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中彩网
鬼吹灯 >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四章 九龙回头棺(4)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四章 九龙回头棺(4)

    我心里现在总算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竹竿子执意两人前往:一来这棺椁里头岔路颇多,人一多,意见也跟着多,到时候?#28216;?#19968;乱,大家势必要分头行动,能找到金鼎自然最好,可多半会落得各自为政、困死棺中的下场;二来他也担心自己无法顺利脱出,绑我一道是为了防止我们外头的人联手反击,到时候光凭早稻田他们几个人,未必能当王浦元一行的对手。

    我说:“既?#33618;?#37117;调查得这么清楚,办法总该有吧?”因为戴着防毒面具,我们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不过我总觉得他此刻正在瞪着我。

    “有是?#26657;?#19981;牢靠。”他说完又继续朝前头走去。我?#26874;?#20182;说:“虽然阶级阵营不同,不过在专业知识上我?#38405;?#36824;算有数。咱们既然?#40644;?#36827;来了,都想把东西?#39029;?#26469;,那你说话能?#33618;?#30452;接一点儿?”要说信任,我对他绝对半点儿都没?#26657;?#21487;眼下不合作跟?#20154;?#27809;有两样。

    “光,灭了。”他兀自回头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开始没琢磨明白什么意思,他又重复了一遍:“手电,关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熄灭了手电。竹竿子认真地说:“想活命,半点儿光都?#33618;?#20142;起来,切记。”说完,他”啪”的一声把自己手中的灯也给灭了。眨眼间,我们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23567;?br />
    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反正我是没听说过这种找路的法子。为了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我?#37027;?#31227;动了自己的位置,将身体与墙壁贴成了一道直线。黑暗?#26657;?#21482;听见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做什么?#21561;薄?#24456;快,一团荧绿?#22675;?#22312;黑暗?#26032;?#24930;地亮了起来,竹竿子手里捧着一块麻布,布料半遮半掩着看不清里头的东西。

    我问:“刚不是说见不得光吗?”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中的发光体说:“见不得光的是它。”我凑过去一瞧,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想,这不就是余师傅托付的?#21069;?#22359;凤臂吗?但我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半块与我交给Shirley杨的不同。竹竿子似乎很失望,默默地转过身说:“灵物之间多有共鸣,这块凤臂与母体脱离了上百年,现在全靠它引路。”

    他说话的语气颇有种无奈之意,看来也是被逼到绝路上才会想出这么一条不算办法的办法,同时也意识到他是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他先不说以凤臂引路,而是突然将东西拿出来试我的反应,如果凤臂当时藏在?#30097;?#19978;,我一定会下意识地去找,他便可以?#27809;?#19968;箭双雕。想到这里,我不禁庆幸自己事先将凤臂交给了Shirley杨保管。

    关于余师?#28783;?#21629;夺到手的凤臂,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研究,他死?#38712;?#19977;叮嘱不可轻易揭开麻布。眼下竹竿子手中就托着正品,我忍不住凑上去仔?#35813;?#20102;几眼。他见我探头,索性把东西递了过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把关键性的”钥?#20303;彼?#21040;敌人面前,总觉得有点儿阴谋的味道。

    他见我不接,作势要将东西收回,我急忙一把抓住麻?#21450;?#36825;送上门?#21561;?#19981;?#31383;?#19981;看,反正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真想对我下毒手也得等到寻回金鼎,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同盟关系。

    我从李教授、余师傅还有王浦元口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关于秦王金鼎?#21335;?#24687;,知道此鼎是仿造苗地古鼎所制,意在炼制不死药。流转了几圈之后,鼎上的凤臂与秦人金龙先后辗转海外。其中半块一直被收藏在皇宫之?#26657;?#21518;来流落到?#22235;?#23064;坟中成了陪葬品,现在藏于Shirley杨身边;而另外半块在多年前成了王浦元的藏品;至于金龙,则被埋进了海底墓?#23567;?br />
    余师傅死?#38712;?#19977;叮嘱凤臂不可见光,我只当是迷信传说。可竹竿子刚才也像煞有介事地命令我熄灭所有的灯光,看来这其中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手中的凤臂,物件体积不大,通体?#21490;?#20976;展翅状,与秦龙一样风格古朴,凤?#35828;奈?#37096;有意义?#24187;?#30340;花纹,整体大小相当于一本普通线装古籍。这样一看,金鼎本身的体积也不会大到哪里去,与我事先设想?#21335;?#21435;甚远。如果说凤臂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要说此刻它周身散发出?#29287;?#20809;。光束从它内部发出,在空气中投射出?#40644;?#26406;胧的荧荧之色,有点儿像夏天的萤火虫,摸上去不带任何温度。

