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九十四章:忠义之名

第七百九十四章:忠义之名

    方景隆脸色惨然。

    多好过的日子啊。

    自己镇守一方,儿子成了驸马都尉,家里有数不清的钱财。

    方家的家世犹如涌泉一般。

    方景隆觉得,自己也该享几年福了,等自己的女儿和孙儿再长大一些,就得生外孙和曾孙,多么快乐的日子啊。

    可谁?#31995;健?br />
    建新宫。

    他是可以理解的,拍皇帝马屁嘛,小方这一点的觉悟挺高的,可一?#21561;?#26032;宫的规模,和所需的钱?#31119;?#26041;景隆?#25293;?#20102;。

    “造孽啊!”方景隆仰天长啸。

    所有的美好,统统击了个粉碎,儿子这是一丁点都不冷静啊,脑疾复发了,要阻止他。

    方景隆急匆匆的,便要冲出堂去,?#24187;?#36947;:“备马,备马!”

    刘氏却忙是拦住他:“老爷镇守贵州、交?#28023;吹?#30343;帝之命,怎么可以?#32654;?#32844;守,到底出了什么?#38534;!?br />
    方景隆拿着书信在虚空狂舞:“还能有什么事,家要没了。”

    刘氏立即去了书信来,凝?#23478;?#30475;,也是吓的面如土色。

    “老爷先冷静,这会不会是继藩的计谋。”

    “他还敢欺君罔上啊?#24656;?#24050;选了,规模也定了,连建筑的图纸,也都上奏了,他建不出来,就是欺君罔上,建出来了,方家?#32479;?#31351;光蛋了。”

    “天哪。”方景隆热泪盈眶,捶着心口:“方家就算是有金山银山,那也不够这小子这样败的啊,不成,我要上书,我要回京,再不回京,?#32479;?#20102;。”

    “已经迟了。”刘氏显得极冷静:“既然木已成舟,哪怕陛下不想继藩费这?#27169;?#20934;他反悔,可天下人,怎么会看待方家呢?这本是忠孝的美?#31119;?#19968;转眼,?#32479;?#20102;笑话了。何况,此时老爷以忠义之名,而使朝野内外敬重,?#28909;?#27492;时,心急火燎的回京,谁会不知,老爷这是心疼银子,是舍不得。只怕,?#24808;?#36973;人耻笑,方家到了今日这一步,钱?#21697;?#32780;是身外之物了,真正值钱的,是声名。是与大明共危亡,同富贵,与国同休的忠义!是数代以来,?#26377;?#19979;?#21561;?#20026;国筹谋,为国建功的名声。没有这些,方家就是无根之木,无垠之水,钱财,反而成了祸根了。”

    方景隆还是无法接受:“可是……总要留一点吧,咱们家,要吃?#36153;什?#20102;。”

    “吃?#36153;什耍?#20063;总比被天下人嘲笑要好。”刘?#20384;?#20303;方景隆:“老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既到了这个地步,阻止,非但无济于事,反而,?#23835;?#21035;人小看。”

    言外之意是,自己约的P,含泪?#24808;?#25171;完。

    方景隆老泪磅礴,说的轻巧啊。

    “可别人会怎么看待继藩,人家会说,他是个傻瓜!”

    刘氏蹙眉:“做忠义的傻瓜,总比作出尔反尔的小人要好。”

    ?#21834;?#26041;景隆竟是无言,只好捂着心口:“我心口疼。”

    刘?#31995;潰骸?#32769;爷,贱妾给你揉揉心口。”

    方景隆唉声叹息,似乎理智告诉他,?#20179;?#33021;如此:“不成,我先给杨管事修一封书信才好。”

    …………

    ?#28216;鰲?br />
    大量的流民,早已涌入了这里,江臣对矿区进行了仔细的勘探之后,确定了大量容易采掘的矿产,而后,再组织人力,进行挖掘。

    前些日子,因为一群鞑靼?#35828;?#20986;没,使得?#28216;?#30719;区这儿,紧张了好一阵子,可随后,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有了矿,就会有人,有了人,便需要大量的粮食。

    ?#28216;?#30340;粮价,陡然暴增,竟是关内的数倍之多。

    于是乎,一方面,开始有人自关中收?#31119;?#26469;此兜售转卖。

    另一方面,不少不?#25954;?#20174;事高体力矿产挖掘的人,也开始在兰州一带进行开?#36873;?br />
    毕竟能种出粮食,实在太有利可图了啊。同样一斤?#31119;?#22312;关中种植出来,是三个铜钱,可到了这里,至少可以卖出十二个铜钱以上。

    这几乎是将种植,转化成了暴利。

    某些?#21561;?#20102;商机的人,居然开始举族迁徙至此,关中多大族,这些大族,族中子弟人满为患,虽也有土地,可大多,却不过是家主所有,子弟们有不少,日子过的苦哈哈的,族?#24515;?#37096;,早已是怨声载道。

    于是索性,一族数百户人,直接迁来此,大家都是同宗,相互有个照应,若是遇到落单的鞑靼人,还可以结寨自保,遇到了鞑靼人大举侵入,那么只好自?#31995;?#38665;,退回兰州城去。

