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 第五十六章 拜访解读谜文暗示的专家

第五十六章 拜访解读谜文暗示的专家

    我指着笔记本对Shirley杨说:“如今事实俱在,也不用把陈教授找来与他当面对质,只要把这本工作记录拿到他面前,谅他也不?#20063;?#35828;实话,还能有什么隐情?”

    Shirley杨况:“孙教授在事业上始终都不顺利,他暗中研究卦镜卦符,多半是无奈之举,恐怕只是不想让旁人插手他的研究成果。另外博物馆展出的古物皆为仿制品,此事你我当初虽然并不知道,可孙教授应?#36855;?#23601;知情,他趁深夜无人,潜入博物馆看看?#25512;罰?#20284;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铜人铜鬼两枚真正的古符,?#23478;?#34987;文物部门收入仓库了,我想即便是孙教授这种身份的学者,在没有正式授权的情况下,也很难接触到那些国宝,想用四符一镜探?#26263;?#20185;村的构想终究?#33618;?#23454;现,他迟早会将手中的铜镜铜符完壁归赵。”

    我苦笑着摇头道:“你专把人往?#20040;?#24819;,我看却未必。从孙教授这本工作记录里可以看出来,他暗中调查地仙村古墓的时间已不短了,对此倾注的精力和?#38590;?#37117;不是常人所及,甚至说着了魔也不为过,所以他绝不会半途而废。”

    Shirley杨奇道:“依你看来,孙教授还会到湖南博物馆的珍宝库里窃取国宝不成?我虽然不知道中国珍宝库的严密程度,但?#20384;?#20063;不会比银行的金库防卫薄弱。孙教授快六十岁的人了,又没什么势力和背景,怎敢去犯此弥天大罪?”

    我对Shirley杨说:“他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偷窃馆藏文物,却也没有飞檐走壁的手段。但他手中毕竟已有了鱼龙两枚青铜古符,还有?#24187;?#24402;墟卦镜,我看他在笔记本中所绘的?#24403;懲及?#32441;路,皆是先天古卦图形,中间有?#36213;攣品?#20026;两仪,合着周天三百六十五刻的河图之数,其中千变万化,有神鬼难测之机。”

    我曾从南海龙户古猜口中,知道了先天古卦之数,现在流传下来的易经八卦,也有阴阳两极,始于震,终于艮,然而古卦并非单以“乾坎艮震”为符,与归墟卦镜合为一套的鱼、龙、人、鬼,都是周天十六卦的卦符,将卦符分别?#38712;?#21608;天卦盘上,可以生出无穷之机,机数合而生象。

    鱼、龙、人、鬼可能是古卦中表示空间、生命的符号,是古时候占卜、山川地脉的神秘暗示,全部的卦符应该有一十六枚,至少有四个机数,才可生成一个特定的卦象,神机越多,呈现出的卦象也就越准确。

    只有鱼、龙两枚卦符,其实也能够推演出—个简单的卦象,只不过卦象中的暗示更加隐晦。对先天卦数有所了解的人,大多明白此理。孙教授研究龙骨天书多年,自然晓得其中奥秘,他凑齐了两符一镜,只要?#39029;?#20351;用古符在卦镜上推演卦象的办法,就随时可能动身入川寻找那座古墓博物馆。

    但以我这些年来接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以及结识张赢川、古猜等了解一些周天古卦奥秘的人,深知此事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十六数老卦穷通宇宙之变、洞悉造化之谜,正如清代摸金大师张三爷所言?#20843;?#35299;其中秘,洪荒或有仙?#20445;?#26681;本就不是?#21340;?#20439;子可以参悟的玄机,即便把所谓的“天机”摆在眼前,看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够领悟其中的深意。据我所知,周天老卦中分别包含“卦图、卦数、卦符、卦辞”?#21335;睿?#22914;今绘有卦图的古镜,以及卦符都有了下落;我在南海发现的归墟遗民古猜,又知道古代流传下的卦数古诀,唯独只差最重要的卦词,没有卦辞就谈不上解读卦象。

    历史上发?#31181;?#22825;卦图、卦数、卦符、卦辞最完整的,?#31508;?#28165;朝末年,有摸金校尉从西周古墓中挖出来一次,也许是怕泄露天机招灾惹祸,不久后便将这些古物毁了。

