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六百九十四章:精锐中的精锐

第六百九十四章:精锐中的精锐

    刘健等人听了张升的话,也纷纷颔首。

    那马文升方才还面带笑容,接下来,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忍不住道:“张公所言甚是啊,鞑靼人,绝不肯罢休,依臣看,只怕鞑靼人,又要侵犯边境了。”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如此说来,边镇?#20013;?#21152;强警戒才是,兵部这里,可有什么难处吗?”

    马文升道:“现在边镇上,还有一些欠饷,臣恐因为欠饷,导致将士们?#31185;?#20302;下,等到鞑靼人来时……”

    又是伸手要银子了。

    弘治皇帝道:“多事之秋,万万不可使将士们心怀怨愤,户部折算钱粮,要尽速运过去。”

    马文升又道:“除此之外,?#23478;?#20026;,各处边镇的火器,也需更换了……”

    还是要银子!

    众人不怀好意的看向马文升。

    可是……这钱粮,还非得给不可。

    弘治皇帝叹道:“拨付钱粮,至造作局,让他们加紧制造火器,供应边镇吧。”

    李东阳显得无奈,却只好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说罢,心方方安定了一些。

    他才看向了朱厚照:“太子,对此怎么看待。”

    朱厚照顿了顿,他看向了方继藩。

    方继藩则微微一笑,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人要坚持自己的看法。

    朱厚照便道:“儿?#23478;?#20026;,这鞑靼汗,一统漠南、漠北,当初,还取了大明?#28216;?#20043;地,此人的坚忍,非寻常人可比,既是我大明的心腹大患,自上次吃了飞球的亏之后,也绝?#30343;?#40065;莽之人,他虽是勃然大怒,?#19978;?#26469;,也绝不会轻举妄动,甚至,儿?#23478;?#20026;,他极有可能,会派出使者,继续请求陛下互?#23567;!?br />
    “什么?”弘治皇帝一愣,不可?#23478;?#30340;看向朱厚照。

    那鞑靼可汗,还会派人来请求互?#26032;穡?br />
    刘健等人,也不由摇头:“太子殿下所言,老臣并不赞同。”

    朱厚照道:“大明有飞球营,已使这鞑靼可汗惶恐?#35805;玻?#32780;今,当他明白,我们的射手,竟比鞑靼箭手更强,这屈辱,他咽不下,也会咽下去。此人非寻常人啊,父皇,儿臣曾研究过此人……”

    眼看着,朱厚照和众臣就要争执下去。

    其实弘治皇帝对于朱厚照的话,也是不以为然。

    这个时候,鞑靼人不杀来就不错了,还派人来互市,这是笑话。

    他忍不住看向方继藩:“继藩怎么看呢?”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相信太子殿下。”

    “什么意思?”弘治皇帝皱眉:“你自?#22909;?#26377;看法?”

    “没有!”方继藩正色道:“儿臣深信,太子殿下的判断是对的。”

    ?#21834;?br />
    没有态度,就是态?#21462;?br />
    当然,方继藩也不傻,凭啥就相信朱厚照呢。

    这当然?#30343;?#22240;为方继藩当真枉顾事实。

    而是……方继藩心里最清楚,这个世上,最了解鞑靼可汗,也即是大明历史中,?#24576;?#20043;为‘小王子’的人,就是朱厚照。

    历史上,朱厚照一直想和小王子一较高下,所以在他做太子时,便一直都在研究小王子,足足研究了十年,将这小王子的作战方法,以及小王子如何征服各个部落的手段,乃至于他的家庭情况,俱都摸了个底朝天。

    就在所有人都笼统的称延达汗为小王子时,朱厚照几乎把延达汗的祖宗十八代,都摸透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最终,朱厚照能?#24187;?#24778;人,在做了皇帝之后,和延达汗一决死战,最终将他击败,这绝不?#30343;?#38381;门造车这样简单。统统是花费了无数心思,细心去观察延达可汗性格、作战方式之后的结果。

    因此,方继藩深信,朱厚照的猜测,是正确的,没有人比朱厚照更清楚鞑靼可汗了。

    弘治皇帝显然?#34892;?#19981;信。

    ?#36824;?#20182;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在西山,好好读书,你的这个门生……身残志坚,此番立了大功,敕一个?#32769;?#21315;户吧。”

    ?#32769;?#21315;户,不算什么。

    可对于张升而言,自己儿子能立下功劳,他已极满足了。

    张升忍不住道:“陛下,臣……也需多谢太子殿下,多谢驸马都尉,对臣子的提携之恩。”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37027;?#39039;时爽朗起来,自己的儿子,才厉害呢,张爱卿啊,你儿子还?#30343;?#24471;朕的儿子提携。平时你们这些人,说起话来,个个都是教训的口吻,想不到,也有今日。

