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二十五章:卿家生了个好儿子啊

第七百二十五章:卿家生了个好儿子啊

    弘治皇帝说罢,叹口气:“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哪,宁王在南昌,?#21497;?#22810;年,?#31456;?#20102;多少人心,又暗中结识了多少的党羽,再有,那梅岭的山贼,还有鄱阳湖的水贼,哪一个是省油的灯,太子和继藩他们,毕竟年轻,勇武有余,胆子是真的大,可朕就担心他们得意的忘了形,却不知,那南昌城中,多少心怀不甘之人,暗波涌动,这暗处的敌人,可比明处的敌人,要可怕的多。”

    “朕既行了一半,岂有折返之理,不妨如此,下旨,命五军营返京,依旧卫戍京师,朕则继续摆驾南昌府,来都来了,不去看看,也不成。”

    这好端?#35828;?#24481;驾亲征,却成了巡游。

    毕竟……银子都花了,还都是弘治皇帝的钱,这么多粮草都调度了,出征之前,也犒劳了三军,回家?你们肯退银子不,不退?那么……走吧,到南昌去。

    张懋心里,却不知该怎么说好,?#39029;?#20102;麻。

    更可怕的是,他觉得作为国公,世受君禄,得知宁王叛乱平息,本是该高兴才是,可是……

    …………

    连夜,张升被?#34892;?#26469;,听说陛下连夜召问,那马文升和他睡在一个帐子,一听陛下召问,倒是奇了:“陛下为何不召老夫?”

    那小宦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马文升便一轱辘翻身而起,反正他没脱衣睡,捋了捋衣,戴上了乌纱帽,担忧的对张升道:?#32610;?#20844;,我乃兵?#21487;?#20070;,若是有军情,定是召我而不召你,倘是京里出了事,那也该让我二人,一同觐见。可为何独独召你,张公有想过,怎么回事吗?”

    张升穿戴衣衫,一听,脸都绿了。

    马文升拍拍他的肩:“从前我总以为,我这兵?#21487;?#20070;,是不幸的。兵部、兵部,啥事都是我倒霉,怎么我就这么背呢。这几年你看看,成日的被人诛心哪,?#19978;?#22312;,我想明白了,我这些算什么呢?我儿子,至少没去西山,他还小嘛,我是老年得子,没在西山读书,也没跟?#30424;?#23376;殿下去南昌,所以我已很?#20197;?#20102;,可我从前,竟因为区区一些公务上的遭人白眼,便自哀自怨,哎,说来,真是惭愧。”

    张升吓得脸?#21450;?#20102;,白的渗人:“可不要乱说,不要乱说。”

    “好,好,不说,我和你一道见驾,若果真有事,我也照应着你。”马文升颔首点头,却依旧同情的看了张升一眼,可怜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子有脚疾,就已是不幸了,还摊上这么一档子事,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张升虽是说不要乱说,一?#26412;?#19981;相信有什么坏消息的样子,可心里,却已是大浪翻滚。

    “走吧。”

    “不不不。”张升哽?#30465;?br />
    “怎么了?”马文升道。

    “老夫腿软,迈不动步。”张升泪流满面,扶着墙,仿佛随时要摔倒。

    马文升更是哀叹一声:“来,?#20063;?#20320;。”

    他搀着张升,到了大帐,命人去通报。宦官入帐,道:“陛下,张部堂来了,还?#26032;?#37096;堂求见。”

    “都进来。”弘治皇帝兴奋劲没有过去。

    却见马文升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张升入了大帐,这张升一进来,应声而倒,匍匐在地:“陛下,臣……臣来了。”

    宛如要上刑场。

    马文升也忙拜下:“臣见过陛下。”

    “?#21561;?#22909;,?#21561;?#22909;啊。”弘治皇帝满面笑容。

    论起来,这张升之子,张……张元锡是吗?还是太子的门徒呢。弘治皇帝满面红光的道:?#32610;?#21375;家,你们真是?#24187;?#24544;烈啊。”

    忠烈二字,犹如尖刀,直刺张升心脏,这……这?#32479;?#24544;烈了?

    “陛下,陛下的意思是……”张升声音颤?#19969;?br />
    弘治皇帝道:“噢,你还不知吧,你的儿子……”

    儿啊……

    张升想要嚎叫,眼泪刷刷的落下来,可他如鲠在喉,没有吼出来。

    ?#30343;?#21261;匐在地的他,几乎?#27605;隆?br />
    “你的儿子是叫张元锡啊,真是了不起的人啊,箭术无双,?#32972;酰?#23556;死了鞑靼五太子,这一次,射死了叛逆宁王,还?#24515;?#29579;之子上高郡王,此二贼,乃朕之心腹大患啊,若非是张元锡,这宁王,如?#25991;?#25480;首哪?”

    ?#21543;叮俊?#36276;在地上的张升突然精神一震,错愕的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萧伴伴,取奏报他看。”

    一封奏报送到了张升的手上,张升打开,一看,懵了。

    一旁的马文升,探头探脑,他?#21561;乃?#19981;真切,?#23665;?#21512;了陛下方才的话,一下子明白了。

    没死啊?

