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七十三章:恩荫妻子

第八百七十三章:恩荫妻子

    张静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彬彬有礼的唐寅,竟是说不出话来。

    他良久才反应过来,竟不知该怎么如何是好。

    唐寅却是正色道:“接?#23478;?#21543;。”

    张静其?#30634;?#23376;早已软了。

    他无法理解?#30446;?#30528;唐寅,身子却是顺势拜倒。

    天子的圣旨,便是金科玉律。

    可哪怕是金科玉律,又岂是寻常小民可以听得。

    专门的敕旨,定是给指定的某个人,似这?#19968;?#24196;这样的小地方,哪怕只自有人烟开始,就没有人接过任何的敕命。

    张静身躯颤颤,内心兢兢。

    那张举人,更是瞠目结舌,竟不知如何是好。

    知州等人,却显得淡定,纷纷拜倒。

    于是文吏、差役,以及本是围观于?#35828;?#23567;民,竟也如传染一般,俱?#21450;?#19979;。

    唐寅身上,犹有杀意,中气十足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昌平州秀才张森,洞悉天地之理,窥觊万物之本,其细虫论,用之于防疫,拯救民之于瘟病也。朕克继大统,兢兢业业,天下臣民,视之如赤子也!今张森,救百姓千万,以其所识,而安天下臣民之心,此大功业。今西山书院,请旨于朕,荐其为医学大学士,朕一概恩准之。使其享朕之供奉,而安心治学,以己之长,造福天下。”

    “朕念其功勋甚卓,命地方官吏,至其乡中,营造石坊,以彰其功德。其母有育子有功,敕其母?#20037;?#23433;人,此!”

    唐寅念完,这里竟?#21450;?#38745;起来。

    那张举人一听,心都挑出来,敕命为医学大学士。

    大学士这名字,听着就很高端大气啊。

    当然,前头有个医学二字,似乎逼格低了一点。

    可任何不太有逼格的东西,却是用圣?#21450;?#20986;来,便是另一回事了。

    哪怕是朝廷任命官员,也绝不会有专门的圣旨。

    等这张举人再听张母竟敕?#20037;?#23433;人,又是心里咯噔了一下。

    所谓妇凭夫贵,母凭子贵,任何大臣,倘若做了官,朝廷往往会?#25512;?#27597;、妻,这便是所谓的恩荫妻子,安人品级不高,且也没有俸禄,却是荣誉的象征,位列六品,可见,这医学大学士,绝非寻常。

    至于造石坊……

    张举人眼睛都红了。

    石?#21697;话 ?br />
    这是多少男?#35828;?#26790;想。

    一旦营造,这石?#21697;唬?#20415;永立于本村,后世子孙万代,俱都知道,原来他们竟还有这般的先祖。

    张举人因为自己?#33267;?#20030;,觉得自己的名字,定会出现在本县的县志留下光彩的一笔,为此还自鸣得意,可这石?#21697;弧?br />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张静,张静这厮,走了什么鸿运,老夫寒窗苦读五十年,学?#26102;?#20182;好,读书比他多,出身还比他好,人家却有一个儿子,瞬间使自己数十年的努力,化为乌?#23567;?br />
    自此之后,?#19968;?#24196;里,再没有张举人,只有张大学士了。

    其他乡人,虽未必听得懂,可左一口张森,右一口学士,听的是心惊胆跳。

    尤其是保长甲长们,脑子里顿时开始搜寻自己是否有任何对不住张森父子的地方,哪怕?#30343;?#19968;句恶言,也需搜索一个遍,等他们?#27832;?#20284;乎不曾有过什么口角和矛盾时,才长松了口气,好险,好险,就差那么一丁点,往后的日子便不好过了。

    其他乡人,如痴如醉,还如梦幻一般。

    那知州和各官们心里咀嚼着圣旨中的每一句话,细细的斟酌之后,虽不知这医学大学士,是何方神圣,可只听敕其母为安人,心里就笃定了,这是六品的?#20037;?#36825;大学士,至少是正六品以上,不过这一次过于兴师动众,显然,可能比六品还要更显耀一些。

    唐寅颁完了?#23478;猓?#35265;张静还是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身子颤?#19969;?br />
    便上前,要将其搀扶起来,?#24187;?#36947;:“张老先生,且先接?#21450;桑?#22114;,是了,恩师也命学生,向张老先生问一声好,他说,张森在诸徒孙和太徒孙之中,平平无奇,不过他能有?#39034;?#32489;,也是甚为欣慰,恩师还好,张老先生……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21834;?br />
    其他人尚?#19968;?#27809;想明白,这唐寅口中的恩师是谁。

    知州等人,心里却如RI狗一般。

    难道……是传说中娶了陛下独女,为皇孙之师,与太子殿下,有若手足,?#19968;?#23567;鸡肚肠,心眼只有针尖大,动辄就打击报复,还隔三差五,侮辱斯文,甚至以房?#24598;?#38393;的京里百官怨声载道的那位方都尉?

