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四百二十七章:王霸之道

第四百二十七章:王霸之道

    得了方继藩的保证,大家心定下来。

    方继藩这个人,还算?#31185;?#30340;。

    弘治皇帝像是如释重负一般,面容也放松了几分,道:“这么?#36947;矗?#23425;波府的赈济钱粮就不必发放了,这样也好……”

    这事既然说明了,自也没方继藩什么事了,说着,方继藩便告退了。

    等方继藩一走,顿了顿,弘治皇帝又道:“朝鲜王请见,诸卿怎么看?”

    别看后世的影视剧里,似乎但凡是开朝的时候,君?#27982;?#37117;是正式无比,往往都是数百上千人聚在一起,?#37034;?#26377;眼的商讨着国家大事。

    可实际上,君?#23478;?#26159;人,只有在廷议的场合才会如此,而且?#36127;?#24311;议之上,数百上千人凑在一起,其?#28783;?#20107;?#23478;?#19981;出来。

    任何的权力运作,都会在小圈子里运行!

    “臣有一事想奏。”说话的,乃是礼?#21487;?#20070;张升道:“近来有大儒文素臣……”

    文素臣……

    弘治皇帝似乎觉得?#34892;?#21360;象:“是写《苏河?#22330;?#30340;文素臣?”

    “正是!”

    刘健等人俱都沉默。

    这个人是个名士,在江南一带很有声望。

    据说前几年来了京,在京里讲授承?#35752;?#29702;学,他?#36171;?#26397;纲、力排佛老,名声显赫。

    礼?#21487;?#20070;张升继续道:“近来他抨击新学,说是要和方继藩一论高下。”

    “噢。”弘治皇帝点头,似乎也没太在意。

    “方继藩提都没提,?#20384;?#26041;继藩?#30343;?#23558;其当做笑话看待吧。”

    “方继藩理应是不知道的。”刘健笑了笑道:“说起来,那文素臣还真未必敢和方继藩辩论。”

    “为何?”弘治皇帝一脸惊奇:“难道方继藩会吃人吗?”

    “不会吃人。”张升深深地看了弘治皇帝:“可是会揍人……”

    一下子,大家就恍然大悟了。

    这就不奇?#33267;恕?br />
    难怪新学出现之后,竟是没?#24515;?#20986;什么大事来!

    按理来说,这有点不太符合往常现象呀!这么多?#35752;?#29702;学的大儒,居?#24187;?#26377;一个人跳出来对方继藩破口大骂!

    若是在从前,关于这样的争议,早就不知多少大儒、名士要和新学说一较高下了。

    大儒们毕竟还是靠讲道理吃饭的,可若是没来由,胸中的满腹经纶还没开口,就直接的一个大耳刮子打过来,虽说对方可能臭名昭著,可自己也斯文丧尽了。

    “想来他们正在想要的,是和王守仁一辩高下,所以暗中诽誉方继藩是假,让其弟子王守?#24335;?#21463;挑衅是真。”

    弘治皇帝顿时就明白了。

    张升接着道:“王守仁乃方继藩最得意的弟子,这一点,方继藩在许多场合都说过,这王守仁可谓尽得方继藩真传,若是能使王守仁哑口无言,那么文素臣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王守仁既为方继藩的门生,岂会使师门受辱?定当与他一辩雌雄。可文素臣乃是当世大儒,王守仁年轻,定不会是他的对手。”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地道:“噢。”

    他倒是对此?#34892;?#20852;趣了,可与此同时,对于文素臣的算计,颇?#34892;?#19981;喜。

    ?#36824;?#22823;儒历来如此,若能借着辩倒王守仁的东风,这文素臣的名声,也就越发的显赫了。

    “还有一事……”说到这里,张升看了一眼刘健:“文素臣似乎还抨击了举人刘杰。”

    这次说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刘健倒是依旧神色泰然。

    他早被不少大儒抨击过了,可以说是习以为常,?#36824;?#33258;己的儿子好端端居然被人骂了,他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心里却也略有不满。

    “刘杰虽立大功,?#21830;?#20154;说,来天津卫时,刘杰对朝鲜国王李怿甚为倨傲,李怿乃一国之主,而我大明德被天下,文素?#26082;?#20026;,新学举人刘杰为钦使,对李怿?#36824;В?#26159;霸道,而背离?#23435;?#22823;明施行王道的本意,若是传出去,只恐为四方万国所笑。”

    王道和霸道,曾经在汉朝时,儒生们就已有过讨论,甚至有过激烈的交锋。

    文素臣的切入点极好,他以刘杰傲慢的对待朝鲜国王李怿为切入点,指责刘杰自向王守仁学习之后,没有了待客的礼仪,这其实本身,就是在质疑新学似乎又想要重蹈当初公羊学说的覆辙。

    汉时的公羊学,曾打出了‘天子一爵’的旗号,既天子也是爵位的一种,并非是上天的化身。又推出了‘天人感应’,认为若是上天降下?#21482;觶?#19982;天子的行为息息相关,譬如地崩,则可能是天子失德的?#20498;省?br />
    此后,又?#23567;?#22823;一统’、‘?#21335;?#20043;辩’等等。