    这是走了狗*运哪。

    为啥别人都走狗*运呢?

    原本心里充斥着同情,原本对于生命,多了几分宽容和理解。原来对于命运,有了几分新的体悟。原来觉得自己精神上,得到了升华,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人生的道路,还很长很长,小小的跌宕,不足?#39029;藎?#19981;信,你看看人家。

    可一下子,这些精神,这些体悟,一下子九霄云散。

    马文升发懵,突然有一种,为啥别人都过的好,而我这样糟,浑身充斥着顾影凄自怜的感觉。

    人生……真是……哎……

    …………

    张升却是目不转睛,将这奏报,连续看了数遍,放知事情的始末。

    自己的儿子,跟?#30424;?#23376;和方继藩,在周密的计划之后,飞球升空,他举弓连射,先射死了宁王,此后是上高郡王,而后是宁王的亲密幕友,还有还有几个叛贼的高级武官,半盏茶功夫,匪首们便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牛逼大发了啊。

    张升精神?#31471;櫻?#33136;不疼了,腿不痛了,容光焕发:“陛下,臣…”他顿了顿,收敛了面上骄傲:“臣惭愧,犬子区区尺寸之功,何足?#39029;藎?#21482;?#36824;?#20250;射几箭罢了,且这射箭之术,运气多一些。犬子能射中,皆赖陛下洪福齐天,太子殿下英明神武,驸马都尉方继藩调教的妥当的?#20498;剩?#19982;陛下、太子、驸马都尉相比,犬子?#36824;?#21738;里敢居功,陛下方才所言,臣万万不敢接受。”

    啪嗒,行云流水重新跪下,匍匐在地,一气呵成!

    弘治皇帝大乐:“哈哈,朕还在说,朕这犬子没立什么功,都是卿家之子的功劳,还有朕的女婿,他立了什么功劳啊,?#36824;?#26159;跟着去凑热闹,若非卿子,哪里会有这样的功劳,现在你倒是谦虚起来了。”

    张升咬死了道:“陛下此言差矣,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犬子?#36824;?#27583;下和驸马都尉?#24187;?#26827;子而已,棋子再好,终究为棋,还请陛下明察秋毫。”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张懋:?#32610;?#21375;家以为,哪一个功劳大?”

    ?#21834;?#24352;懋沉默了很久:“都很大。”

    弘治皇帝对此不满意,看向一脸发懵,顾?#30333;?#24604;的马文升:“马卿家以为呢?”

    马文升心乱如麻,也随口道:“都很大。”

    弘治皇帝依旧不满,看向了欧阳志:“欧阳卿家,你来说。”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道:“陛下,吾师大!”

    ?#21834;?br />
    这就有点不太要脸了。

    ?#36824;?#32454;细想来,确实如此,朱厚照和张元锡都是儿子,哪有做爹的,吹捧自己的儿子的,这叫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说出去别人会笑?#26263;摹?#21487;方继藩,乃欧阳志的恩师,这恩师就相当于爹,所谓子不言父过,我自己的爹,我不吹,谁吹,谁跟你?#25512;?br />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欧阳卿家的话,很有道理,这飞球,是继藩折腾出?#21561;模?#35199;学和书院,也都是继藩鼓捣出?#21561;模?#33509;非这两样,如何诛宁王,这居功至伟者,?#24605;?#34281;也。何况,他先登南昌城,朕曾说过,先登南昌城者,封侯,朕是开了金口的,岂能食言??#32972;酰?#26041;继藩为驸马都尉,被朕虢夺了侯爵,?#23665;?#26085;他立此大功,朕当再敕其侯爵,欧阳卿家,你?#20146;牛?#39044;备拟诏。”

    “臣遵旨。”

    弘治皇帝又看了一眼激动不已的张升:“朕还说过,诛宁王者,封侯,这些话,诸卿家都听说过了吧?朕……说话是算?#26263;摹!?br />
    封……封侯……

    大明的侯爵很稀少,明初的时候,封了一批,也杀了一批;靖难时封了一批,结果土木堡之变,被一锅端了一批,许多人家,那也是的父亲带着儿子一起跟随英宗皇帝御驾亲征的,结果一场土木堡之变,直接绝嗣,惨不忍睹。

    这一次封爵,竟多在西山,连续封出去了几个候和伯,已算是极难得了,张升万万料不到的是……自己的儿子,竟也有封侯的一天。

    这是多大的福分啊。

    自己的儿子,本?#30343;?#20010;瘸子,坐井观天般的待在家里,?#19978;?#22312;,却直接跻身入名流,自此,子孙后代,受益无穷。

    恍如做梦一般,张升没有犹豫,泣道:“老臣……老臣谢恩。”

    弘治皇帝摇头:?#32610;?#26159;元锡应得的,立功封侯,乃天经地义,张卿家啊,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马文升在这一刻,想起了自己老年得子,生出?#21561;哪?#20010;顽童,人家生出来了个好儿子,我马文升,生出来了个渣子!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500.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