    按孙教授笔记中的信息,明代盗墓贼观山太保,也曾穴开一处古冢,并将其中陪葬的周天古卦藏在地仙村里,所以才会有明末流寇入川后盗发古墓,意图寻找丹鼎龙骨、金书玉禄的传说。

    我根据孙教授笔记中的记录,推测他完全不了解周天老卦,但他自恃多少知道些古代盗墓贼的土方子,可能只会根据后天八卦的机数卦辞,以及常年研究龙骨秘文的经验,用他手里的铜镜铜符去找地仙村,只怕越找离目标?#30342;叮?#24324;不好还得把身家性命搭进去。

    Shirley杨听罢我的分析,也不禁忧心起来:“倘若真是如此,咱们应该尽快找到孙教授,劝他?#36855;緇赝?#25165;是。”

    我说:“孙教授脾气很倔,做事极其执著,他研究龙骨天书多年,看样子不显山不露水,其实野心实在是不小,不肯默默无闻地当一辈子专家。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现在满世界的专家多如牛毛,挂个虚名又有什么稀罕了?他这次大概是铁了?#38590;?#21517;立万,要通过破解周天老卦的千古之谜,做一番轰动效应出来,搏个远乡异域尽皆知闻的高名,传之不朽。别说是你和我了,我看就算是陈教授出面也劝不住他。”

    Shirley杨道:“听你这么说,肯定早已有了打算,是不是想趁机做些什么?你出起馊主意来,也算得上?#21069;?#20010;专家。”

    我说:“我可没动歪?#36234;睿?#21482;不过那地仙村里藏有丹鼎秘器,似乎正是咱们想找的那种古墓。孙教授研究多年的详细记录,到头来?#36855;?#20204;捡了个现成的便宜。我的意思是咱们何不去四川走上一回?用分金定穴跟观山指迷较量一番,做回府中求玄的?#21561;保?#30423;了墓中丹鼎出来,也好救多铃的性命。”

    Shirley杨说:“此事怕不易做,观山太保是明代盗墓巨魁,而且凭孙教授的笔记,根本不知道地仙村的位置所在。从古到今,哪有以村庄为墓的做法?我想地仙村会不会和武陵捕鱼人发现的?#19968;?#28304;一样,是一处与世隔绝的神秘村落?在民间传说中提到的妖术和银屏铁壁机关?#36136;?#20160;么?”

    我抬眼看了看窗外,不知不觉间天已亮了,便对Shirley杨说:“这都是后话,眼下暂?#20063;还?#22320;仙村是住活人的还是埋死人的,咱们今天必须赶紧回?#26412;?#21435;孙教授家里掏他。那面古镜,即便不是?#36189;跽展?#38236;,也是一件稀世珍宝,怎能?#32441;?#33853;在孙教授手中,他要是带着古?#21040;?#23665;寻找古墓,说不定此镜就要跟他一道失踪了。”

    说完我带上工作记录本,也顾不上吃早饭,就和Shirley杨匆匆赶早班长途车回到?#26412;?br />
    我进家后,先把还?#40644;?#24202;的胖子从背窝里揪出来。胖子正睡得迷迷糊糊,抱怨道:“老胡你太缺德了,你不知道春困秋乏夏打盹儿睡不醒的冬三月,这十冬?#38712;?#30340;还不让人睡个?#21442;?#35273;?#21051;?#19981;?#35828;?#20102;,当年法西斯都没给犹太人下这损?#23567;?br />
    我?#30340;?#36214;紧起?#31383;桑?#21681;又有活儿了,我带你吃满汉全席去。胖子一听这话,立刻精神了:“我刚做梦正吃?#35805;?#21602;,既然都这情况了,咱麻利儿地赶紧接着吃去吧,谁请客啊?乔二爷?”