    李教授曾经介绍过,金鼎是用周王九鼎熔合炼制而成,但我?#28216;?#21548;说过有什么金属能够自身发光。?#24187;?#23545;手中的凤臂充满了好奇。

    ?#30333;?#32039;时间,凤臂的时间有限,一旦暴露在空气里,就等于直接消耗它的寿命。”竹竿子说完之后,伸手将麻?#21450;?#25972;个夺了回去。我不知道还有这一说法,忙问:“如果时间长了会怎么样?”

    “具体会演变成什么模样还没有人见过。怎么,你?#21069;?#22359;没藏好?”

    他?#20384;?#23601;套我的话,我自然不可能轻易上当,笑了笑说:“没问题,只是好奇。”

    凤臂在黑暗中时明时?#25285;?#31481;竿子顺着明暗之间的峰差不断地变换着行进方向。我估计这玩意儿越是接近母体光芒就越盛,只是不知道如果真如看上去这么好使,竹竿子一开始为何不将它取出来。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一旦暴露在空气?#26657;?#20964;臂本身将被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我们全程在黑暗的棺椁中摸索,靠着凤臂发出?#22675;?#39134;快地向着最后的目标前进。我瞥了衣裤上的拉链,不断地在沿途的墙壁?#23777;?#19979;记号。一来,如果Shirley杨他们能顺利?#21697;?#22806;边的考古队,势必要进入棺椁来找我;二来,不管能?#33618;?#25214;到金鼎,我都必须为自己留下退路。?#36855;?#31481;竿子一心放在分辨道路上,没有注意我的小动作。我仔细数了一下,从刚才进入棺椁到目前为止,我们陆陆续续总共通过了四道椁木墙,别说金鼎的下落,连半件明器都没有发现。我更加确定之前的推测,墓主人绝非一个普通的明朝妃子,这里更像一座埋藏在地底的古代保险箱,将不为人知的秘密用黄土和棺木掩盖起来。

    竹竿子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我仔细一看,凤臂?#22675;?#33426;正在慢慢变淡。

    “路错了?”

    他摇摇头说:“快撑不住了。凤臂耗损得太厉害。这样下去,没找到金鼎,它就?#20154;?#20102;。”说着,他将逐渐暗淡的凤臂重新包了起来。我们同时打开了手电,他摘下面具,满头大汗道:“剩下的路?#33618;?#38752;我们自己去找了。”

    我早就被防毒面具憋得浑身难受,这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索性一同卸下了面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再次直接呼吸起棺椁中的空气已经没有了最初那股快要燃烧起?#21561;?#28796;热?#23567;?#25105;想了想,取出包里的绳索说:“分开走吧,在原地留个记号,不至于?#20063;?#21040;回头的路。”

    竹竿子摇头说:“我早说过这样没用,分开走只会越走越乱,必须再想其他办法。”

    我们进入棺椁少说也有十来分钟,眼见着外头的同伴就要遭受屠?#20445;?#25105;哪?#34892;?#24773;?#20154;?#24819;什么破主意。我丢下绳子说:“等你想出主意来咱们早淹死了。办法就这么一条,你爱走不走,别?#20384;?#23376;后?#21462;!?br />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我懒?#36855;?#36319;他解?#20572;?#36825;世界上哪有什么事能百分之百成功,一点儿风险意识都没有还?#39029;隼吹?#22675;。我现在越来越觉?#20040;?#20154;不但自?#28023;?#32780;且愚蠢,一看就没好好读过马克思的思想著作。我没再理他,转身就走。他自己大概也知道?#26469;?#30528;解决不了问题,?#33618;?#25441;起绳子跟了?#20384;礎?br />
    我说:“你早点儿认识到问题不就完了,浪费大家的时间。”他张口还想说什么,忽然之间,我们两人手中的电筒开始发出吱吱的电流声,我低头查看,就听”砰”的一声,两把手电几乎在同时歇火了。

    http://www.uaunwj.tw/xiangxiyiling/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uaunwj.tw。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
3d中彩网
内蒙古快3 基民和股民谁更赚钱 qq分分彩官方app下载 福彩双色球蓝球走势图星期二 足球直播软件 四川血战麻将怎么调机器 河南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p3试机号近10期彩吧 盈丰彩票首页