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 怒晴湘西 第五十五章 瞒天过海

怒晴湘西 第五十五章 瞒天过海

    孙教授为了找到地仙城这处古墓博物馆,颇下了一番苦功,最终却毫无所获。他将这些年来从民间搜集整理有关明代盗墓贼观山太保的资料,全部记载在了这本工作笔记之中,到最后未免?#34892;?#24515;灰意冷了。

    但在研究观山太保的过程中,他从乡间野谈以及各种史料方志上,了解了许多古代盗墓活动的秘闻,知道这世上自古无不死之人,又无不发之冢,?#28784;?#26159;古墓,就早晚有被挖盗的一天。盗墓之术,不外乎“望、闻、问、?#23567;?#22235;门。

    “望?#31508;?#25351;观望风水?#38382;疲?#36890;过上观天星、下审地脉来确定古墓的位置和布局,这需要洞悉山川河流与日月星辰的脉搏,极为深奥庞驳,不是普通盗墓者可以掌握的;另外这望墓之法,还可以观察地表、土壤、植被的差异来寻找墓穴,又称“观泥痕、辨草色”。

    “闻”?#24535;鰨部?#20998;为两种方法,有一种人天赋异秉,嗅觉极其敏锐,可以通过鼻子辨别深山老林中?#22902;?#27530;气息;“闻”?#31181;?#30423;墓者敏锐的耳音,练到“鸡伺晨、犬守夜”的?#36784;紓?#23601;可以通过聆听自然界的声音,推断地底的情形,耳音普通之辈,?#37096;山?#21161;工具,比如埋瓮于地以耳认穴的“瓮听法”。

    据说“问”?#24535;?#26159;通过向当地土人“咨询?#20445;?#20174;侧面了解古墓的情报和方位,运气好的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问’’?#24535;?#21478;有一种比?#20185;?#31192;的方式,即问天,据说古代盗墓贼可以通过占卜推演,来确定古墓结构和墓中吉凶,但此术在很早以前就绝迹了,再也无人通晓。

    最后是“?#23567;弊志鰨?#20027;要是盗墓者挖掘古墓的各种办法,是如何避实就虚地利用各种工具来挖掘盗洞,有分金定穴、直捣中宫,也有长锄大铲的崩山揭天顶,更有施术驱兽的穿山穴陵甲。

    孙教授知道归知道,但这“望、闻、问、?#23567;?#20043;术,多是传了几千年的倒斗绝学,或许在民间可以打听到这些事,可要真想学会这些本事,不得真实传授,是完全不可能掌握的,何况大部分盗墓之术都是失传已久。

    按说到厂这个地步,差不多该死?#29287;耍?#21487;孙学武性格偏执,对认准的事情格外执著,他不到黄?#26377;?#19981;死,不见棺材不落泪,仍是没黑没白废寝忘食地想找地仙,妄想窥?#20511;?#29585;楼中所藏的古卦天机。

    也许真是皇天不?#27827;行?#20154;,孙教授在一次整理古籍文献时,意外了解到一则秘史。在周穆王时?#20898;?#26366;有过一尊?#38405;?#28023;龙火锻造的古鼎,鼎上有卦?#22320;?#31526;,古鼎出自归墟,其材质是青铜器中罕见的器物,由于鼎器中的海气凝结,其铜性历千年而不失,年代愈久铜色之?#31302;?#24840;深。

    古鼎上镶嵌的卦符、卦镜,都是西周时期照烛演卦的精髓,可以利用青铜中蕴藏的海气,推演丧葬之象。古代人迷信风水中的?#38382;?#29702;气,其中最看重的是“气?#20445;?#20063;就是所渭龙脉中的“生气?#20445;?#22823;海上的海市蜃楼异象.多是由于海气变幻所生。归墟中的海气即是“龙脉龙气”。这尊归墟古鼎上的任何一块碎片,都可以将普普通通的墓穴,变为生气凝结的风水宝地,而鼎上的卦镜,更可以用来窥测推演古墓方位。