    ?#39029;门?#23376;穿?#36335;?#30340;时候,问他跟乔二爷的生意做?#36855;?#20040;样了。那乔二爷在琉璃厂是个有声望的资深人士,其实多半是?#31185;?#26469;的浮名,没有几?#32456;?#26412;事,年轻时挖了座元代的虚墓疑冢,竟以为自己找了块移尸地风水宝穴,不过只要他肯出钱,我还是?#25954;?#21516;他做生意的。

    胖子说:“二爷人不错啊,挺给胖爷面子,关键咱在潘家园也是一号人物了……”说着话胡乱穿上?#36335;?#25259;了一件大衣,就跟?#39029;?#20102;门。

    这时Shirley杨已经打电话向陈教授?#23454;攪说?#22336;,我对她说:?#30333;?#22825;一夜没睡,你赶紧回去歇着,找孙教授谈心的事,有我和胖子就足够了。我们一定以说服教育为主,向他晓以大义,让他务必认清形势,?#20384;?#23454;实地归还国宝。”

    但Shirley杨不放心,执意要一同去拜访孙教授,她最多一言不发也就是了,却要盯着我?#28508;?#20570;出格的事情。

    我?#35805;?#27861;只好同意,路上又把此事的经过对胖子简略说了一遍,让他不可冒失莽撞,别跟当初抄家似的进去就砸,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胖子咬牙切齿:“老胡你瞧我这暴脾气的,胖爷在南海折戟沉?#24120;?#24046;点儿就喂了鱼,忙活这?#31383;?#22825;,合着铜镜最后落到这条老狐狸手里了。绝?#33618;?#20415;宜了他,一会儿他要是肯坦白交代,主动请咱们去正阳居撮一顿满汉全席还则罢了,否则你们俩还真得?#26874;?#28857;我,拦不住就等着给姓孙的老小子收尸吧。”

    孙学武教授住在校区的一座筒子楼里,所谓“筒子楼?#20445;?#23601;是?#22350;?#27004;有若干单元,厕所和厨房以及上下水,都在?#22350;?#27004;道的尽头,是共用的公共设施。楼道里都?#24187;?#28895;熏黑了,堆满了各家的?#28216;錚?#29615;境和大杂院差不多,居住条件不算太好。

    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许多知识分子和老干部都重新参加工作,也补发了工资,可孙学武虽然蹲过牛棚下过劳改农场,可他?#34892;?#38382;题还没交代清楚,据说他为了自保,出卖嫁祸过某些人,他却一口咬定没做过那种事。现在暂时工作?#25351;?#20102;,待遇却还迟迟没?#26032;?#23454;,仍和一些资历较浅还没分房的教?#38712;?#24037;混住在筒子楼内。

    我们到他家门口的时候,门上了锁,可能是他还没从天津回来。我打定了主意要守株待兔,让胖子去外边买了几套煎饼回来,坐在楼道里边吃边?#21462;?#21040;中午的时候,就听楼道里有个四川口音的人说:“孙教授你回来喽,你来看看我中午买的带鱼,这是啥子嘛?还没得我屋里头的裤腰带宽。亏得你?#28508;本?#37027;么大呦,连条像样的带鱼都买不到。”

    又听到另一个有几?#36136;?#24713;的声音答道:?#29677;蓿?#32769;宋啊,改善生活了,晚上吃红烧带鱼?我看看,这不算窄嘛,有得吃就别抱怨了。”

    我们三人听得清楚,知道是孙教授回来了。果然从漆黑的楼道里走过来一个老头,头发谢顶比较?#29616;兀?#20165;剩的一撮头发,?#24187;?#20498;地梳在额顶,正是专业研究古代谜文天书的专家孙学武。他显然不知道在天津博物馆遇到的人是我,见我们在门?#26263;?#20182;,只是?#34892;?#35815;异,问道:“潘家?#26263;?#32993;八一,你怎么知道我的地址?你小子找我肯定没好事。”他似乎不?#25954;?#35753;邻?#29992;强吹?#20182;和我们谈话,不等我答话,便掏出钥匙开了房门,将我们让到屋里。

    我也不跟他?#25512;?#24102;着Shirley杨和胖子大摇大摆地进去,四F里一打量,满屋子除了书就是书,没什么过多的生活用品,甚至连坐的地方也没几处,我只好坐在书堆上。

    孙教授关好了房门,转身告诉我们:“没?#20154;?#21917;自来水自己去倒。屋里古籍图书很多,不可以吸烟,有话快说,说完快走。”

    胖子一听如?#35828;?#24930;,忍不住就要发飙。?#37326;?#20303;他对孙教授说:“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38472;?#26469;看看您。以?#38712;?#38485;西古蓝县,还承蒙您指点过一场。?#21561;?#22826;匆忙,没带什么礼物,就给您买了套煎饼,俩鸡?#26263;模?#30053;表寸心,不成敬意。”

