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 怒晴湘西 第一章 琉璃厂

怒晴湘西 第一章 琉璃厂

    人生在世,一举一动,往往身不由?#28023;?#31119;祸安危由天定,悲欢离合怎自由?我和Shirley杨受陈教授之托,组了打捞队去珊瑚螺旋的沉船中,打捞国宝“秦王照骨镜?#20445;?#22312;南海采珠蛋民的协助下,最后死中得脱,总算不负所托,取了古镜回来。

    不料蛋民多铃中了沉船里下的死降邪术,正是“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眼看着再难施救,幸得有人指点,尸降耗散人体生气,只有古墓里的“内家肉丹”可救,但内丹为得道之人,借天地灵气,吐纳形炼而成的金丹,自古以来,世上多有求仙炼道的,但能得其法炼出内丹之人,实属凤毛麟角,绝不是等闲便能寻到的。

    陈教授多少知道些关于“湖南的某处古墓中藏有内丹”之事,也许在湖南可以找到内丹。不过不知那古墓是否早已被盗空了,经他提及,我猛地记起在?#26412;?#22833;踪的算命?#26874;?#26469;,那?#26874;?#26089;年间曾是?#35835;?#30423;魁,曾入湘西倒斗发冢,他定能知道其中根由,说不定被称为“湘西尸王”那具元代僵尸,其体内所结的紫金内丹,早?#21520;?#22312;了?#26874;?#30340;手里。眼下为了救人,只好寻着这条渺渺茫茫?#21335;?#32034;,回到?#26412;?#21363;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算命?#26874;?#32473;?#39029;?#26469;,好歹要查出内丹的下落。

    民国年间,湘西军阀伙同土匪,大举盗掘古墓,引出了许多耸?#35828;?#22855;闻怪?#31119;?#20854;中湘西元代将军古尸最为著名,至今还有很多关于此事的传闻,我在潘家园做生意的时候,有好些往返湘黔倒腾古玩的客人都会?#28783;?#27492;事。

    那些传言都说,湘西山区里,在解放前被盗开的那座古墓,其地宫构造之大、形势之奇、机关之险、墓中宝物之多、尸变之惊……,以及盗墓贼为打开地宫所使出的种种手?#21361;?#26102;至今时今日,仍绝对称得上是“空前绝后”之举,是以留下许多话头,使得天下皆知。

    不过这些话大多都是来自“马路消息,小道新闻?#20445;?#23545;这桩盗墓行内可惊可怖之事,人人都是道听途说,一人说的一个样子,都不尽同,毕竟年代?#36855;读耍?#19981;得亲眼所见,未必能够当真,而唯有算命的陈?#26874;櫻?#24403;初是盗发湘西古墓的首领,是曾亲眼见过那具元代将军古尸的。

    对这件事Shirley杨倒是十分乐观,她对我说:“多铃的一条命能否留住,全系在古尸的内丹之上,偏巧咱们识?#36855;?#28248;西盗过内丹的陈老爷子,如果这都不是上帝存在的证明,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是了。”

    我对上帝存在不存在,还持有保留意见,多玲的师?#31561;?#40657;死前,托?#37326;?#22810;玲找到失散的法国生?#31119;?#22914;今在珊瑚庙岛调查得知,那个法国人正是倒运古物的富商,此人已同玛丽仙奴号一同葬身海底,看来这件事我是办不成了,不过不论有多大困难,我都会竭尽全力想办法保住多玲的性命。

    众人分了青头货之后,明叔带着古猜和多玲,先到香港条件完善的?#30342;?#37324;暂时治疗、像植物人般的维持生命,我?#25512;?#20313;的人返回?#26412;┱页孿棺櫻?#22823;金牙惦念提前去了美国的年迈老父身体欠佳,他留在国内寝食难安,?#30001;?#29786;庙岛回去后,随即也匆?#39029;?#20102;国,作为我们这伙洋插队?#21335;?#36963;?#20445;?#20808;到美国把生意做了起来,自是不在话下。

    但在?#26412;?#23547;?#39029;孿棺?#30340;下落并不容易,他行踪飘忽不定,我?#24039;?#33267;?#35805;?#27861;确认他是否还在?#26412;?#24066;内,只得耐住?#23472;櫻?#32454;细询?#33579;迷?#28504;家?#29240;?#26377;我许多熟人,旧货市场里鱼龙浑杂,形形色色的人往来极多,是个流通消息的上好渠道,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讯息,都免不了要在潘家园传播出来。

    我和胖子除了寻访陈?#26874;?#20043;外,还有个重要任务,就是把?#30001;?#29786;庙岛趸?#21561;摹?#38738;头?#20445;?#20570;价出售,反正是两不耽误,仍旧在旧货市场里摆了个摊子,一来接洽生意,二来打探消息。眼看着过了半月有余,已快到中国传统的春节了,我们只好打消?#35828;?#32654;国过年的念头,那时候?#26412;?#30340;年味儿浓重,市内还没禁放烟花爆竹,离除夕尚远,就能听见炮仗声此起彼伏,给本就格外热闹的旧货市场添了几分杂乱。

