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二十三章:面圣

第二百二十三章:面圣

    只见方继藩将脸一拉,大义凛然地道:“世伯,你将卸当成什么人了?我方继藩,是有道德的b种虚报的事,我想都不敢想,大丈夫行事,当礌磊落落,如日月皎然*虚作假,与禽兽?#25105;歟俊?br />
    ?#21834;?br />
    张懋身躯一顿,看着方继藩一脸正气,顿时因这扑面而?#21561;?#27491;气而自惭形秽了。

    自己真?#30343;?#19996;西啊,竟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认真地看了方继藩一眼之后,突然,张懋有一种士别三日当?#25991;?#30456;?#21561;?#24863;觉了。

    他万万想不到,方继藩竟是如此诚实的孩子,那老方还真是教子有方啊,和老方相比,自己真是狗都不如了。

    心里一阵唏嘘,此时也顾不得感慨了,陛下还等着复命呢!

    于是张懋再不耽误的道:“三十石就三十石吧,走,复命去。”

    说罢,张懋亲昵的拍了拍方继藩的肩,格外的热络。

    此时,在谨身殿里,一场朝议还在继续着。

    ?#30343;?#24344;治皇帝?#34892;?#24653;惚了。

    虽是?#38405;?#25152;谓的亩产三十石觉得不可置信。

    可弘治皇帝却隐隐又有着一些期盼。

    自有史以来,莫说是三十石,这农作物便是亩产十石,都不曾听说过啊。

    其实方继藩若是报一个十石,说不准,弘治皇帝就信了,偏偏这三十石,实是过于荒诞,以至于到了只一听,便觉得假得过份的地步。

    他心里不由得唏嘘,若是这可以成真,该?#21368;?#22909;啊。

    可随即,又曳。

    众臣们却已在唇枪舌战,可弘治皇帝走了神,?#20154;?#22238;过神来,?#24187;?#28982;地看着这空旷的大殿。

    刘节主持着这一场朝议,眼睛不经意地看向弘治皇帝,平时,弘治皇帝总是会发言的,?#23665;?#26085;,他明显的能感觉到陛下的焦虑。

    其实他倒是可以理解。

    所谓的国事,不就是钱粮的问题吗?

    发生了灾情,需要钱粮,发生了叛乱,这兵马未动,还是得粮草先行,天底下的事,总是逃不过这两个字啊。

    亩产三十石的祥瑞,听上去荒诞,却也难免让陛下鸽联翩啊d实,他又何尝不动心呢?

    世上当真能实现这亩产三十石,不,即便是十石,这天下大?#25105;?#23601;不?#35835;恕?br />
    ?#19978;?#21834;方继藩那个杏,勾起了所有?#35828;?#32963;口,可他的这个祥瑞,实在是虚得很哪。

    却在这时,有宦官急匆匆的进?#21561;潰骸百?#38491;下,英国公回来了”

    此时,已接近傍晚了,足足近两个时辰的朝会,算是进入?#23435;?#22768;。

    弘治皇帝听罢,却没有急着要召见英国公,而是淡淡的道:“让他稍候吧,待会儿,朕自会传见。”

    这里头,其实是有保护方继藩那个杏的心思。

    既然已让英国公去彻查,可十之**,那个杏不知今儿吃错了什么药,是在虚报的,而查出了虚报,当着这满朝文武的面,英国公将此事报上来,肯定引来哗然,这里可有不少御史呢,一旦大家争先恐后的仗义执言,这还?#35828;茫?#36825;会令他和方继藩都下不来台的。

    所以,还是私底下传见,如此,就算是虚报,至少也不引人注目,朝中每日发生这么多事,御史们?#20081;怖?#24471;旧事重提。

    那宦官颔首点头,于是便退了出去。

    可过不了多?#33579;?#22806;头却传来了喧哗声。

    英国公张懋和方继藩入了宫,便在这谨身殿外候命,结果宦官却说,让他们等一等。

    张懋是急性子,心焦啊,这么大的喜事,他是一刻都等不了。

    宫中规矩森严,英国公又是老臣,若换做是平时,陛下莫说让等一会儿,便是让他等三天三夜,他也没有脾气。

    可如今他拉着脸道:“不成,继藩,咱们立即觐见,?#35828;?#22823;事,怎么能耽搁,跟我来,出了事,有老夫顶着。”

    说罢,轻轻用手一拨,直接将拦在面前的宦官拨开了。

    张懋气力大,即便?#30343;恰?#36731;轻’,那宦官却是直接被甩了出去,摔了个四脚朝天,他还不忘自己的职责:“不可陛下吩咐过”

    张懋哪管得了这么多,他是?#31181;?#26377;细的人,今儿他就算提了一把刀入宫,凭着这个大喜事,也不操心被砍了脑袋。

    “运河转运之事,依臣之见?#34987;?#37096;江西清吏司主事陈煌,而今正在侃侃而谈呢,突然一下子,他的话顿住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懋神气活现的入殿。

    方继藩则显得低调了许多,躲在张懋的后头,?#30343;?#20134;步亦趋的跟着。

    ?#21834;?br />
    在大明朝,除了土木堡之变后,有大臣在这谨身殿里斗殴,活活打死过当时王振的党羽,还真没见过有?#35828;?#22823;至?#35828;摹?br />
    无数双眼睛,目瞪口呆地朝着张懋身上看去。

    包括了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不自觉的皱眉。

    他对英国公张懋,芋是颇好的,张懋虽偶尔鲁莽,却也是极懂得进退之人,且是老臣,又是与国同休的忠良之后,因此弘治皇帝?#22797;?#31085;天,以及祭拜祖庙,都是委任张懋前去,?#23665;?#26085;

    “英国公,你好大胆!”