    孙教授莫名其妙:“煎饼?”随即?#35805;?#25163;,说道:“别套近乎,我可不会指点你们这伙人去盗墓。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工作很忙,没时间应酬你们这伙文物贩子。”

    我茫然不解:“教授您是不是对我有误解啊?跟您没接触过几回,怎么?#30475;?#35265;了我,都说我是倒腾文物的?您是拿哪只眼睛看见我有文物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说,未免太伤害我们业余考古爱?#35868;?#30340;感情了。”

    孙教授脸若冰霜,对我说道:“我也偶尔去潘家园古玩市场逛逛,如今满耳朵里全是胡爷你的大名,谁不知道胡爷手里全是明器中的?#19981;酰?#24565;在咱们相识一场,我也不瞒你,你的事我早就已经掌握了,之所以不给你点破了,是想给你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你非让我替你说出来,?#36189;?#24191;大人民群众就算想宽大你,都?#20063;?#30528;借口了,只?#20040;?#20005;处理了。”

    我不?#23478;还说?#35828;:“您?#23777;?#30495;是忧国忧民,?#21450;?#24744;自己家当衙门口了?可千万别对我宽大,宽大了我容易?#20063;?#30528;?#34180;?#25105;这人从小就处处?#23472;?#24049;严格要求,能从严的咱绝不从宽。我是在潘家?#30333;?#20123;小本生意,可这有错吗?不就是因为我业余时间爱好考古,而且买卖公平?#33618;?#20551;货骗人,才让同行们称道几句吗?难道这也不行?”

    胖子听到这?#24598;?#33086;气了:“老胡你甭跟他废话,倒腾几件小玩意儿算什么??#22270;度?#21619;无罪。你就把咱们倒斗的事跟他说说,说出来吓不死他。”

    孙教授闻言忙说:“你看看,你的同伙?#23478;?#32463;承认了吧,你?#26874;?#30828;?”我欲擒?#39318;藎?#31505;道:“胖子要不说我还真忘了,不就是倒?#20223;穡?#26681;本不值一提,您要真想听,我就给您念叨念叨。当年我亲手在房山?#36189;?#20986;来一口大棺材,那座古墓可有年头了,不是金代的就是辽代的,我当时一点都没犹豫,三下五除二就把它砸开了,一看里面东西还真不少,就把棺材里的尸体先拿麻绳揪到外头,发现那死尸身子底下,?#35895;?#36824;有两只拳头?#35805;?#22823;的金蟾,都是纯金的。”

    孙教授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显然吃惊不小:“你小子这胆子也太大了,在?#26412;?#20063;敢盗墓?赶紧老实交代,后来怎么样了?墓中的文物走私到哪去了?”

    我一?#22987;?#33152;,叹道:“后来睁眼一看,原来是南?#20081;幻危?#26790;醒了就没后来了,此?#24043;齙谜?#26377;点意犹未尽……”

    孙教授被我气得?#25104;?#26356;难看了,站起身来就要送客,我忙说:“且慢,您先容?#37326;?#35805;说完。就因为我做了个盗墓的梦,又觉得意犹未尽,所以?#30424;?#22320;跑去天津参观文物展览过过?#31070;?#24819;不到还在自然博物馆里遇到一位熟人,这回可不是做梦了。”

    孙教授被我的话一下子戳中软肋,已是隐隐感到?#24187;睿?#30427;气凌人的态?#35753;?#20102;一多半,颓然坐回椅中,试探着问道:“你……你说什么?什么……什么熟人?”

    我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我是在半夜里由工作人员带着,走后门进的博物馆,不料撞见了馆中有贼,还在现场捡到了一本工作记录。封面是天安门城楼的红色塑料皮,里面的内容,我一字不漏地看了整晚,越看越觉得眼熟,原来其中提到的那面铜镜,正是我们这三个人,还有一伙南洋采青头的疍民,舍着命从海眼里捞回的,为此不仅搭上了一条人命,还有一个同伴至今仍是生死难料。现在这面卦?#24403;?#20154;私吞了,此人就算破解了周天卦象的秘密,他头顶的学术光环,也是拿南海蛋民的鲜血染红的。我?#20185;?#21313;年动乱,没正经上过几年学,知道的事理也不如您这当教授的多,我到这来就是想问问你,这笔账我们?#36855;?#20040;算?”

