枯了,张信每隔几天都会带着他们来记录的。

    因而,大家都很清楚。

    二十六石。

    大明?#26377;?#30340;乃是宋制,而宋?#35828;?#35745;量单位之?#26657;?#19968;石为一百二十斤。

    二十六石……

    方继藩的脑袋显然还是有点发懵,纠结地道:“近三千斤?啊,不,该当是两千五百斤。”

    明制之?#26657;?#19968;斤约为六百克,一斤等于十六两,于是这才有了半斤八两之称,意思是半斤和八两,是同等的重要,没有什么?#30452;稹?br />
    疯了。

    虽然后世的番薯一亩的产量是在六千至一万斤左右,可那毕竟是根据了无数次改良,以及使用大量肥?#31995;?#32467;果。

    这些番薯虽是经过了精心的照料,尤其是?#19979;?#36825;一片田,乃是百户所最重要的试验田,因而产量可能高一些,可……二十六石,还是远远超出了方继藩的预估。

    他以为能有十六七石,就已算是不错了。

    再按照自己的性子,吹嘘一下,四舍五入,不就是二十石吗?

    ?#32972;?#21561;二十石,是因为方继藩想让这番薯引起天下?#35828;?#37325;视,最好以最快的速度推广开来。

    ?#19978;?#22312;……

    方继藩看着张信。

    这个?#19968;錚?#36824;真是将番薯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照顾啊。

    除此之外,真的已经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哈哈……三十石。”方继藩狂喜地大叫起来。

    一个校尉忍不住道:“百户,?#30343;?#19977;十石,是二十六石……”

    方继藩很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好在这一巴掌不算重,可也清脆无比,方继藩朝他龇牙道:“现在是几石?#20426;?br />
    这校尉忙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二十六……不,三十……”

    三十石……

    必须得宣称三十石,懒得去折腾什?#20174;?#38646;有整的事,想要推广番薯,其首要的,就是推销其巨大的产量,在这巨大的产?#24656;?#19979;,足以使所有?#30805;?#23481;。

    而如此高产的作物一出,等将来推广到了千家万户之后,至于你们?#38477;?#26159;能种出十石还是二十石,?#21482;?#32773;是三十石,?#22836;?#32487;藩有关系吗?你们自己不会种,反正……就得咬死了,三十石,一斤都不能少!

    以北方土地的地产,一般的小麦也不过两三石的产量,这一比较,就是十倍的高产啊。

    方继藩哈哈大笑起来,众校尉亦纷?#20934;?#21160;地道:“百户英明。”

    “百户?#30340;说?#19990;神农是也。”

    “我等能为百户效力,便是做猪做狗,亦欢欣鼓舞……”

    却在此时,一声长啸打断了所有人表现的机会。

    张信眼泪已是不可遏制的汹涌而出,他双手擎天,一声大啸:“小洁……?#39029;?#20102;……?#39029;?#20102;……这些日子的辛劳没?#37034;?#36153;,没?#37034;追寻 ?br />
    他啪嗒一下,直接跪在了松软的泥地里,已是泪流满面,双肩颤抖着。

    “要不要请大夫?#20426;?#26041;继藩关切地道。

    他突然觉得,张信在自己?#21738;恐?#30340;地位提升了,番薯的高产,这张信实在是功不可没啊,一个公子哥出身的?#19968;錚?#23621;然老老实实的做了农户,甚至跟因此跟家人闹翻了,每日就是卷着裤脚在地里挖刨,从早到晚都没有闲过。

    其实……番薯固然重要,方继藩俱有穿越者的优势,能认识到番薯的重要,也极为重要,可是……倘若没有一个精干,且当真将这屯田当做自己性命一般?#32479;?#24515;窝子的人,甚至可能三五年,都未必能有此成果。

    许多事,即便方向对了,可成败却未必?#30343;?#22914;此,成败在于人心,在于?#21916;?#32943;花?#20035;?#21435;做。

    现在看着这个?#19968;?#24754;痛万分地在泥地里打滚,方继藩心里吁了口气,有感动,也有淡淡的心疼。

    张信哭过之后,咬了咬牙道:“我?#30343;攏?#21681;们挖,统统都挖出来,这一亩地,今日便收!”

    不错,计算是一回事,可?#38477;?#25910;成多少,却还需亲自将无数的红薯统统刨出来才是。

    看张信?#21482;指?#20102;精神气,众人没有迟疑,立即开始挖红薯。

    他们不敢用工具,每一棵红薯都是珍贵的,对他们而言,都是他们的心血,若用工具,难免伤了红薯根,因而尽都用手。

    片刻功夫,许多?#35828;?#25163;便污浊不堪了。

    张信眼里布满了血丝。

    ?#32972;醢尊?#30340;?#24120;?#29616;在早已和寻常的老农?#30343;?#20040;?#30452;?#20102;,人不但黑了,而且肤色也变得粗糙了许多,从前穿着的是宽大的鱼服,腰里竖着当年校阅时获赐的银腰带,整个人本是俊秀挺拔。

    可屯田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屯田所的校尉们才开?#23478;?#35782;到,宽大的鱼服,还有漂亮的靴子,以及勒着腰间的腰带,甚至是斜插在腰间的刀剑,都成了妨碍他们务农的?#20064;?br />
    于是乎,渐渐的,有人开始穿起了短装,就一件短衫,下头呢,直?#29369;?#19978;马裤,靴子也不穿了,一旦进了泥、进了水,便出奇的?#24656;兀慰?#36824;需缠上裹脚布,一日劳作下来,浑身?#30343;?#26381;,于是都改为了布鞋,布鞋方便,脏了也就脏了,不在乎。

    张信的形象,大抵也是如此,捋起袖衫,露出两根胳膊,脚下是马裤,膝盖下的裤脚从没干净过,一双布鞋,鞋上带着泥,从前保养得极好的手,早?#25512;?#20102;老茧,从前和所有贵公子一般,都?#34892;?#38271;的指甲,而如今,这指?#33258;?#23601;磨平了,指甲参差不齐,全无可供欣赏观瞻的美?#23567;?br />
    顶着太阳,天气并不热,可许多人且是冒着腾腾热汗,这是一群已经擅长了在泥地里打滚的‘土耗子’,?#21561;娜硕啵?#19968;亩地的番薯,只用了两个时辰不到,便已经收采完毕。

    “二十六石,没有错了。”

    方继藩已是意气风发,他看着这田埂处堆积如?#38477;?#30058;薯,最终?#38706;?#20102;决心,中气十足地道:?#32610;?#20010;人,去报喜,去户部报喜!”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1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