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明朝败家子 > 第九百一十五章:传道

第九百一十五章:传道

    道理……哪怕是孩子都懂。

    这一点,没有错。

    可问题在于,谁都懂的道理,怎么做呢?

    朱载墨以为自己懂,甚至还为此自鸣得意,自觉地……其他的人,都是智障。

    他打小就聪明伶俐,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19978;?#22312;……他发?#33267;?#19968;个可怕的事实。

    第一,自己距离真正的成熟,还差的很?#19969;?br />
    第二,原来一个人,做错了事,会有如此可怕的后果。权力越大,职责越大,稍有不慎,哪怕?#30343;?#33258;己一念之间,便有人因此而家破人亡。

    第三,方正卿这些?#19968;?#20204;,都是一群废物。

    朱载墨深吸一口气,他脑海里,还是那喊冤?#21738;?#20154;,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至今挥之不去,他浑身战栗,自己……害死了别人……

    不只如此……自己居然想当然,而可能引发一场粮食的危机。

    倘若如此,将会制造多少的饿殍。

    那县令之印挂在自己腰间,他曾觉得,这是权力的象征,只需挂着印,所有人都必须对自己俯首帖耳,这种感觉,挺痛快。

    ?#19978;?#22312;……他却感觉到,此印分外的沉重,压得他要喘?#36824;?#27668;来。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方继藩笑吟吟的问他:“想不想学呀。”

    这个时候,朱载墨?#25512;?#20182;的孩子们,突然心里生出一种渴望,就仿佛恩师要传授自己的,乃是《辟邪剑谱》,啊,不,是武林至高的‘独孤九剑’,朱载墨毫不犹豫的拜倒,他眼睛红了,依旧还吸着鼻涕,眼泪泊?#21561;?#27969;下来,他对此,再渴望?#36824;?#20102;,他颤抖的道:“恩师,我错了……”

    其他孩子,被这气氛感染。

    这些五六岁的孩子,无法享受同龄人们的天真烂漫,因为他们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与众不同。

    千金之子,贵不可言!

    方继藩无法去打倒这个世界的权贵,因为方继藩自己就是权贵中的一份子,即便他是权贵中最英俊,最鲜明,最善良,也是最有情怀?#21738;?#20010;,可是……他无法打倒自己。

    既然如此,与其注定了这些贵不可言的千金之子,在将来,将受无数?#35828;?#20379;养,肥头大耳,欺?#37034;?#22899;,声色犬马,那么,何不妨,去改变他们。

    方继藩看着自己智障一般的儿子,他哭的最没诚意。

    此刻,他却还是被孩子们的热诚感动了。

    朱载墨继续道:“我们想要学习,仁政的方法,我们想要学习,怎么样,才可以不去害人家破人亡,我们什么都想要学,请恩师教我……”

    方继藩微笑,站起身,他伫立着,浑身上下,依旧还是光芒四射。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永远无法隐藏自己光芒?#21738;?#20154;,因为他本身就在发光!

    方继藩道:“很好,从现在起,你们先跟着王伯安师兄学习,等你们什么时候,学会了他七八成的本事,到时,为师再好好教导你们。现在开始,你们的学习,会更加紧迫……嗯……你们依旧还是县令,还是县丞,现在开始,要各司其职起来。经济之道不懂,可以问你们的刘师兄,马政不懂,可以问你们的唐寅师兄,其他的,都可以问王伯安师兄。”

    “你们……要好好努力啊,为师,看重你们,?#38405;?#20204;,有着巨大的期望。”

    “是。”

    众人轰?#25381;?#35834;。

    …………

    朱载墨开始较真起来。

    他变得谦卑,哪里出?#23435;?#39064;,便一个个的询问,去寻找做事的方法。

    而王守?#25163;?#25945;授了他一件事,多走,多听,多看。

    虽然这六字箴言,?#30343;?#29572;学。

    可实际上,却很有用。

    所有的孩子,在文吏和武吏的随扈之下,开始深入西山县每一个角落,他们或是探望孤寡,或是蹲在田埂里,询问农人们耕作的知识,他们一一记下二十四节气……

    他们走进作坊里,查看作坊里的运作。

    他们深入进许多的庄户之中,他们进入西山医学院里走访,想知道疾病如何治疗。

    孩子的性情是容易传染的。

    哪怕是有的孩子,不愿意去做这等事,可身边的小伙伴,都极认真,却也变得?#20204;科?#26469;。

    他们在最纯真?#21738;?#32426;,开始渐渐的接触到民间的疾苦。

    他们看见、听见……

    …………

    “方都尉……”王鳌忧心忡忡。

    他觉得方继藩这个人,完全不计较后果。

    怎么可以这样呢?