    孙教授开始并不相信真有归墟古鼎,但?#31243;?#25720;瓜地略加考证,才知道此事绝非空穴来风。不过此鼎曾作为陪葬品随周穆王下葬,后来周穆王陵寝被人挖开的时候,发现铜鼎已被雷击碎,卦镜和四枚古符分别被人取走,就此散落四方。

    历史上盗墓者问天I、卦寻找古墓大藏的传说,很可能就来?#20174;?#24402;墟古鼎。据说归墟卦镜上机驳繁奥,通过卦符的指引,便能根据周围生气聚散变化呈现不同卦象。孙教授知道周天卦符?#24067;?#19968;十六枚,古鼎上仅有龙、鬼、人、鱼四枚,专是观取阴阳气穴所用,想以此破解西周的龙骨卦象虽然不太实际,但这是一个重要的?#40644;瓶冢?#20973;他几十年潜心研究古代密文符号的积累,自问还有几分把握能解读四枚卦符呈现出的卦象,?#28784;?#26377;了这面玄机无穷的古铜镜,也许有一线机会能找到地仙城。

    可到此时为止,这些设想还仅是孙教授脑海里的一座空?#26032;?#38401;。归墟古鼎碎裂之后,铜鼎被熔化改铸为丹炉,卦符卦镜更是下落?#24187;鰨?#23427;们都是古?#25628;?#20013;的风水秘器,天知道是否?#33618;?#20010;识货的墓主带着长眠地下了。孙教授无财无势,仅凭一己之力,想把它们重新收集起来,又谈何容易。

    不过有道是天意难料,天机最巧,也是机缘巧合,还就真让他等到了机会。两年前孙教授到内蒙出差,借宿的时候,有?#33618;?#27665;对他谈起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当时内蒙草原已经沙化严重,但有?#40644;?#27801;草地上的青草却格外茂盛,?#23545;?#30475;去就像·片绿色的草甸子,面积不是很大,约有几十米的范围。

    这片草甸子里藏?#34892;?#22810;黄鼠狼,成群结队地进进出出,神态极其鬼祟。从前当地牧民很少见过黄鼠狼,以为此兆不祥,就相?#21363;?#20102;大批牧犬猎枪前去剿杀。草原上的牧犬最擅长捕捉地鼠,捉起黄鼠狼来也不逊色,不到一天?#22675;?#22827;,就咬死了大小上百只黄鼠狼子,尸体?#20197;?#31967;地摆满了一地。

    清剿干净之后,牧民们开?#21450;?#40644;鼠狼的皮筒子,也有?#35828;?#28779;焚烧草丛,其中一人见里面的土窝子中,有?#24187;?#38738;铜的龙形器物,看起来也不值得什么,并不知是古物,随?#27490;?#22312;了坐骑卜当装饰品,想过几天去旗里赶集的时候,带到供销社换点纸烟。

    孙教授是个?#34892;?#20043;人,听到这个消息,二话没说就连夜到供销社买了一条香烟,向那捡到无眼龙符的牧民毫不费力地将此物换了回来,暗中收藏起来,第?#24187;?#21350;符,就被他瞎猫撞上死耗子般地弄到手了。

    此后孙教授?#36733;?#38236;古符之事更加上心,但一直没有其余几件秘器的下落,直到不久前才又有了一些眉目。原来卦镜早已在清末流到境外,并在一?#24043;?#31169;途中,随船沉入大海。孙学武知道自己的老朋友陈教授有海外关系,就编了个谎话,告诉陈教授沉人海里的是秦王八镜之一的秦于照骨镜,是件价?#30423;?#22478;?#22675;?#23453;,让陈教授想办法找人打捞。

