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八十三章:好香

第五百八十三章:好香

    弘治皇帝见萧敬不吭声,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道:“此事,不可对外人说,所有牵涉此事之人,?#23478;?#35686;告,知道了吗?”

    萧?#21561;?#22836;道:“奴婢知道怎么做。”

    弘治皇帝心满意足,而后突的道:“朕真能抱上皇孙?”

    ?#21834;?#33831;敬其实觉得自己才像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人。

    说实话,若?#30343;?#20026;了皇孙,萧敬才不敢如?#35828;?#22823;包天呢。

    此时听陛下热切的说起此事,萧敬只得道:“方继藩是这样说的,奴婢不知。”

    弘治皇帝也只能苦笑。

    …………

    方小藩在哭。

    朱秀荣便抱着她出去走动。

    自入了宫,方小藩?#33267;?#19981;少,多了几分富态,本是大大的眼睛,而今都别肥嘟嘟的肉挤小了一些!

    她总是能在?#23454;?#30340;时机里,用嚎哭来提醒宫里的人,自己到饭点了,且每一次都很准时,绝不肯委屈自己半分。

    朱秀荣凝视着她黝黑的眼睛,便忍不住?#33267;耍?#20280;出芊芊玉手,轻抚她的鼻头!

    方小藩被这个好?#21561;?#22899;人抱着,以为要吃*了,因而便得意的笑起来,谁料竟被玩弄!

    方家的儿女,永不为奴!方小藩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便扯起嗓子,呜哇一声,又惊天动地的大哭起来。

    朱秀荣只好忙不迭的请了乳母来给她喂奶,方小藩这才心满意足,努力的吸吮,吃了几口,又警惕的瞧瞧四周,才又放心大胆起来,愉快的继续吸吮,有时自觉地借不上力,无法全神贯注,便忍不住浑身骨肉紧绷,狠狠蹬腿。

    她已有七个月大了,已能坐起了,因而力道也是不小。

    朱秀荣回眸,?#23545;?#30475;了一眼?#36866;?#23467;,今日母后?#34892;?#22855;怪,一早便去?#36866;?#23467;,还不叫上自己,莫非……是有什么话,要和曾祖母说?

    她不由看了一眼此时又乐呵呵的方小藩,忍不住嫣然一笑,便也没有继续多想。

    ………………

    ?#36866;?#23467;里。

    太皇太后正不?#31995;?#39060;首点头,她凝视着张皇后道:“不会?#37034;?#21543;。”

    “方继藩的奏报时,即便不能……抱皇孙,对身体也只有益处,绝没有坏处。”张皇后道。

    太皇太后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几分疼惜,道:“这么说,那就实在委屈厚照了。哎,哀家啊,已行将就木了,还能活几年哪,哀家有儿子,有孙子,有曾孙,唯独……这朝思暮想的,便是想见一见这玄孙,哪怕是能看一眼,哀家……也知足了,死了也好闭眼睛。”

    起初,听到要对朱厚照,尤其是那不可描述的部位动刀,太皇太后吓了一跳!

    可一听皇孙二字,太皇太后?#33267;耍?#34429;唏嘘一番可怜了朱厚照,可任何事,想获得,就必须付出代价,现在想一想,给朱厚照动一动刀子,这点儿代价便不算什么了,毕竟……曾孙和玄孙相比,孰轻孰重,老太皇太后还是很拎得清的。

    太皇太后忍不住感慨道:“这关系的,乃是社稷,是苍生,是国本哪。”

    “?#29301;?#33251;妾也是这样想的。”张皇后道:?#20843;?#20197;当时就拿了主意,就算方继藩不肯切,臣妾还不肯答应呢,这是天大的事啊。”

    “就是。”太皇太后一脸期盼地道:“这么些年,也不见产下一子,皇帝那里,人丁单薄,后继无人,这是天大的事,哀家其实一直也忧虑着这个,?#30343;?#36825;些事不便说,也就只能藏在心底担?#29301;?#35830;……东宫那儿,幸了上百个秀女,没一个怀有身孕的,这肯定就?#30343;切?#22899;的问题,是厚照的问题了。亏得方继藩有主意,有主意就得试试,莫说?#30343;?#20999;这个,便是卸胳膊,断了腿,哀家虽然心疼,可关系重大,若真能成事,就一切都值得了。”

    张皇后听着,面上也掩不住喜色。

    平时这婆媳的关系,其?#20992;?#22810;少少?#34892;?#33160;应的地方,毕竟这两个女人,太皇太后是后宫之主,张皇后也是后宫之主,难免会有一些冲突,可对这件事,二人算是想到一处去了,非但不谋而合,彼此之间说的话,竟都说到了对方的心?#24598;鎩?br />
    张皇后很是触动地道:“?#39318;?#27597;真是明鉴啊,臣妾也是这般想的。”

    说罢,张皇后和太皇太后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都?#33267;恕?br />
    现在陛下的龙体,似乎?#21040;?#20102;,?#28216;?#23665;?#21561;?#28040;息,陛下居然可以下?#24066;?#20070;了,而且头脑清醒,至于肠瘫之症,那蒋御医也在西山,也已修文至御医院,得出的结论?#29301;?#38491;下的肠瘫彻底的好转,没有一丝后?#32982;ⅰ?br />
    可见这坏了哪儿,?#24515;?#20799;,确实是有奇效的。

    现在太子生不出孩子,?#19981;?#20102;某个地方,根据?#30340;母?#21738;的理论,方继藩的这一场手术,是可以自圆其说的,而且很令人信服。

    突然,太皇太后道:“你们张家……有消息吗?”