    你看看,现在让孩子们如此,?#30343;?#38393;出笑话了,难道……还要让这些笑话继续下去。

    方继藩回到了镇国府,舒舒服服的坐在了官帽椅上,呷了口茶:“?#38382;攏俊?br />
    王鳌忍不住道:“敢问,吴悦的案子,你当真不翻供?当真就任他平白蒙受了冤屈,几乎要家破人亡,刺配三千里……你就眼睁睁的放任这样的冤案发生。”

    “是的。”方继藩颔首点头:“我说过的话,是讲信用的,我已经任命皇孙为县令,那么,他结的案,就决不能改正,一个人,可以做错事,但是有的错事,是不可以反悔的。”

    “你……”王鳌忍不住?#31181;?#30528;方继藩,怒极:“你安可如此?#20426;?br />
    方继藩道:“就算是要平反,也?#30343;?#29616;在,皇孙会永?#37117;?#30528;这个叫吴悦的人,皇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所以,王主簿,你何须担心吴家呢,三五年之后,等到吴家人历经了苦难,他们所得到的,将是一世?#36824;螅?#36825;吴悦,乃是皇孙最好的老师,他?#21738;?#38590;,虽才刚开始,可是他的好运气,也才刚开始呢。”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你就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我现在脑壳疼的厉害,正在计算这半月来,我的损失,这些……嗯,?#23478;?#21152;在学费里,大爷的,加钱!”

    方继藩?#27832;?#36300;足,?#25112;?#20102;拳头,带着?#29399;?#30340;?#37027;椋?#38138;开一张?#21073;?#25552;笔,?#32874;?#20102;告家长书,而后,将这告家长书丢给王鳌:“王主簿,分发出去!”

    王鳌:?#21834;?br />
    …………

    刘文善很忙,忙的整个人,脚不?#21561;亍?br />
    他的《国富论》,渐渐的,已开始有了雏?#21361;?#21487;是……似乎还欠缺着什么,他必须重新去修改,有时,他要去询问恩师和师兄弟们的意见。

    这篇文章,他已花费了近一年的心思,每一个字,都带着心血。

    他观察着市场的变化,观察着交易中的每一次波动,最终,这本书,接近成书。

    可……他依旧还是不敢轻易放出去……虽然几次的校稿,可他还是不放心。

    这样破天荒的文章,放出去,会让人笑话吗?

    若是让人笑话,自己倒无妨,自己本就是,恩师门下所有弟子,最不成器的一个……之一……

    所以,也?#30343;?#20040;丢?#35828;摹?br />
    可是自己的恩师,名满天下,同时也是?#20381;?#28385;天下的恩师,自己不能丢他的人啊。

    平时,他还是需去翰林院当值。

    偶尔,会有小师弟们前来咨询一些问题。

    而且,他还要努力的学习推拿,有时恩师睡觉起来,睡得腰酸背痛,恩师有脑疾,不知是否会引发其他的疾病,自己的推拿,总能让恩师这落枕的酸痛感消失。

    终于……

    在校阅了最后一次的稿子之后,刘文善深吸一口气,他如心肝宝贝一般的,捧着此书,将其投入了《求?#40140;?#26399;刊。

    《求?#40140;?#26399;刊,刊载任何的文章,而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认为这份文章有其价值。

    倘若……连求索期刊都不能通过,那么……

    刘文善苦笑。

    自己就真正的妄为恩师门下了。

    ………………

    大明宫。

    弘治皇帝半躺在御案上,徐徐的看着书。

    萧敬上前,拿了一个毯子,小心翼翼的给弘治皇帝披上,接着,他转身要走。

    弘治皇帝淡淡道:“回来。”

    萧敬忙是换上了笑容:“陛下,您有什么?#24895;潰俊?br />
    弘治皇帝依旧语气平静:“近来,怎么没有听说过西山县的事,厂卫,到底是做什么吃的,这般的漫不经心,这样的大事,你?#25346;?#19981;报来?#20426;?br />
    萧敬懵逼。

    卧槽……

    ?#23433;皇?#36825;样说的啊。

    当初奴婢奏报?#23435;?#23665;县的事,是陛下您怪奴婢多事,还说什么,陛下有什么圣命,还需奴婢过问吗?

    好了,奴婢现在不敢问,也不敢说了,现在却又说……

    萧敬恨不得找一块豆腐,直接将自己脑袋砸了。

    他心底,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可是……面上却不敢表露,他?#24616;?#30340;拜倒:“奴婢……万死……”

    弘治皇帝皱眉:“没有查?#21073;俊?br />
    ?#23433;欏?#26597;探了……”萧?#32431;?#31505;道:“陛下,皇孙他在县令的任上,做了许多的事……”

    “嗯?#20426;?#24344;治皇帝,对此显?#25381;行?#36259;:“然后呢?#20426;?br />
    “然后……听说出了大冤案,竟差点让人家破人亡……陛下,奴婢万死,奴婢……也?#30343;?#21548;人说的,这都是坊间流言在议论……”

    弘治皇帝脸色一冷:“坊间,都在议论这件事?#20426;?br />
    “是。”萧?#32431;?#31505;:“奴婢不敢隐瞒,现在许多人,已是议论开了,还?#23567;?#36824;有一事呢……”

    …………

    哭着求月票。

    

    http://www.uaunwj.tw/mingzhaobaijiazi/192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