    弘治皇帝含蓄的颔首点头。

    …………

    自暖阁里出来,方继藩松了口气。

    现在赌斗是赢了,就看鞑靼人的反应了。

    倘若鞑靼人撤出?#28216;鰨?#37027;么大量的劳力和流民,就可立即填充进去。

    方继藩?#34892;?#30456;信,朱厚照是对的。

    朱厚照背着手,神气活现,而张元锡,则是一瘸一拐的跟着朱厚照,犹如一个跟屁虫。

    这张元锡的箭术,进展飞速,可见他天生,就适?#20185;?#31661;。

    这么一个有才之人,不用实在?#19978;?#20102;。

    方继藩很想好好的挖掘一下他的潜力。

    一方面,是明人打制更好的弓箭,得?#21487;?#23450;制,不惜工本,且要召集最好的匠人。

    同时,还得?#24515;家?#20010;副手,这副手要和张元锡和自己一般,都有良好的为人品质,且要善于配合,能和张元锡做到心有灵犀,还得眼神好,方向感强,能熟悉的目测出距离,还能辨别风向。

    这样的人,如方继藩一般,都属于万里挑一的人才,德才兼备,说来容易,可选来却难。

    方继藩索性让张元锡去选。

    这张元锡选来选去,竟还真选了一个人来。

    李怿!

    当李怿兴奋的站在方继藩面前时,方继藩懵了。

    卧槽……

    “你还没走啊?”方继藩看着这位朝?#20351;?#29579;。

    李怿挠挠头:?#30333;?#21435;哪里?”

    方继藩?#36153;潰骸?#20320;是朝?#20351;?#29579;,不?#27809;?#22269;吗?”

    李怿摇头?#25991;?#36947;:?#25353;思?#20048;、不思蜀。”

    方继藩想?#20035;?#20182;,伙食费给我!

    方继藩道:?#32610;?#26397;?#20351;?#20320;?#36824;?#20102;?”

    李怿道:“师公,学生命人快马修书,重大的事,学生偶尔过问一下,其他的事,管了也是无用。师公放心,那些人,不敢篡夺王位的,学生一日在上国,就更无人敢胆大包天了。”

    方继藩:?#21834;?br />
    服了。

    “你要做副手?”

    李怿郑重其事点头:“朝?#20351;?#21892;射者多矣,却无一人,可以和师叔相比,学生对师叔,敬仰无?#21462;?#23398;生在年幼时,在宫廷中,就受人教导射箭之术,对射术?#25376;行?#24471;,学生的眼神还很好……不信,师公看看!”

    他努力的张大自己的眯眯眼。

    方继藩身躯一震,是个好苗子啊。

    看看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天生就有聚焦的功能,神了。

    方继藩?#20154;?#19968;声。

    毕竟是自己的徒孙,赶又赶不走,既然人家?#19981;?#20570;?#24598;?#20844;,还能咋样,打死他吗?算了吧,好歹是一条生命,就算是一条狗,方继藩也不忍心屠宰,何况还是自己的徒孙?

    方继藩感慨道:“你既是希望做这副手,便需依师公几件事不可。”

    李怿毫不犹豫道:“中!”

    方继藩道:“首先,你这口音得改改,得用标普,也即是正儿八经的官话,别老是中啊中啊,再中,老子吊你起来,打死你。你既要做副手,便需和张元锡亲密无间,语言之间,万万不可有任何的障碍,中不中?”

    “中!”李怿斩钉截铁的道。

    方继藩顿时举起手中的茶盏便要砸:“中你大爷。”

    李怿吓得忙是拜倒:“不中了,不中了,穴森不中还不成吗?”

    方继藩:?#21834;?br />
    悲剧啊。

    方继藩道:“其二,你是副手,就相当于是张元锡的儿子,他是你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明白吗?”

    “好叻。”李怿激动的不能自己。

    方继藩最后,翘着脚:?#32610;?#20854;三,师公最近身子不好,你师奶奶眼看着就要生娃了,即将要哺乳,身子不好啊,你是徒孙,一点规矩都不懂,不拿点东西来滋补一下吗?赶紧送几千斤高丽参和虎骨来,不然打不死你。”

    “中!送三千斤!”

    这个中,听着方继藩就很舒服了,低头,呷了口茶,一口茶入肚,浑身通透,自牙缝里迸出一个?#37073;骸?#28378;!”

    李怿拜下,朝方继藩行了个师礼,便一溜烟的跑了。

    朱厚照亲自让人在后山,开辟出一个靶场,除有人按时?#22836;?#33756;之外,其余人都不得出入,由这张元锡和李怿二人,在此练箭。

    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加二人之间的亲密?#21462;?br />
    这就如夫妻一般,为啥夫妻呆久了有夫妻相?那是因为越是相熟,成日待在一起,便都成了对方肚里的蛔虫,一个眼神,便能明白意思。

    现在想要真正令张元锡能八百里,不,八百步射死鬼子,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将主副射手合二为一,他们不但吃饭要在一起,睡觉要在一起,还需一起练习,彼此影响,相互融合。

    …………

    第二章送到,?#34892;弧?#33509;相契》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看名字还以为是妹子,激动的不得了,原来……竟是个男读者,老虎激动的一蹦三尺高,好男儿啊。这是第二更,接下来,大家数着,还有四更,还有那啥,保?#33258;?#31080;呢,跪求。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4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