    此时,有人站了出来,声音大义凛然。

    此人正是素有弘治朝三君子之称的刘大夏。

    刘大?#30446;?#30528;顶撞兵?#21487;?#20070;项忠,为了防止朝廷好大喜功,从而督造舰船下西洋,因而将造船的图纸和郑和的资?#32454;?#20043;一炬而得名,成为此时人们眼里仗义执言、敢于犯上的君子,现在见英国公如此,虽是区区的兵?#24656;?#26041;司郎中,却依旧敢于站出来,呵斥英国公。

    张懋则是看都没看这人一眼,压根懒得理他,什么君子不君子的,大明朝最不缺的就是君子,一箩筐一箩筐的,若是论斤卖能卖个好价钱,这大明现在?#20960;?#36275;了。

    似张懋这等历经数朝的老油条,虽是‘胆大妄为’,却又是极晓得轻重的,他继续往前走,随即毫不犹豫地朝弘治皇帝行了个大礼:“陛下,臣是来报喜的,大喜啊”

    大喜?

    弘治皇帝心念一动,似乎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可依旧还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直勾?#21561;?#30475;着张懋道:“卿家但言无妨。”

    现在哪里有一丁点的?#37027;?#21435;管其他的事。

    张懋已是自豪地道:“陛下,?#23478;?#26597;明了,所谓祥瑞之事,乃是子虚乌有!”

    子虚乌?#23567;?br />
    这四个字,瞬间让所有?#35828;?#27880;意力俱都集中在方继藩的身上。

    果然,是冒功啊

    哼,这臭不要脸的东西。

    方继藩虽然不尴尬,可心里却忍不篆骂,世伯,你特?#21561;?#19968;句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非要在这里来一个断句,你以为你是作家?

    好在张懋?#33267;?#39532;道:“所谓亩产三十石,确实?#30343;?#31077;瑞,可是老臣眼见为真,敢以人头作保,却是千真万确,老臣之所以言之凿凿,说这并非祥瑞,乃是因为这亩产三十石并非偶然,在西山,亩产三十石粮食的地到处都是,陛下,这是天佑大明,自此之后,百年之内,我大明再无岁饥之患了。”

    说到此处,张懋也是动情起来。

    这辈子真的是活在了狗身上啊,瞧?#21697;?#32487;藩这个杏,一下子就解决了一百年的问题。

    弘治皇帝身子一颤,他本就站起,听了这话,犹如晴天惊雷,脚下一软,生生的瘫坐在了御椅上。

    而这热闹的谨身殿内,一时窒息了。

    刘健瞪大了眼睛,忍不住道:“这怎么可能,亩产三十石啊,种的是?#20037;?#36824;是麦子?”

    刘?#39038;慍种兀?#36824;能保持着一丝清明。

    张懋便不吭声了。

    其?#30340;?#20135;三十石自英国公这里确认之后,基本上已经没有人敢质疑了。

    张懋是在等方继藩自己回答。

    方继藩知道这该到自己表?#33267;耍?#20415;上前一步道:“?#30343;?#23567;麦,也并非是?#31455;齲?#32780;是番薯,因为表皮是红色,所以,又称之为红薯。”

    一下子,原本升起了希望的人,又如同一下子跌进了冰窖里,原来?#30343;塹竟齲?#20063;?#30343;?#23567;麦。

    若如此,那么就算是亩产一百石,又有什么意义?

    “能吃?”刘教续质问。

    每一个刘结出的问题,都是这满朝君臣关注的对象。

    方继藩定了定神:“好吃。”

    他没有回答能不能的问题,而是直接用好吃,一下子回答了所有的疑惑。

    刘健?#23478;?#25361;,这下子,就有点意思了。

    可他还?#34892;?#22810;疑问,继续道:“能解饥否?”

    “能!”方继藩回答得很干脆。

    想那满清的盛世,就是靠这红薯撑起?#21561;模?#29983;生的让人口增长了近十倍,养活了无数人。

    只不过许多人还是觉得不信。

    这并非是他们聪明不聪明,能站在这里的人,没一个人是傻子。

    可红薯这东西,他们见所未见,现在咋听这等过于‘神奇’的事,实在不敢轻信啊。

    刘津是激动地深吸一口气,接着一字一句道:“如何证明?”

    “很容?#23383;?#26126;。”方继藩在众目睽睽之下,同样一字一句的回答:“家伙我都全都带来了,一试便知!”

    [?#20146;?#32593;址 . 三五中文网]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1977.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