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四十七章:尊师重道

第二百四十七章:尊师重道

    朱厚照并不傻,恰恰相反,他是个极聪明的人。

    ?#30343;?#36825;聪明,却用在一个这满朝君臣,都不太希望他用在的地方。

    对于父皇的话,朱厚照这会很配?#31995;?#24537;道:“儿臣知道了。”

    ?#30343;?#20182;说话的时候,扬眉的一瞬间,方继藩却是再清楚不过,太子殿下又在敷衍了。

    不过……摇身一变,自己竟成了少詹事,方继藩?#34892;?#24847;料不到,话说,这也算是半个朱厚照的老师了吧!

    杨廷和的助手?王华的同僚?

    弘治皇帝坐回到御案,深吸了一口气,才又开始道:“至于相关于南和伯的封赏,朕觉得,太子所言?#30343;?#27809;有道理,就遵照太子的话办理吧,兵部还是要拟定出一个章程来。”

    此次大捷,解决的乃是燃眉之患,大明眼下国事如麻,弘治皇帝是实在不愿将继续将太多?#20035;?#25918;在遥远的贵州了。

    他沉吟了片刻,却又道:?#21322;?#26412;欲将所有的?#35328;?#37117;押入京来,可既然朕将贵州军政托付给了方卿家,那么就令方卿家自行处置吧。”

    弘治皇帝做完了决策,便低下头:“马卿家留下,造船之事,朕要问你。”

    方继藩和朱厚照便知趣的起身告退出去。

    自暖阁里出来,朱厚照惆怅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沉吟了老半响,不由幽幽地道:“老方,你爹是什么样的人?”

    ?#21543;叮俊?#26041;继藩想不到朱厚照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朱厚?#32773;?#22040;的样子道:“其实做一个南和伯子,未必是坏事啊。”

    方继藩就懂了,想了想才道:“太子殿下……有没有想过,为何陛下和阁老们都将你当孩子一样看待,从不肯放心让你做一件真正的事?”

    朱厚照迟疑了一下:“为何?”

    方继藩抬头向天,露出了几分倨傲之色:“这就是少詹事的作用了。”

    朱厚照倒是给勾起了兴趣。

    这些年来,实在是憋屈得厉害啊,尤其是这两年,日子是越发的没法过了,于是他伸手假装要来掐方继藩的脖子。

    方继藩则突的摆出一副?#20384;?#30340;样子道:“殿下要谨记尊师重道。”

    朱厚照这个人就是如此,便和历史上的那个明武宗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平时顽劣,被百官训斥,可他也?#30343;?#19968;笑而过,并不去?#24179;希?#36825;大抵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也知道他们说的?#34892;?#36947;理,只不过……却又如孩子一般,绝不肯轻易犯错。

    “且听我慢慢?#36947;礎!?#26041;继藩一本正经地道:“殿下其?#36947;?#26469;都有自己的想法,殿下的本事,也绝?#30343;?#23547;常人可以比拟的,就比如今日殿下所说出的一番话,就很有道理,可为何陛下依旧觉得殿下不太牢靠呢?”

    朱厚照还真的很认真的想了想,?#19978;?#20102;半天,依?#19978;?#19981;出个所以然,怒了:“是啊,为什?#31383;。?#20320;快些说。”

    “殿下啊,你想想看,就算是卖羊肉的,尚?#19968;?#30693;道这羊肉切去卖给人,甚是不雅的,还得用荷叶包一包啊,殿下?#36947;?#35828;去,是因为不擅长推销自己。”

    朱厚照皱起了浓眉,狐疑地道:“推销又是什么?”

    方继藩努力的想了想:“就如我们上次卖瓜一般。”

    这下,朱厚照倒是懂了:“明明就是本宫在东宫种出?#21561;墓遥?#21364;非要说是这天灵地宝的西山种出?#21561;模俊?br />
    方继藩略显?#29282;?#22320;颔首点头:“所以殿下最紧要的,是一改形象,就像?#23478;?#26679;,为?#25991;?#35752;得陛下的?#19981;丁!?br />
    “你是口蜜心腹!”朱厚照毫不犹豫地道,颇为鄙视方继藩的‘不厚道’。

    方继藩懒得和他继续深入讨论:“这么说罢,殿下想不想学一手?”

    “想!”朱厚照没有任何的迟疑,一脸决然地道:“本宫非要让父皇?#25991;?#30456;看不可,否则寝食?#23547;病!?br />
    方继藩露出了笑容,道“这就好办,再过一些日子就是中秋了,臣的几个门生正好沐休,?#23478;?#24102;他们去西山读书,殿下也一道?#31383;傘!?br />
    和朱厚照约定,?#21335;耄?#26417;厚照其实……并非这么不堪,可为何,无论是历史中的他,还是自己眼前所见的他,总会给人一种熊孩子的感觉呢?