    那卦?#24403;?#21518;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号图形,非常精细?#19995;櫻?#25910;藏者担心遭到磨损,另外也是为了使铜镜中的海气?#24535;?#20957;聚,就以火漆封盖储存。孙学武事先早已获悉此事,却瞒天过海,告诉陈教授说:“那是由于照骨镜镇尸千年,镜中阴晦犹存,不可照人面目。”

    孙学武知道沉船茫茫大海之中,?#28784;?#25171;捞,他利用陈教授?#22675;?#31995;打捞归墟卦镜,也是存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念头,并未抱有太大希望,想不到?#35895;?#30495;的从南海完好无损地取回古镜,实是意外之喜。拿到手后并未上交,而是秘密地藏在家中,暗中分析?#24403;?#30340;卦图。陈教授在美国治疗期间耽误了不少工作,回国后始终忙碌不停,又对他的老朋友深信?#28784;桑?#24515;?#26159;?#24895;将找到国宝?#22675;?#21171;让给了孙学武,从来都没追问过他是否已将国宝献出,更不知道那面南海古镜根本不是秦王照骨镜。

    四枚古符中的铜鱼,历时几千载,仍然嵌在古镜上未曾分离,孙学武连做梦都没想到,两符一镜已到了自己手中,看来合该自己?#24187;?#21017;已,?#24187;?#24778;人。如今只差一人一鬼两?#38203;?#31526;,把这些东西都?#25484;?#20102;,就可以人川开启观山古墓,周天卦数的秘密似乎已近在咫尺了。

    孙教授近日得知,解放前有人从湖南盗墓贼手里买到一批文物,在民间辗转多年,幸未残缺丢失,前不久由爱国侨胞捐献了出来,目前正在全国各地?#19981;?#23637;出,其中就包括由归墟古鼎改铸成的丹炉,以及另外两枚青铜卦符,而且在铸造丹炉的时候,还将古鼎从周穆王陵寝中的出土经过,以及鼎身原本的形制—一在丹炉上铸成图形记载。

    孙教授当时恰好回到?#26412;?#35265;这批古物就在天津展出,便再也忍耐不住。他本就性格孤僻,?#35895;?#36830;假都没请,就直接赶到博物馆来看个究竟。不过在博物馆的展室中离?#35835;?#30475;怎能过瘾,而且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归墟古鼎,所以?#33618;?#36890;过正式渠道接触,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深夜里溜进博物馆,把丹炉上的铭文和图形都抄录下来,想要从中窥探到卦符、卦镜的使用方法。

    笔记本的最后几页,都是丹炉上的铭文和?#21450;福?#20294;只有一半便截然而止,这本记载着孙教授秘密的笔记本,也就再没有接下?#21561;哪?#23481;了。想来那时恰巧被?#26131;布?#23385;教授唯恐暴露身份,匆匆逃离了博物馆,他百密一疏,把他最重要的笔记本丢在了现场。

    我看完之后?#20185;?#20102;工作记录本,冷哼了一声,骂道:“这老小子平时装得一本正经,实际上整个就一黑后台,藏得比观山太保还深,真是他妈的老奸巨猾,?#35895;荒?#32993;爷?#40763;?#20351;了。我这辈子没让人这?#27492;?#36807;,在惊涛骇浪中提着?#28304;?#20986;生入死走了一个来回,险些把命都丢在南海,要不是这会儿?#21561;?#36825;本变天?#32781;?#21040;现在还得被他蒙在鼓里——跟?#24471;?#20799;似的以为自己是为国立功了。可他放屁瞒得了响,却瞒不了臭,只?#32456;?#22825;的阴谋诡计终有败露之时,既然被我知道了真相,定要让他吃不了?#24213;?#36208;。”

    Shirley杨却摇头道:“你先别急着动火,我看此事未必如此简单,恐怕尚有隐情亦末可知。”

    http://www.uaunwj.tw/nuqingxiangxi/3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国盛证券 炒股漫画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长江实业股票 益配资 宏悦出资 创业板股票指数 什么叫理财如何理财 圣农股份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