    一听这个,张皇后想起什么,这些日子,因为陛下和太子的事,她竟险些忘了自己还有两个?#20540;埽?br />
    她神情一下子显了几分忧色,道:“至今没有音?#19969;!?br />
    “哎!”太皇太后叹息道:“这世上,真是有数不清的烦恼啊,也不知到了哪里,哀家就怕有个万一啊。”

    张皇后也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却也只能叹息。

    两个女人,似乎一下子有了许多的话想说。

    …………………………

    弘治皇帝此时正躺在西山养病,为大明朝劳碌了一辈子,难得的闲下来,竟有一点儿不太习惯!

    过了半月,那蒋御医便得了吩咐,特来请陛下下榻走动了。

    其实在后世,这样的小手术,不需一周,便会鼓励病人下榻走一走。

    不过这个时代不同,毕竟没有?#34892;?#30340;抗生素,危险性还是有一些的,一直拖了半月,弘治皇帝才开始下地。

    蒋御医的心情显得很好,笑脸迎?#35828;?#36947;:“陛下,这西山医学院真是神乎其?#21450;。?#33251;学医数十载,不曾见过如?#35828;?#31070;术,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弘治皇帝微笑。

    蒋御医又道:“还有那位苏月苏大夫,陛下可知此人对这手术之术,认?#37117;?#20026;深刻,他的话,总是能透彻无比,臣都想留在医学院,好好向这位苏先生学习了。”

    弘治皇帝依旧唇边带着微笑,?#24187;?#25410;着腹部,在蒋御医的搀扶之下,蹒跚而行,?#24187;?#36947;:“卿要拜苏大夫为师?朕记得他很年轻。”

    ?#21834;?#25308;师。

    蒋御医沉默了一下,随即眼睛一亮,陛下这一提醒还真是对了。

    说起那位苏大夫,其?#20992;?#33258;己甚是冷漠,他理论深厚,说是深不可测都不为过,自己想学习,他肯轻易倾囊相授吗?

    这医学浩瀚,若是学会这么一手神乎其技的开膛破肚之法,这可是一辈子都能受益的事啊。

    可如若拜师,不知他肯不肯倾囊相授?

    ?#30343;牵?#37027;苏大夫?#32933;的?#36731;,自己年纪老大不小了……

    他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弘治皇帝在房里踱了百步,已是气喘吁吁,无法忍受了,便让蒋御医搀扶自己坐下,道:“为何今日久不见?#34385;?#23478;来?”

    平时这个时候,?#34385;?#23478;大抵都会?#21561;?#21834;。

    ?#23665;?#26085;?#21561;糜行?#36831;了。

    弘治皇帝,又饿了。

    来?#23435;?#23665;,他方才知道,原来食物是用来享受的。

    他更知道,原来美食的真谛并不一定是什么大排场,或是非要用什么珍贵的食材,美食的真谛在于在寻常的食材中,去发掘不同食材独特的味道。

    弘治皇帝最近总觉得饿的不行,每日就盼着温艳生来。

    好不容易捱到了正午,温艳生才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鱼粥来。

    弘治皇帝?#23545;?#23601;闻到了香味,顿时,他的眼眸也一下子多了几分色彩似的,精神爽利地道:“?#34385;?#23478;今日来迟了。”

    温艳生恭谨地道:“陛下,太子殿下已能进食了,他饿得慌,点名了?#20960;?#20182;做一碗鱼粥,臣先赶紧给太子殿下送了去,此鱼粥乃大黄鱼所做,这大黄鱼并非是什么稀罕之物,尤其在宁波,更是不值一钱,不过此鱼甚为鲜美,用?#31383;?#31909;,先用鱼清蒸,而后再熬出鱼汁,此后在另取熬了一夜的?#23383;啵?#23558;鱼汁混入?#23383;?#20043;中,彼此混合,既有?#23383;?#30340;香甜,又有大黄鱼的鲜美,蒸过的鱼,却可爆炒一番,添加一些作料,须知喝粥,需有下粥的食物,这蒸煮和在油锅里爆炒上?#21561;?#22823;黄鱼,用来下粥,彼此中和,真是恰到好处,陛下可以尝尝。”

    弘治皇帝没听他说便饿了,现在听他啰嗦一通,更是觉得自己前胸贴了后?#24120;?#20182;早已急不可耐的在蒋御医的搀扶下上了桌,!

    看着这小碗的鱼粥,散发着鱼香,还有另一小盘,特殊烹制过的大黄鱼,弘治皇帝已经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

    他?#28909;?#21242;舀了一口粥,轻轻放进口中,果然,口齿生香,胃口大开!

    弘治皇帝忍不住笑道:“人们都说西山到处都有宝贝,可在看来,天下的宝物,不及一个?#34385;?#23478;,真香啊。”

    ………………

    今天很早?#25512;?#26469;码第一章了,感冒实在难受,估计吃的药也有睡眠作用,老虎得去补眠一下,醒了继续码字!顺便再求求票儿!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