    张森去?#23435;?#23665;书院读书,这?#30343;?#20040;。

    那西山书院,现在赫赫有名,人所共知,入学读书者,不少。

    可正因为人多,所?#38405;?#20123;个徒子徒孙们,怎么可能让方都尉记得住呢,所以,大家也都是平常心,并不觉得,一个人入?#23435;?#23665;学院,便可得到方都尉的恩庇。

    现在……可就说不准了,方都尉还给这位老先生问好了啊。

    至于那保长甲长,面上本挂着笑容,突然之间,脸色又变了。

    他们对此,也略有耳闻,方才还觉得,张静的儿子出息了,嗯……我们没得罪过他,挺舒心的。

    ?#19978;?#22312;……他们又冒出一个念头,这就有点可怕了,要不,再努力的回想一下,是否曾经,对张家有过一丁点的出言不逊?

    很有必要。

    于是,无数的?#19988;洌?#24320;始涌上心头,犹如幻灯片一般,一帧帧的在脑子里掠过去……

    哎呀……

    那保长突然脸色青紫,从前张静因为儿子入学参加院试,需寻保长作保,当时……好像是提了一只老公鸡和一筐鸡?#20843;?#21040;自己家里去,自己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收了,我是猪啊我……

    保长恨不得直接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自己怎么就贪这点儿礼呢,天知道张家父子,还记得不记?#20040;?#20107;,不会怀恨在心吧。倘若这张森是个小心眼,还和他的太师公说了呢……

    保长觉得不安起来,有一种失足之女落入了烂泥之?#23567;?br />
    张静手捏着圣旨,虽被人搀起,却不知该怎么是好的样子。

    他显得很无措。

    唐寅似乎还有急事,便朝他一揖:“张老先生,本官还需回复?#23478;猓?#21578;辞了。”

    长久在军中,养出了唐寅风风火火的性子,也不啰嗦,回头,不等那知州上前,说什么接风洗尘的话,已翻身上马,扬鞭,啪嗒,飞马而去。

    ……

    安静。

    小小的村庄里,寂静?#30446;?#24597;。

    无数双的眼睛看向张静。

    每一个人,都极力的锻炼着自己的面部肌肉,想要努力的露出几分为之欢欣鼓舞的笑容。

    突然……

    一脸发懵的张静,狠狠的锤了?#24863;目冢?#21457;出了嗷嗷大哭声:“这?#30343;?#20570;梦吧,这?#30343;?#20570;梦吧……”

    张举人健步上前:“贤弟,这?#30343;?#26790;!”

    知州等人一脸嫌恶?#30446;?#20102;张举人一眼。

    这台词,你小小举人,?#25165;?#25250;了去?

    臭不要的老东西。

    自然,毕竟是知州,一方父母官,终究脸皮不够厚,竟是稍稍有所犹豫,等到天人交战之后,哪怕这?#30343;?#30005;光火石之间,却还是?#34892;?#36831;了。

    知州还是端着一点架子,笑吟吟的上前:“恭喜哪,恭喜哪,本官来此,就是来恭喜你的,张学士,了不起啊,自然,你的他的父亲,更了不起,所谓虎父无犬子也。”

    张静的心里,却是震惊,是惊讶,是喜悦,是发狂,是无数的情感,这些情感交织一起,他已是老泪盈眶。

    ?#23433;?#27665;……草民……”

    “不要叫草民。”知州挽着他的手,做出亲民的做派:“本官?#20384;?#26159;痴长汝几岁的,不妨以弟相称,张贤弟,走,去你的家里坐一坐。”

    “这……”张静幸福的要晕过去。

    可随即,他踟蹰起来,自己拿寒舍,怎么能让知州和诸官们进去坐呢,太丢人了。

    张举人却是眉飞色舞,主动请缨道:“同年,同年,正好,方才得知父母官要来,我已在寒舍里杀鸡宰羊,备下了美酒,不妨去寒舍坐一坐吧,权当是我为贤?#32922;?#31069;,也为州府君接风。”

    张静?#34892;?#19981;好意思?#30446;?#20102;张举人一眼。

    张举人激动的道:“都是本家,是自己人,若是推拒,便是瞧我不起了,走走走,我那还有好茶呢,武?#38590;也瑁?#29645;藏酗酒了。州府君,您看……”

    张举人一脸堆笑。

    知州是何等玲珑之人,一?#21561;?#24352;静为难,心里就有数了,便含笑道:“如此甚好,?#22836;?#24102;路。”

    张举人?#35824;?#21382;了?#22987;?#21644;羡慕恨之后,似乎开始接受了事实,于是,心里便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府君来了,自己好好和他结交一下,也好。

    还有张静,以后……说不准还有仰仗之处呢。

    他眉飞色舞,在前领路。

    …………

    可几炷香之后,张举人脸上的笑容,便逐渐消失。

    他人站在自己家的厅堂外头。

    因为……他突然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内里吃着茶的知州和张贤弟,还有州中诸官们,都在谈笑风生,而自己要进去凑个热闹时,却被一个书吏拦住了。

    “不要碍事!”

    ?#21834;?br />
    …………

    这是第三章,今天还有两章,晚上一点半之前会送到,嗯,就这样。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