    现在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比我们刚?#21561;?#26102;候可又热闹多了,这人乌泱乌泱的,一拨接一拨,当然也是由于快过年了,这些天副食店菜市场里置办年货的人更多,有好多人有扎?#35759;?#30340;爱好,看旧货市场里人头攒动,便都跟着来凑热闹,天气虽冷,人?#20174;?#21457;多了起来。

    最近这一年多来,潘家园旧货市场也确实是渐渐成了气候,与当初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除了破东烂西和旧货之外,单是数得着的古董玩器就丰富到了极至,那些个书画、?#21892;鰲?#38518;器、铜器、古琴、古钱、宣炉、古铜镜、玉器、古砚、古墨、古书、碑帖、历代名纸、古代砖瓦、印章、丝绣、景泰蓝、漆器、宜兴壶、珐琅件、料器、牙器、竹刻、扇子、木器家具、兵器、名石……堆积如山,站这头望不见那头,您就?#31383;桑?#19968;天能看十样,可能一辈子也瞧不完这旧货市场里的东西。

    不过不同于起源于明末清初的?#26412;?#29705;璃厂,那边都是“文玩?#20445;?#32780;潘家园的路子就野了,东西也杂,这些东西里面,仿古的“西贝货”占了九成,想在潘家园里淘换点真东西,除了要有火眼金睛明辨真伪的眼力之外,大海捞针般的运气?#37319;?#19981;了。

    我和胖子名声在外,自?#33618;?#19982;那些倒腾假东西的二道贩子相提并论,?#34892;?#24120;逛潘家园的老主顾,也不知都是从?#22902;?#35828;的,似乎都知道胡爷和胖爷手里有明器,那是货真价实的——从坑里滤出?#21561;?#26126;器,哪怕只是一枚平平无奇的古铜钱,备不住也是摸金校尉从老棕子嘴里抠出?#21561;摹把?#21475;钱”。

    我看有好多人一见了我,开口就问我:“有古墓里盗出?#21561;?#26126;器没有?胡爷您尽管开价,只要是真东西,绝不还价。”

    我?#21335;胗行?#26085;子没在潘家园露面,大金牙一出国,肯定是把他的主顾都打发到我这来了,可我手中又哪有什么明器,况且经常接触此物也是犯禁?#22675;吹保迷?#20174;南海所得“青头”甚多,青头和明器在性质上实际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一个从土里来,一个从水里来,基本上是山里熊掌和海中鱼翅的区别。于是就蹿叼买主们,观看青头货色。

    现在玩收藏的主儿,都觉得玉石行情看涨,但他们只认带老沁的旧玉,青头古玉虽是沁色深厚,耐何被海水浸泡年?#33579;?#29577;髓为盐?#21271;?#22622;,好似裹了一层极重的石灰,就连那些识货的见了也要摇头。

    正商讨价钱之际,有旧货市场中相熟的人来告之,说是琉璃厂藏珍堂的“乔二爷”请我们过去,我觉得这事?#34892;?#36426;跷。那乔二爷在?#26412;?#29705;璃厂好大的名头,从解放前就经营一间古董店藏珍?#33579;?#22810;少年来?#29992;?#36208;过眼,在他手里过的古物不计其数,便在潘家园也人人知道他是古玩界的“老元良”。我早?#34892;那?#21435;拜?#33579;?#21364;没有能够接洽引见的门路,想不到他?#35895;?#35831;我们过去叙谈叙?#31119;?#19981;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再细?#19990;?#20154;,才知道原来乔二爷听说我这有南海古玉,他平素里是个专嗜古物的,在?#26412;?#38738;头老玉非常罕见,等?#24184;?#38590;在市面见到,便特意托人通个消息,请我带着古玉到他家中一坐,看看货色如何。

    我?#21335;?#24635;算有识货的行家了,又?#34892;?#35201;去乔二爷家开开眼界,便同胖子匆忙裹了一包行货,径直?#21561;?#29705;璃厂东头的延寿寺街,把着路口头一间两层楼的门面,古香古色,颇为不俗,一看黑底金字地招牌,正是藏珍堂老字号。

    跟店里的人说明来意,却没?#19979;ィ?#32780;是直接被送到离那很远的一幢老筒子楼里,这地方都快到先农坛了。楼内破破?#32654;?#30340;,楼道里堆满了了各家的冬媒,还?#26032;?#25104;墙般高的大白菜。乔二爷住惯了?#35828;兀?#19978;了岁数不愿意挪地方,所?#20113;?#24120;生活起居都在此处。

    只见那乔二爷都快?#32824;?#20102;,头发掉得一根不剩,一副长长的胡须却是雪白,而且俩眼珠子贼亮,显得精神矍铄,老而不朽,见了我们连忙让坐。有活计端上茶来,器具精美,茶香浓郁,不过我们胖子喝惯了大碗茶,不懂品品茗之道,加之外边天寒地?#24120;闹新?#26159;寒意,一?#31561;?#33590;一仰?#26412;?#21917;了个见底,口中赞道:“好茶,不妨再来一碗,最好换大茶缸子。”