    孙学武听到最后面色如灰,知道事到如今已是瞒不住了,甚至可能会搞到身败名裂的地步。他半晌无言以对,最后实在扛不住了,嘴也软了,不敢再?#31561;?#23376;,央求道:“请你把……把笔记还……还给?#37326;桑?#20320;们想要我……做什么?#24656;?#35201;是我力所能及,我都答应。”

    我神色略有缓和,对孙教授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还是好同?#23613;?#29616;在认识到错误的?#29616;?#24615;了吧?就给你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我要你带着我们,去四川找到地仙村古墓,然后还要把古镜卦符原样不动地交还给陈教授。”

    胖子补充道:“为了让你悬崖?#31456;?#36855;途知返,胖爷我操碎了心,使尽了力,这些天最起码瘦了十斤,所?#38405;?#36824;要请我们去正阳居吃满汉全席,并且挖出错误思想的根源,对照当?#26263;?#22823;好形势,写成书面检查,当众宣读,表示改正错误的决心。你知道胖爷我让你这老小子气死多少脑细胞?”

    孙教授此刻已是外?#24656;?#24178;,?#36136;?#20570;贼心虚,在被揭穿了老底之后,再没了那脸严肃的表情和义正词严的官腔,低着头从床底下?#39029;?#20960;个鞋盒子,把铜镜和两枚铜符取?#39034;?#26469;,递到我面前。

    ?#37326;?#38738;铜龙符接在手中,心中止不住思潮翻涌,想不到隔了十几年,?#35895;?#20877;?#25105;?#38169;阳差地见到此物。龙符依旧,世事却是无常,当年一同大串联的革命?#25509;?#19969;思甜,此时已和我们人鬼殊途,一想到她和老羊皮都去见马克思了,我心中便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再看身旁的胖子,也早在?#21561;?#37027;?#35835;?#31526;的一瞬间泪流满面了。

    这时就听孙教授说:“写检查、正阳居……没问题,可地仙村?#20063;?#21040;……不论是谁都?#20063;?#21040;。鱼、龙、人、鬼这?#25343;?#26080;目古符中藏着谜?#35805;?#30340;暗示,我?#31034;∧灾?#20063;参悟不?#28014;?#35299;不开无眼铜符的暗示,卦镜卦符就没有任何实际用途。”

    我用衣袖在眼睛上抹了一把,略微定了定神,问孙教授道:“铜符的眼?#24656;?#31354;,应该是用来推演卦象所用。自古照烛?#22367;?#30340;方式,多称龟卜,占验古术实则分为龟、镜两种,烛光透过铜孔,光线漏到?#24403;?#21350;图之中,就是所谓的照烛演镜之法。这在你的笔记中也有描述,你当我看不懂吗?”

    孙教授赶紧解释说:“方法就是这么个方法,要测龙脉风水,需用人油蜡烛,只有两枚铜符亦可演出卦象,但真是如此简单也就好了。?#24403;?#21350;图上有周天三百六十五个铜?#26657;?#27599;一匦皆分阴阳以设两仪,设四方以呈?#21335;螅?#20854;中都有特定的隐意,要是想不出鱼龙人鬼的铜符为何没有眼睛,咱们又谈何使用它推演卦象?我本以为湖南出土的那尊丹炉上会有线索,可在昨天夜里亲眼看过之后,仍然是毫无所获,面对这千古之谜,我算是彻底死?#29287;恕?#22240;为卦镜与地仙古墓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循环往复的因果?#20179;堋?#27809;有卦镜?#20063;?#20986;隐秘难?#26263;?#22320;仙古墓,没有这座古墓中所藏的周天卦象卦辞,又无法使用卦镜。所?#38405;?#20204;也别指望能找地仙村古墓了。其实地仙村本身更是扑?#35775;?#31163;,如同是一个存在于天方夜谭中的传说,而且最关键的是——你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鬼吹灯2    第三卷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完

    http://www.uaunwj.tw/nuqingxiangxi/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股票行情APP 宏悦投资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新上市股票怎么买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 炒股书籍推荐 唐山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股票配资顶牛·杨方配资靠谱 91快牛配资 乐天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