    可一旦没有大的战事,在这儿开垦,就几乎形同于是发家致富了,不但粮价高,却多的是无主之地,开垦出来,便算自己的,只需出一身气力即可。

    因而,迁此农耕的大族尤其的多,后来者,只好继续深入?#28216;鰨?#23547;觅更多可供开垦的肥沃土地。

    这?#28216;?#20043;地,一路被黄河所贯穿,有各种气候,有的地方,?#20504;皇?#19968;片?#21738;?#21487;有的地方,却是大量的水草,更有地方,其土壤?#25512;?#20505;,不亚于江南。

    有了许多人开垦,便需要交换物资,一个个自发形成的小集镇,自然也?#32479;魷至耍?#20154;们在此,购置农具,买卖粮食和牛羊,集镇里,因为需供应矿工所需,开始出?#33267;?#37202;作坊,出?#33267;?#19968;些简单的娱乐设施。

    各种口音的人,此时彼此之间,开始交流,使得这里,日益开始?#27604;佟?br />
    江?#24613;?#22352;镇在破虏卫。

    破虏卫而今已形成了兰州城外,最?#34987;?#30340;城镇。

    这里四周,只用了简单的夯土建了城墙,?#21254;?#20026;?#35828;兀?#25104;为了所有出入?#28216;?#30340;必经之路,举家搬迁而?#21561;?#30334;姓,也大多途径于此。

    不少矿工难得一月有了两日休息,也肯走数十里山路来。

    江臣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眼前的?#34987;?#19981;过是水中之月罢了。

    一旦鞑靼人来袭,这?#28216;?#20043;处,几乎无险可守,尤其是开垦出?#21561;?#36825;么多田地,这几乎就等于是找死。

    到时,鞑靼人只需一到,便?#23665;?#36825;里的土地,统统重新变成他们的马场。

    “?#24187;?#20102;,?#24187;?#20102;。”邓健急匆匆的?#20384;礎?br />
    邓健黑了、瘦了,更加丑了。

    人丑只能?#20540;?#23064;,毕竟和社会无关,所以他的心理,还是健康的。

    作为方继藩的心腹,他主要的职责,是管着矿里的收益。

    江臣豁然而起:“出了何事?”

    “鞑靼人,有鞑靼人,好多好多的鞑靼人。百姓们都吓坏了,纷纷躲入了寨子,还好,现在大家才?#30343;?#24320;垦和灌溉了土地,还等来年播种呢,不然……”

    江?#32487;?#38738;着脸:“随我来。”

    他整了整衣冠,亲自骑着马,骑行数十里,前去探视。

    ?#23545;?#30340;,他?#21561;?#20102;浩浩?#21561;吹畝游欏?br />
    江臣吓了一跳。

    再片刻,便有兰州城里肃王的兰州卫斥候来了。

    显然,肃王殿下,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因而派人来打探。

    这……足足有数万人吧,且后头的?#28216;椋?#28009;浩?#21561;礎?#22825;知道……还有多少。

    这绝对是?#28216;?#25968;十年来,极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些鞑靼人……疯了?

    江?#26082;?#20986;了望远镜,却突然又觉得奇怪起来。

    这些鞑靼人,竟都没有骑马,竟都是步?#23567;?br />
    偶尔,?#28216;?#20043;中,倒也有几匹瘦马,显得格外的出众。

    没?#26032;恚?#22312;草原上,大车就泥泞难行,因而,?#28216;?#37324;,也没有鞑靼人特有的大车。

    他们?#30343;?#24102;着自己各种的家?#20445;?#19968;个个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甚至有的人,两脚都在打着晃?#21361;?#23601;这么蹒跚而来。

    “不像是鞑靼的骑兵!”江臣皱着眉,与兰州城的斥候们交流。

    斥候们显然从前是见识过鞑靼铁骑的,也不禁点头。

    再过一些时候,?#28216;?#37324;骑着瘦马的人,当先而来,他居然一个人孤零零的朝江臣等人过来之后,而后下了马,他脸色极疲倦,头发乱蓬蓬的,上头沾满了草屑,眼里布满了血丝,行了一个礼,而后用生硬的汉话道:“我是乌?#23601;?#40065;部……得大明太子殿下?#24187;?#29305;来依附,快救?#28909;?#21543;,已经饿死了三个孩子了,其他的孩子,也尽都奄奄一息,太子殿下,许诺会给我们乌?#23601;?#40065;人一点粮吃,我们……我们……”他面带羞红之色,良久,才道:“所以,我们来了!”

    江臣心里一呆。

    说实话,自拜入恩师门下,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都见?#35835;恕?br />
    哪怕就算是有人告诉他,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子,梦中和自己做了不可描述的事,因而有了身孕,自己也绝对相信。

    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以接受的呢?

    可是现在……

    江臣有点?#38534;?br />
    这些人……真是鞑靼人?

    鞑靼人不应该是彪悍凶残,绝不肯服输,桀骜不驯的吗?

    可看着这可怜的人,一脸祈求的模样,此人,哪里像是鞑靼人,他和寻常的百姓,没有任何的分别。

    江臣皱着眉,看着这鞑靼人:“你们有多少人?”

    “四千余,路途上,还有其他?#38801;?#30340;人马渐渐加入,人数,怕有一万多了。”

    …………………………

    第一章送到,早上没吃饭,去上?#21361;?#20013;午没吃饭,赶紧码字,吃点饼干,继续上课。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