    当然,还有一样,便是‘大复仇’思想。

    其中最典型的事例就是,当时《公羊传》在解读《春秋》的文字之中,十分称颂复仇的思想,如齐国灭纪国时,当时许多人认为齐国的做法不对,其理由是,齐国和纪国之间,虽有仇隙,可那是百年前的旧事了,你总不能因为百年前大家有仇,就杀人全家吧。

    因而《公羊传》里却是这般的解释,问:九世犹可复仇乎。答曰:虽百世可也。

    齐灭纪国,本身就是霸道的体现,?#21561;?#21040;了公羊学派极力的支持,有仇必报,而且极为提倡公仇必报,这是他们的特点。

    后世总结下来,其实就是霸道。

    当然,最终公羊学彻底的没落。

    因而‘大一统’?#20154;?#24819;流传了下来,‘天人感应’说,虽已不为人提倡,却还在儒家之中留有残余。这‘大复仇’的霸道思想,则彻底的被后世的儒生丢进了垃圾堆里。

    至于‘天子一爵’,自是深恶痛绝,被君君臣臣所取代。

    霸道,乃公羊学的特点。

    这就是为何文素?#23478;?#38712;道来攻讦刘杰,借此来批评新学了。

    这摆明着,是想将新学往公羊学那儿靠啊。

    而公羊学其实早已衰弱了上千年,这时候还被拉出来鞭尸,倒也怪可怜的。

    可它的思想之中,确实有不少为当今朝廷所不能容忍。大复仇?#20063;?#35828;了,天人感应什么鬼,今天来了一个地崩,就说皇帝失德,明日若是下了暴雨,那又是上天的警示,你皇帝又做了啥缺德事,后日旱灾,那就更缺大德了。

    而真正不能容忍的,想来就是‘天子一爵’了,天子和藩王,甚至与方继藩这个新建伯一样,都是爵位的一种,?#30343;?#36825;个爵位比较高级,弘治皇帝脾气好,就算看着不?#19981;叮?#20063;不会做声,若是太祖高皇帝还活着,肯定提?#35828;?#29255;将瞎比比的人统统杀个血流成河了。

    果然,弘治皇帝微微皱眉。

    他不?#19981;?#20844;羊学,自然不喜大复仇的霸道思想,当然,没?#24515;?#20010;皇帝会?#19981;丁?#22825;人感应’或者是‘天子一爵’。

    刘健正色道:“胡言乱语。”

    张升?#25512;?#30340;道:“这是文素臣所言,臣?#36824;?#26159;据实禀奏。”

    暖阁里,沉默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刘杰立了大功,他一路回程,当真居功自傲吗?”

    “这……”张升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好,显然,从礼?#22353;?#23458;主事那儿带?#21561;?#22238;报来看,刘杰确实?#34892;?#22810;失礼之处。

    一看他犹豫着没有回答,弘治皇帝便明白了,看了刘健一眼,淡淡道:“他还年轻……”

    其实已经不年轻了,比弘治皇帝年纪还大一些呢。

    可弘治皇帝却还是咬死了刘杰年轻,其实就是为刘健遮羞,于是他又道:“谁都有?#36127;?#28034;的时候,以后注意一些就是了。朝鲜国王李怿,要好生?#20889;?#20854;为客,朕行王道,以德治天下,以礼而交外邦,让他不必有所顾虑。”

    说罢,沉吟了一下,又道:“至于这个文素臣,?#36824;?#26159;一个哗众取宠之徒而已,不必理会。”

    明摆着,是想让新学往公羊学上头靠。

    而公羊学,早被人摒弃,是不可能死灰复燃的。

    ?#20063;?#35828;现在的读书人们已经无法接受其观点,便是朝廷也断然无法接受。

    弘治皇帝自然知道新学的主张,因而对文素臣这个人,很是不喜。

    刘健却是没有因为弘治皇帝的袒护,而松懈下来。

    陛下固然可以体谅自己的儿子,可读书人们的嘴太厉害啊。

    这样一想,他心里一沉,果?#30343;?#26641;大招风了。

    想了想,刘健道:“此中原委,老?#23478;?#23450;回家之后,向臣子问明。”

    弘治皇帝颔首道:“他一路在朝鲜国,甚是辛苦,刚刚回来,你不必苛责他,否则朕可是要苛责你的。”

    刘健自是明?#33258;?#36825;件事上,弘治皇帝?#36816;?#26159;维护之意的,感激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便微微一笑道:“说点高?#35828;?#20107;吧,而今,倭寇平的如何?”

    兵?#21487;?#20070;马文升一直都在细细咀嚼着方才的奏对,对这士?#31181;?#30340;事,作为弘治朝的君子,历来是比较关注的!

    此时,陛下突然问起平倭之事,马文升才回过神,眼眸一下子的明亮了几分,精神奕奕地道:“陛下,兵部挑选了精兵强将,又使其驾驭最新的六艘海船,而今养精蓄锐,只要倭寇敢来,便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1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