    说到底,还是管教不当的?#20498;?#21834;,那么……

    他方继藩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他现在成了少詹事,自?#30343;?#36131;无旁贷了,教育太子,已经成了自己的职责了。

    拜别了朱厚照,方继藩知道自己的老爹立了功,心情也松弛下来,得了闲,便悠悠然的去?#23435;?#23665;。

    张信在暖棚里,?#38597;?#26893;出了土豆。

    一株株的嫩芽,种在了暖棚里,显得很有生机。

    暖棚里?#38706;齲?#21508;有不同,张信需要用不同湿度,不同?#38706;?#30340;土地,来记录下不同环境的土豆不同的成长。

    他的暖棚,是不?#24066;?#23547;常人轻易出入的,所以绝大多数的事,都是他一人代劳,他背着一个竹篓子,这篓子里装的都是各种竹片,很像秦汉时没有编织的竹简。

    今日他似乎兴致盎然,见方继藩也进了暖棚,蹲在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泥地里长出?#21561;?#26032;鲜嫩?#19969;?br />
    张信抬头,朝方继藩直乐。

    “笑什么?”方继藩一头雾水。

    张信连眼睛都像是在笑一样,道:“我妻子回来了,周王府派人抬了八抬轿子送回?#21561;摹!?br />
    “真是势力啊。”方继藩很鄙夷的道。

    张信想了想道:“这便是我不愿做官,不愿做将军的原因,宁愿摆弄这些作物?#21561;?#33298;心,你看?#27492;?#20204;,它们便没?#34892;?#22810;世故和人情,却能养活无数人。千户,在暖棚里,许多东西都长得要快一些,年末的时候,卑下预计就可有收成了,到了来年开春,?#20667;?#19968;亩,到时还可多种一些,?#30343;譴宋?#32946;种,比红薯麻烦一些,不可嫁?#29369;?#33495;,非要将其切成块?#21561;?#20854;发芽不可,它……真的能吃吗?”

    “能!”方继藩很认真地点头道:“不但能吃,而且比红薯更好,能够代替主粮。”

    张信脸?#34892;老玻?#20182;自?#30343;?#30456;信方继藩的。

    他嗯的应了一声,似乎又开始观察起来,很快忘记了身边方继藩的存在,浑然忘我的取出了竹简,开始记录数据。

    老半天,他才想起什么,下意识道:“千户,你得管管那帮熊孩子,他们成日胡闹,若是毁了这暖棚,可就糟了。”

    ?#30343;?#20037;久的感觉身边没动静,回眸,却发现暖棚里已是空空如也,千户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整个西山,已经焕然一新,越来越多的砖瓦房子沿着山脚建起来,有人气,许多从前没有的路便被踩了出来,纵横交错,为了?#20048;?#38632;天路滑,人们在这开辟出?#21561;?#36947;路上撒上了大大小小的石子,于是乎,一种原始的路基便纵横交错的形成了。

    远处,是一片片的暖棚。

    玻璃作坊的烟囱乌烟滚滚。

    人们自发形?#20667;?#32858;落,开始初显雏形。

    一些大宅子也出?#33267;耍?#27604;如新的学堂,以及一个客栈也拔地而起。

    因为这里有玻璃,有无烟煤,自然而然,便有拖着骡马而?#21561;?#21830;贾前来大宗求购,无烟煤开始不只供应京师,人们也开始发现,玻璃的用途,并不只限于暖棚。

    客商来了,就需要歇脚,客栈的生意还不错,连一边的酒楼,生意也沾了光,再不?#30343;?#25307;待读书人了。

    商?#35828;?#21040;来,有一个巨大的?#20040;Γ?#20182;们来自于十里八乡,也有一些远道而来,甚至是自江?#20384;吹目?#21830;,听说京里出了稀罕物,却又显得谨慎,想要亲自来走走看看,即便来了不肯订购,?#19981;?#30424;桓几日。

    许多人凑在一起,交流着天南地北的讯息。

    这些讯息通过客栈的小二,接着开?#32487;?#27833;加醋的传播出去。

    矿工和匠人与农户不同,农户只需关注于巴掌大的天地,也极少能与外乡人交流,庄子里若是能来外客,那也是极稀罕的事,可在这儿,任何话题传播的速度却是最快的,即便这些消息,到底掺杂了多少水分,却也只有天知道。

    而偶尔有读书人徘?#29627;?#20063;令在?#35828;?#20154;都?#27425;?#30340;看着这些秀才老爷和举人老爷的同时,偶尔也开始有?#22235;?#27169;仿着读书人拽词了。

    在他们看来,若是话里能加几句之乎者也,那真是顶有面子的事。

    学童们是最无?#24605;傻模?#21738;里有?#20801;常?#20182;们便一窝蜂的会往哪里去钻,只有不巧遭遇了来此喝茶的先生时,他们才吓的咋舌,乌泱泱的又一哄而散。

    人们对于孩子,总是容易充斥溺爱,尤其是在这里,庄户之间,不必因为水源而大打出手,也不会因为宗姓而发生矛盾。

    反而是因为在一起做工需要协同,渐渐的,虽是姓氏和籍贯不同,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恩公每一次?#21561;?#26102;候,几乎所有人都是?#23545;?#30340;干站着,不敢过分靠近,要等恩公走过了,他们才小心翼翼的绕着道过去,?#23545;?#30340;,他们会行个礼,这?#30343;?#23475;怕,而是因为感激。

    相比于从前,相比于许多还挣扎在庄子里的佃农,他们十分珍惜今日的来之不易。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