    乔二爷抚须微笑,赶紧让人给胡爷和胖爷上大碗茶,看喝茶的架式,就知道这两位都是不拘小节的爽快之人。

    我笑道:“让二爷见笑了,在潘家园练摊半日,冻得够戗。”几杯茶水喝下去,身体回暖了,这才?#35828;?#19978;打量?#38393;堋?#36825;?#19979;?#30340;房间中,?#36127;?#27809;一样新东西,老式书柜里摆满了群书古藉,?#23458;?#30340;边缘则都是?#23376;瘛?#27700;晶、寿山石,佛像、牙雕、鼻眼壶之类的古玩,显得本就不大的屋里满满当当。若在这筒子楼外不知?#32043;?#30340;,谁又能想象倒腾一辈子古董明器的乔二爷,会住这么个?#40644;?#30524;的地方。

    但我和胖子见他甘于平凡,心中也多了几分敬意,双方含喧了几句,乔二爷似乎知道我们是做摸金校尉的,问了我一些?#26412;?#22478;里的风水,让我说说琉璃厂生意气象如何。

    我多长了个心眼,虽然乔二爷是京里知名的人物,非是明叔之流可比,但我并不想?#26376;丁?#21313;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的精髓,只捡些拜年的话说出来:“?#26412;?#22478;水?#30423;教?#40857;,龙脉形势恰好罩着琉璃厂,正是?#31561;?#27969;水马如龙,?#25945;?#36130;气在当中,在这地方做生意,怕是要数钱数到手软。”

    乔二爷闻言大喜,又要赞叹一番,胖子发财?#37027;校?#23244;他老头啰嗦,忙不迭的取出青头,?#20204;?#20108;爷上眼,看看能给什么价。乔二爷拿出放大镜和老花?#36947;矗?#21453;复看了半天,又在手中把玩了一回,连道:“好玉,好玉啊,真正都是海底千年的古玉,只可惜未曾盘出?#20185;?#32993;王两位?#31995;埽?#38395;你二人身上的味道,就是常与明器打交道的,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就实不相瞒了。在解放前,我乔某人跟你们也是同行,当年不?#35748;?#22312;,手里没真东西,如?#25991;?#22312;琉璃厂做古玩生意,所以我知道,似?#27515;?#29577;,也只有海底古迹和山中古墓里才有,世间坊里的绝无这等成色。”

    我和胖子一听也吃了一惊,想不?#35282;?#20108;爷说话却是如此通明,原来也是个倒斗的手艺人,他如今住的这幢楼下,就曾有座元大都时留下的古墓,当年乔二爷就是盗掘了此墓,才有本钱在琉璃厂做生意的,他贪图这古墓附近风水好,舍不得离开?#35828;亍?#21518;来古墓被铲平起了楼,他?#23472;?#22312;这里,请我前来,一是想收青头,二是这楼要拆了,请我给寻个风水位好把?#37326;?#36807;去。

    我说您这可是难为我,摸金校尉又不入室行窃打劫,哪里会看阳宅风水,何况?#28909;?#37117;是倒斗的手艺人,怎地还会偏信风水之说?

    我劝了一回,让他不可执迷?#35828;潰?#20052;二爷却不为所动,指了指脚下的地扳:“这个元朝古墓真就是处风水宝穴,当年我从墓盗里潜入地官,见了墓中的情?#21361;?#38505;些把下巴惊得掉在地上,到那时才其信世上风水之说,绝非是虚无飘渺的玄谈异论……”他说到这里,用句倒斗行里的暗语告诉我们那夜所见的东西:“这座古墓里……有水没有鱼!”

    我听乔二爷说这筒子楼下那座古墓里,是“有水没有鱼?#20445;?#20063;觉得?#34892;?#22855;怪,因为我素来知道,元时古墓深埋大藏,地面上不封不树,取的是密宗风水,向来最是难寻。在倒斗的暗语中,管古墓中的?#21892;?#31216;为“水?#20445;?#20803;时墓中最多见的一种陪葬明器,便是?#21892;鰨?#20498;斗的手艺人,向来将元尸代称为“鱼?#20445;且?#20803;代墓主尸体入敛下葬,在棺中都要裹层渔网,这也是密宗色目?#35828;南?#20439;,今人大多难以理解。

    若说“有水没有鱼?#20445;?#37027;就是说墓里边只有古?#21892;鰨?#32780;没有古尸,难道是个衣冠冢?我和胖子对倒斗之事格外?#34892;?#36259;,好奇心起,就请乔二爷道出详情,最好多说说那些“水”都怎样了,值得哪般行市?

    原来乔二爷早年间?#38236;?#26007;发了横财,至今已金盆洗手多年,专做些古玩?#21482;?#30340;生意,他和大金牙祖上的出身差不多,是不入流的民间散盗,懂得些观泥痕辨土色的本领,味觉和嗅觉天生机敏,一生不碰烟酒,向同行?#28783;?#24403;年倒斗的事来,依旧眉飞色舞,神色间以老元良自居,显得颇为得意。

    http://www.uaunwj.tw/nuqingxiangxi/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长牛策略 投资理财怎么做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中线股票推荐博客 股票行情分析软件 六合配资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11月森马服饰股票分析 股票配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